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章 使臣来访

古代言情字数:2039更新时间:2019-09-21

  到底是真的问心无愧,萧穆妤一时没想那么多,听余澄渊提起钟彦,便也笑开了:“那是二姐姐的朋友,自幼便闯荡江湖,知道不少奇险的事,我这些天日日都去听他说江湖上发生过的那些事,受益匪浅。你若喜欢,哪日得了空,我请他也来与你说说。”

  “不必,不用他说,我也知道。”余澄渊没好气道,萧穆妤却好奇了:

  “你又没闯过江湖,哪知道那么多的江湖事?”

  “京兆府的卷宗里,多的是。”余澄渊虽嘴硬,心中却也明白,卷宗上看的,和自己亲身经历的,到底不一样。

  “是,京兆府的卷宗说的事,比起钟彦知道的,自然是只多不少。”萧穆妤笑道,见他人不开心,便猜测是与钟彦有关,只是她一开始就想岔了方向,这会儿自然也就猜错了:“待得你以后出去办案子了,能经历了解的,钟彦更是赶不上你。”

  “我为何非要与他比?他很了不起吗?”余澄渊发了脾气,引得旁人侧目。

  萧穆妤也懵了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钟彦得罪过他不成?

  “跟我去京兆府,我也能给你讲故事。”余澄渊不分由说地把萧穆妤抱上马,也不听她说话,策马向京兆府而去。

  到了门口,硬将她拉了进去。

  萧穆妤全程没开口,也没反抗,只是安安静静地跟着,包括入了京兆府,收到各人送来的讶异的眼神,也没多言。

  反是余澄渊,渐渐冷静下来,反而有些心虚。

  他对萧穆妤发了脾气,也不知她是不是生气了。

  “气消了?”萧穆妤笑问,余澄渊只得点点头:“我......我就想带你来看看,没别的意思......”

  因着心虚,余澄渊的声音也越来越小。

  “你今儿心情不好,却也该告诉我是哪里有问题,我怎么得罪你了,以后才好避免,是不是?”

  “没、你没得罪我,只是......只是......”余澄渊这会儿脑子清楚了,一想,便觉得不好意思,“只是我不喜欢你日日和钟彦在一起......”

  萧穆妤没想到竟会是这事,禁不住笑了:“我跟钟先生之间没什么的,有二姐姐在呢。”

  “我知道,就是、就是不高兴。你总是去找他,也不来找我。”

  “这里是京兆府,不是城外客栈,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。你若想见我,咱们大可约个地方。”

  “我带你进来,他们不敢说什么。”

  “你既是凭着康王世子的身份入了京兆府,便更该拿出本事来,叫同僚们心服口服,而不是仗着权势耀武扬威,叫别人怕你才是。”萧穆妤道,人类生活到底不比丛林,不是比谁能叫旁人害怕便可的。

  “可我已经带你进来了。”

  “那便先拿钱请同僚们饮酒致歉,只说自己今儿犯了错,请他们原谅,再亲自找府尹大人认错,求他惩治。你是京兆府人,做的是查案拿人的工作若自己都枉顾法纪,旁人又怎么能相信你能公正做事?”萧穆妤一面说,一面替他理了理衣裳,“我不好久呆,这便去了,你认真做事,听到没有?”

  余澄渊即便是不愿意,也只能应了。

  萧穆妤离了京兆府,却没去城外,只是让人去传了个信,说今儿不去了,而后便回了萧府。

  余澄渊既然不愿意自己与钟彦多相处,她也没必要惹他不开心。

  毕竟也没多少日子了,尽量多顺着他一些才好,那些个事迹,不听也没什么,再是无聊,请两个说书先生来说一说,也是一样的。

  萧穆妤便又回到了从前,只在家中做衣裳饰品的日子,余澄渊知道了,心中反倒不是滋味,盘算着找一日带萧穆妤去城外,却因着接下来的事一忙活,倒给耽误了。

  西越使臣要到了。

  当年大楚与西越一战,长达五年,终是以大楚战败,每年上贡为结局。

  大楚虽不必沦为附属国,到底也无甚区别,总是以西越为主。西越偶或派使臣前来巡视,也是尽力招待,不敢有半分怠慢。

  年后西越便来信,将有使臣前来,那时起大楚便在准备。现如今,使臣已距京城不远,不过三两日便该到了的,城中上下更是繁忙起来。

  到了那日,皇帝领了百官在城门迎接,以示敬重。

  这件事到底与萧穆妤无关,却在傍晚时听说,乔芸儿被放了出来。

  来传话的自是童书,萧穆妤一怔,忙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此次的使臣大人,乃是西越四皇子,只说......只说当初四处游玩至城外时,被乔芸儿救过一命,这会儿特向圣上讨情,圣上也不能不允,只得将人放了,这会儿世子气恼得紧,只求三小姐去劝劝。”

  萧穆妤虽也诧异,到底迫使自己冷静下来:“他这会儿在宫中参加宴席,我怎去劝?”

  “使臣特请圣上下旨,命个王侯府中,无论是否有官爵之位的男人女眷,都一同进宫参宴,只怕一会儿旨意便要到了。”童书刚说完,叶氏便派人前来,言圣上传旨,命她们入宫,让萧穆妤梳洗装扮一番,切莫在圣前失仪。

  萧穆妤便也只能连忙换了身庄重些的衣裳,随着两位嫂嫂一同上了马车。

  这姑嫂三人也不算没见过世面的,可忽然被传进宫,还是心中忐忑,便是连秦雅那样的人,一路上也安静得不像话。

  宫门口已聚了不少马车,有条不紊地在宫人的指引下动作。

  萧穆妤几人被内臣引着到了席间,与萧巍夫妻父子坐在一处,有父母兄长在,萧穆妤略微安心了些。只是余澄渊在康王爷那一桌,远远地,便能瞧见他脸上的怒意。

  萧穆妤也不好过去,只盘算着散席后,想法子与他见上一面。

  待得席上差不多都坐满了,皇帝与使臣方才过来,一见着那使臣,萧穆妤便被唬了一跳。

  竟是尹奚。

  那个暗地里绑了京城内外女子不知做了什么实验,而后逃之夭夭,至今未能被捉回的尹奚,竟是西越四皇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