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9章 无家可归

古代言情字数:2012更新时间:2019-09-21

  萧穆妤忽就觉得手脚发凉,一时慌了。

  “不舒服?”萧元瞧瞧问她,“脸色怎么不好?”

  “二哥,他......”萧穆妤才一开口,似乎瞧见了什么,当即怔住了。

  萧元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,也愣了。

  “公公,只怕是走错地方了吧?”萧惜燕不敢对上自家父亲的视线,忙对一旁带路的内臣道。

  “这是使臣大人亲自嘱咐的,怎么会有错,姑娘请坐吧。”那内臣又指了指空着的一张凳子,萧惜燕也不敢坐,萧夫人倒是想念自家女儿,可萧巍没开口,她也不敢多说。

  一时之间,倒是僵持住了。

  “怎么了这是,站着做什么?”不知何时,尹奚踱步过来,萧惜燕将手放至腰间,而后才想起进宫时兵刃都卸了:

  “尹奚,你怎么在这?”

  “大胆!四皇子的名字,也是你能叫的?”当即有人喝道,尹奚摆摆手:“她叫得,她怎么都叫得。”

  “四皇子?”萧惜燕变了脸色,萧穆妤见她似乎要动手,连忙去拉住了她:“姐姐,这是御前。”

  “萧卿,这是怎么了?”皇帝仍在座上,居高临下地望着这一切。

  “圣上,小王有个不情之请,还求圣上允准。”尹奚话音刚落,便有些大臣变了脸色。

  早些时候,尹奚的一个不情之请,释放了一个弑君谋逆的罪人,这会儿,竟又有了不情之请。

  皇帝面上倒是笑着,似乎并不在意:“四皇子请说。”

  “这位萧二姑娘,回京这些时日,一直不敢入城,只在城外可可怜怜地住着,还请圣上帮着说个请,求萧侯爷让女儿回家住去吧。”

  “四皇子说笑了,萧巍一生得了两女,长女有幸嫁与靖王殿下为妃,幼女如今正在家中住着。何来无家可归?”萧巍起身,却连看也没看萧惜燕一眼。

  “萧侯爷许是年老,记性不大明朗了。您可还有个二女儿,名唤惜燕。”

  “这位爷误会了。”萧惜燕有些艰难地开口,眼睛红了几分,“我与萧侯爷,不过巧为同姓,并无......并无此等福气,能做萧侯爷的女儿。”

  “可小王怎么听说,萧姑娘被侯爷赶出家门,便是大过年的,也只能孤零零一个人喝着冷酒,吃着残羹?”

  “想必是这位爷听错了,毕竟是大楚的事,千传万传传到了西越,自然失了本色。”萧惜燕道。

  尹奚盯着她瞧了半晌,后者只是垂着眼,不与他的视线接触,便笑道:“看来是小王错了,为着弥补,还请萧侯爷收拾好厢房,请燕姑娘住进去。”

  “我又不是萧家的女儿,凭何住进萧家?”萧惜燕抢先一步开口,尹奚笑容不改:“凭你是我西越的贵客,西越的贵客,到了大楚,想在一个侯爷家接住,也不成?”

  太子余澄戍闻言,当即笑道:“既是贵客,我大楚自该隆重以待,这便命人将使馆的房间打扫出来。”

  “我不要她住使馆,只要住永安侯府。侯爷,你允是不允?”尹奚这话,虽是问的萧巍,实际却看着皇帝,皇帝的脸色已沉了下去,这会儿倒是能扯起一个笑脸:“此举,于礼不和。”

  “再合适不过了,燕姑娘若是在西越,当在皇宫中准备一处殿阁,请她入住的。如今到了大楚,客随主便,不过一侯府罢了。大楚竟这样小气不成?”

  “尹奚,你少自说自话,我不会住进永安侯府。”萧惜燕喝道,尹奚却似乎不解:“为何......我知道了,定是萧侯爷不愿,燕儿善解人意,便也说不愿......萧侯爷,你这可是得罪了我西越的贵客,可该......下跪认错?”

  “你莫要......!”萧元再也忍耐不住,才一开口,便被萧吏拽住了。

  尹奚斜了萧元一眼,冷笑一声:“抑或是,大楚现在兵力强盛,全然不将西越放在眼里,便也就随意践踏了。”

  “四皇子说笑了。”萧吏开口,试图打个圆场,可他话才说了一半,萧巍一撩前袍,竟单膝跪了下去。

  “父亲!”萧惜燕下意识便双膝跪地,泪水一连串地滚落,“女儿怎么敢当,求父亲快起来。”

  萧吏萧元夫妻,并着萧穆妤,忙也跪了下来。

  “也不是什么大错,只萧侯爷认错便够了,各位请起吧。”尹奚冷眼旁观,萧吏等人却不理他。

  父亲跪倒在地,为人子女的,哪有安然坐着的道理。

  萧巍双拳紧握,青筋暴起,几乎是咬着牙开口:“萧巍失礼,还请......”

  “父亲,女儿知错,明儿便离得远远的,还求父亲起来,求父亲起来。”萧惜燕连连叩首,磕破了脑袋,萧穆妤也忍不住膝行向前几步,扶着萧巍的手臂:

  “父亲,您起来吧。”

  萧巍伸手一推,将萧穆妤给推开,说完了萧惜燕截断的话语:“还请姑娘大量,原谅则个。”

  萧惜燕怔愣住,面如死灰,恨不得当场以头抢地。

  “外祖父。”却是瑾柔跑了过来,小小的手扶着萧巍,“外祖父怎么跪下了?皇祖父也没叫外祖父跪呀,快起来。”

  一面说,一面就想拉着萧巍起来。可小小的孩童哪里拉得动一个大人,扯了半晌没动静,瘪瘪嘴便觉得委屈,“哇”地一声便哭了出来。

  余澄戍便快步走了来,双手将萧巍扶起:“还请侯爷快起来吧,不然一会儿五弟妹以为有谁欺负了我这小侄女,发起脾气来,可没人治得住。”

  萧巍顺势起身,起身时望向皇帝。

  君臣目光交接的那一刹,一切言语都成了虚无。

  “太子殿下这话说得,我又不是那等不讲理的泼皮无赖。”萧淑雯缓缓走了过来,将啼哭不止的女儿抱在怀中,含笑道:“许久没见燕姑娘了,且来与我好生叙叙旧。”

  一面说,一面走向仍然失神的萧惜燕,拉了她起来,往自己那桌走去。

  尹奚目视着萧惜燕坐下,这才起步入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