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章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

古代言情字数:2003更新时间:2019-09-22

  接着,便是歌舞佐酒,只是在场的,能够放松享乐的,唯有尹奚一人而已。

  萧家人这一桌子的美酒佳肴,没动半点,直至散了宴之后,一家子人都是沉默不已。

  萧穆妤忍到回了房间,才哭了出声。

  沁兰只是个丫头,没资格入宫,只是在宫门外等着。

  一路上,气氛都实在太过沉重,她也不敢多问些什么,却没想到萧穆妤一回屋便哭了,闹得一屋子的丫头都措手不及,连安慰都不知该怎么安慰才好。

  正慌乱着,余澄渊却进来了。

  沁兰虽有些疑惑——这会儿都过了宵禁了,他是怎么过来的——却也顾不了那么多。见余澄渊让她们下去,也就退出了房间。

  “箐箐。”余澄渊把她抱进怀里,“我本来想杀了他的。”

  “幸好你没冲动。”萧穆妤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,这会儿也不顾什么男女授受不亲,只知扑在余澄渊怀里,尽情发泄自己的委屈。

  她也只有在余澄渊面前,才能如此发泄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余澄渊紧紧地抱着萧穆妤,他突然发现,自己除了这三个字,无话可说。

  他坐在位置上看着这一闹剧,而没有上前去阻止,不是因为有谁拦着他,而是他自己没去。

  他自己没去。

  他清楚的指导,这时候不能去。

  他若是对尹奚动了手,才是将事情推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。

  所以他只是坐在那,看着萧家被羞辱,看着萧穆妤哭。

  如同戏台下的看客,看着乱糟糟你方唱罢我登场。便是连做好准备要拉着他的余澄澈,也暗地里吃了一惊。

  他这么做或许是对的,却心疼难受得紧。

  所以离了宫,他全然没去管康王府的人,只是跟着萧府的马车,跟着他们回了永安侯府。

  “你这么做没错。”萧穆妤哭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,“便是你杀了他,一时出了气,也会挑起两国之间的战争——即使是战时,也不斩来使,何况现在。到那时,萧家就成了千古的罪人。”

  “好,我不说了,你也不说了,痛痛快快地哭一场,可好?”余澄渊连忙道,他不想萧穆妤自己伤心,还不得不安慰自己。

  这句话似乎起了作用,萧穆妤哭得撕心裂肺,哭得哑了嗓子。后面哭得累了,没了力气,便这么睡着了。

  余澄渊却抱着她,不肯撒手。沁兰一直躲在窗后面瞧着,见状,大着胆子进来:“世子爷,小姐睡着了,送她去床上睡吧,舒服些。”

  “滚。”余澄渊压抑着音量,免得吵醒了萧穆妤。

  “世子爷,这样、这样于礼不和......”

  “我叫你滚。”余澄渊喝道,唬得沁兰心中直发颤,只能强忍住惧意,又上前了一步:

  “世子爷,之前您与小姐关系亲密,已惹得旁人议论纷纷,若是再这么共度一夜,小姐只怕就活不成了。”

  “我是什么洪水猛兽?怎么就叫她活不成了?”余澄渊抬眸望向沁兰,只这一眼,便吓得她双腿发软,跪倒在地。

  沁兰不敢再开口,却也不敢退出去。

  之前也就罢了,这会儿萧穆妤在余澄渊怀中睡着了,又怎能再放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?

  “童书。”余澄渊唤了一声,一直在院子里站着的童书竟走了进来,“拉出去。”

  “世子爷,这里毕竟是永安侯府。倘或、倘或奴婢叫唤起来,惹来了府兵,小姐便是百口莫辩了。”

  “你既知道后果,又何必叫喊?”余澄渊冷声道。

  “奴婢不能让小姐就这么毁了清白,您是世子,是男人。这点事在您的身上,不过是件风流韵事,足以叫人津津乐道的。可若是小姐,便是要被戳脊梁骨,被唾骂致死的。求世子爷为着小姐,先回寒宵院吧。”沁兰伏在地上,整个人不停地在发颤。

  余澄渊将萧穆妤抱起来,放回床榻上,又给她盖上了被子。沁兰才松了口气,便听见余澄渊冷冰冰的声音响起:

  “童书,听不见我的话吗?”

  童书道诺,上前扯了沁兰便走。

  沁兰哪里是童书的对手,硬生生被拖了出去,她也不敢真的喊叫引了人来。

  童书将沁兰拉到院中,自己去了房门口守着,沁兰没法子,只能把还醒着的几个丫头叫了过来,嘱咐她们不可胡言乱语,而自己则在门外守着。

  第二日一早,萧穆妤醒来后,只觉得喉咙干涩得疼:“沁兰,给我倒杯水来。”

  “来,温热的。”余澄渊忙倒了茶水过来,萧穆妤反被唬了一跳:“你怎么在这?沁兰呢?”

  “我在那桌上趴着睡了一晚上,脖子都酸了。”余澄渊把茶盏给了萧穆妤,满脸关心,“你可还好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萧穆妤饮了温水,喉咙里觉得舒服了些,方才问他:“沁兰呢?她不可能同意你在屋里睡一夜的。”

  “是,她拦着我,我就让童书把她拉出去了。”

  “你又胡闹。”萧穆妤起身穿了鞋,“男女有别,你我共处一室,是个什么道理?沁兰拦着你,是为了咱们好。”

  “你院子里的人不说,谁知道咱们共处一室了?若是说了,便是出了内鬼,该好好清查一下。”

  “是,就你厉害,还不快出去,我要换衣裳。”萧穆妤一面说,一面推着余澄渊往外,没一会儿,沁兰便进来了,红着眼圈,跟只兔子似的。

  “昨儿委屈你了。”萧穆妤拉着沁兰的手,“可别是熬了一夜?”

  沁兰摇摇头:“奴婢没事,只是世子他......”

  “他向来鲁莽,我也是管不住的。今儿的事,你看紧底下人的嘴。如今西越使臣来访,切莫在这样关键的时候,传些什么出去,叫西越小瞧了咱们大楚。”萧穆妤道,见沁兰神色困倦,便催了她先去歇息。

  待洗漱换了衣裳,正要去给萧夫人行礼,却见余澄渊在院子里站着,笑吟吟地望着她。

  “你今儿不去当值么?”萧穆妤不解地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