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章 忍人所不能忍

古代言情字数:2064更新时间:2019-09-22

  “叫童书去请假了,萧夫人那边,我也去说过了,免了你今儿去行礼。”余澄渊凑上前来,邀功似的瞧着她。

  “是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今儿天气好,我带你出去玩。”余澄渊笑道,萧穆妤却摇了摇头:“我知道你是好心,可现在这情形,我也没心情出去。”

  “说好的,要见面就约着去外面,你骗人。”

  “......你现在不是在这吗?”

  “不算,你跟我出去,不然我就不走了。”余澄渊拉着萧穆妤的袖子,大有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架势。萧穆妤叹了口气,只好点点头:“那咱们去哪?”

  “先出去,你想去哪就去哪。”余澄渊欢喜道,拉了萧穆妤便往外走。

  两人也未乘马车,只在路上走着。

  街上的店铺,路边的小贩都已摆好了自家的货品。一路闲逛着,遇见有趣的物什便买一些,饿了自有街边小食。

  余澄渊想法子找了新鲜有趣的逗萧穆妤笑,萧穆妤虽开心不起来,却也尽量配合,不使他失望。

  余澄渊自然也看得出她并非真心开心,正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,却见着了陈振哲。

  “听京兆府的人说,你今儿请了假,还当是出了什么事,结果却是来陪箐箐了。”陈振哲先笑道,余澄渊不答反问:“那陈统领怎么没当值?”

  陈振哲穿着常服,的确也不是当值的模样。

  “今儿我休息,便出来晃晃,一起去坐坐吧。”陈振哲笑道,“过两条街便是明月楼,今儿我请客,你与我好好喝一顿。”

  陈振哲说着,拍了拍余澄渊的肩。一行人去了明月楼,入了雅间,不过随意点些菜品,酒却是要了几大坛子。

  陈振哲一口气饮尽了大半坛:“真他娘的憋屈。”

  “项彦淮仗着西越国大势大,便如此肆意妄为,也难怪陈统领如此愤懑。”余澄渊也是憋着一肚子火。

  项彦淮自然便是那尹奚,西越四皇子。

  昔年西越势渐强,四处征伐。除大楚以外的六国,不得不沦为西越附属国,不仅年年上贡,君主的废立,都要经过西越的同意。大楚虽不是附属国,到底当年战败,只得处处仰人鼻息。

  是以昨儿项彦淮如此嚣张,甚至完全不将皇帝放在眼里,皇帝也只能强忍了怒意,以免惹起两国战火。

  陈振哲冷笑一声:“何止,这两年西越的野心越发路人皆知,南周、宋、平临三国,已数次被西越废去君王,另立他姓为主。六国国君更是被要求年年上西越述职。”

  “这与州城何异?”余澄渊只惊讶了一瞬,当即明白过来,“难怪他如此急不可耐,要寻由头与大楚开战了。”

  “西越倨傲,也不是一时一日之事。只是没想到竟目中无人到了如此地步。昨儿你可瞧见了,真当自己是大楚之住,全然不将圣上放在眼里。”顷刻间,陈振哲便饮完了一坛酒,往桌上狠狠一放,震得碟碗作响。

  “怪道圣上重武,待得大楚兵力强盛,又岂怕他们威胁?狠狠打回去便是。”余澄渊跟着余澄澈,到底也学会了喝酒,这会儿与陈振哲说到心事,便也忍不住拿了一坛,放肆饮了起来。

  可话音才落,便听得门被敲响。本以为是店小二,可开门一看,却是程老先生。

  “您怎么在这?”萧穆妤忙将程老先生扶坐在位置上,程老先生一笑:

  “与多年不见的友人在此相聚,恰好听见你们谈话,便来凑个热闹。不嫌弃我这老人家多事吧。”

  “能听先生一席话,是我等的荣幸。”陈振哲恭敬道,“不知陈老先生有何教诲?”

  “方才听你们说,强兵习武,是为了打胜仗,其实不然。”

  余澄渊与陈振哲对视一眼:“还请先生赐教。”

  “强兵不是为了战,而是为了不战。战事一起,千万民众流离失所。民不安,则国不宁,即便是胜了,战火留下的疮疤,也需要数年的时间去修补。更遑论败。”程老先生说着,顿了顿,饮了半口茶,“练兵强武,不过是为了叫旁人惊醒,不敢打。西越为何要等到二十年前才掀起战火,你们可知?”

  余澄渊与萧穆妤面面相觑,陈振哲略想了想,开口道:“二十一年前,殷国国君西去,新地王乃是个昏庸之辈,只知享乐,宠信奸佞。短短一年时间,便几乎掏空国库,强加赋税,克扣军饷,导致最后打仗的时候,士气不足,逃兵越来越多,最后竟是第一个俯首称臣的。”

  “那你觉得,新国君上任之前,殷国如何?”

  “实力强盛,与西越相比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”

  “那为何新国君上任之前,西越不发起战事。”

  陈振哲笑出声:“自然是因为即便开打,也不一定能打得过......”

  话未说完,三人便已经明白过来。

  程老先生满意地点点头:“文能治国,武能护国。文武并济,国家方能久治长安。遑论是重文抑武或者是重武抑文,不是目光狭隘只见面前蝇头小利,便是心存恶意有心为之。”

  “再者,为君为父者,最重要的一点,你们可知是什么?”程老先生问,却是看向了萧穆妤。

  萧穆妤有几分犹豫,想了想,开口道:“当是勤政爱民,识人善用?”

  程老先生摇摇头:“此乃君主最基础的本质,却不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“晚辈愚钝。”

  “当是不顾一切,护得一国一家。便以永安侯为例,昨日之事,看似永安侯受了极大的屈辱,事实上,却是他护了整个萧家。”

  “昨日之事,想必先生早已听说。西越欺人太甚,全然只将圣上当作一个摆设,这叫圣上威严何在?皇家的颜面尊重,叫人如此践踏不成?”余澄渊开口道,程老先生则不以为然:

  “倘或国破家灭,那这一家之主的颜面尊重,留着又有何用?只要这个家,长久繁盛,家主才是最有颜面尊重的。韩信尚忍胯下之辱,勾践也可卧薪尝胆,身为一家之主,本就要承受更多,想人所未曾想,忍人所不能忍,不然他凭何护得一家安全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