第96章 纸包不住火

古代言情字数:2017更新时间:2019-09-25

  “自然是了。”

  “那你脸上那条红线,该什么时候才告诉我?”萧惜燕沉声问,萧穆妤下意识地捂住了红线的位置,随即想到什么似的,气到:

  “回去我便把沁兰打一顿,赶出去。”

  “不关沁兰的事,早在你日日去听钟彦说故事的时候,我便发现了,只是等着你说。你既不肯说,只好我来问你,怎么回事?”萧惜燕冷着一张脸,不自觉地发散出一些压力。

  琵琶声忍不住顿了一下,才颤巍巍的继续。

  只是这姐妹二人,一时都没心情去在意。

  “其实也没什么,只不过是......”

  “尹奚干的?”萧穆妤还想着该如何编造出一个能让萧惜燕信服的谎言,后者却已经猜出了事实。

  萧穆妤眸中的惊惶让她心中肯定下来:“是上次的你骗了我,还是他又悄悄做了什么?”

  “你冷静些听我说。”萧穆妤握住自家姐姐的手,“是上次的,可、可这是大夫治疗的效果。只有毒性外显之后,才好根除。”

  “你当我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?”萧惜燕叹了口气,“我虽说不上精通,到底也是知晓一些的。为何要骗我?”

  萧穆妤垂下了眼睑:“不想你为着此事,受他挟持。”

  “他的手段,便是没了你,也会想其他的法子。你又何苦?我说我去寻朋友来帮忙,又为什么不肯?萧惜燕不知是气还是急,拿了画莺的帕子沾湿水,轻轻在萧穆妤脸颊边擦拭着,不一会儿,那根细长的红线便露了出来。

  “你那位大夫怎么说的?可有法子救?”

  萧穆妤再不敢撒谎:“他说他师父能救,只是他师父脾气怪,不爱见陌生人,也轻易不诊治。”

  “有希望便好,你哪日请他出来,带我去见见那位前辈,总有法子能说动的。”

  “哥哥放心,他的医术也十分高明,如今正在研究解药,想必是无碍的。”萧穆妤劝道,却不愿按萧惜燕说的做。

  便是连吴恨这个嫡亲的弟子劝说都没用,萧惜燕一个无关的外人,又怎么能让一个隐居的老前辈改变主意?

  “当真?”萧惜燕并不完全相信,却又打从心底觉得自家妹妹不是会说谎的人,最后也还是信了,“那便请那位大夫到家里来,一来好生款待感谢,二来万一出了什么意外,也好及时诊治。”

  萧穆妤摇摇头:“他性子随师父,不爱呆在人多的地方,况且,这事我不愿让小柳儿知道。哥哥应当清楚他的性子的,倘或知道了,一冲动起来,可是不管不顾的。”

  “倒是忘了他......”萧惜燕叹了口气,“罢,你也当有分寸。只是记住了,再有什么事,可不许一个人闷着,要与我和哥哥姐姐说。”

  “知道啦。”萧穆妤甜甜一笑,挽住了萧惜燕的胳膊,“哥哥听曲吧,别吓着画莺姑娘了。”

  萧惜燕顺着妹妹的视线望了过去,不经意间对上画莺的目光,后者一顿,连忙低下头去、

  萧惜燕凑到萧穆妤耳边,轻声道:“画莺姑娘还等着你给她赎身呢,该怎么办?”

  萧穆妤这才想起来,有些窘迫:“我身上就十几两碎银子,只怕不够。”

  萧惜燕闻言,禁不住笑出声:“逗你玩呢,我在这,还用得着你出钱。”

  顿了顿,又放低了声音:“之前我住在城外,又有事做,带着她难免不方便,如今既然可以回家了,多个丫头也没什么。”

  萧穆妤松了口气,又见萧惜燕站了起来:“你先在这坐一会儿,我去去就回。”

  说罢,便推门出去。

  画莺是一直瞧着萧惜燕的,见她忽的走了,思绪百绕,竟忘了手上的动作。待她回过神来,萧穆妤已瞧了她许久,当即面上一红,连忙起身告罪。

  “你别紧张,先坐着便是。二哥当是去......”萧穆妤说着,忽从留了道缝隙的窗户,望见余澄戍与项彦淮走了过去。

  项彦淮此次来使,是由太子主要负责接待,一同出现,倒也没什么奇怪的。

  萧穆妤也只是诧异于,这才第几日,便已迫不及待地来了这烟花之地,果然寻香问软,是男人最乐衷的事。

  又想起在无数个夜晚,在她不知道的时候,余澄渊或许也是如此,叫了三两好友,一同听曲玩乐,心里便觉得堵得慌,闷坐在那里不说话。

  画莺听萧穆妤说话说了一半,忽就没动静了,有心想问,却见她神色不好。

  她虽年轻,这些天到底也学了些察言观色的本领,这会儿便不敢开口,只抱着琵琶老老实实坐着,便是声音也不敢弄出一些。

  两人无声的坐了好一会儿,萧惜燕还没回来,却有另一个瞧着管事模样的妇人走了进来:“爷,咱们这新进了几个乖巧的姑娘,我叫她们来陪您吧。”

  “有话便直说。”萧穆妤心情正不好,语气便也没那么平和,妇人讪笑一声:“纪二爷来了,指明要见画莺,您看......”

  “我先点的人,凭什么要让给他?你是觉得他比我有权有势,所以便得罪我这边,转去巴结他?”萧穆妤挑眉,妇人连忙道:

  “爷您这话说的,咱们也不是那等拜高踩低的人。只是这纪二爷一向喜欢画莺,又是性子冲动之人。爷您来是为了寻乐子的,没必要起个什么冲突,扰了兴致。倘或觉得新人伺候不好,我让轻烟来伺候您,如何?”

  萧穆妤望了一眼画莺,画莺显然是不愿意,却又不敢说,只是低着头,连个求助的眼神都不敢给萧穆妤。

  “巧了,我也喜欢她得紧,请那位纪二爷,另寻新欢吧?”

  妇人当即有几分为难,还要再劝,纪弘却直接闯了进来:“画莺在这里不成?”

  一句话悬在半空尚未落地,纪弘就看见了萧穆妤,当即征愣在当场:“大......”

  “纪二爷!”萧穆妤连忙唤了他一声,“我与画莺姑娘投缘得紧,便卖了我这个人情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