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章 那个男人是谁?

古代言情字数:2032更新时间:2019-09-21

  再简单不过的一个故事,便是当地官僚一手遮天,欺压百姓。

  虽是欺压,这日子倒也还能过,众人多惧其势力,只得逆来顺受。

  钟彦的好友,姓张,家中有一个妹妹,才满十五,被县令看中了,要纳为小妾。

  张家人自然是不愿,县令便寻人去生事,毁了庄稼,又设下些奇怪的税,逼得张家砸锅卖铁,几乎活不下去。

  若只是此,张家勉强也忍了,偏偏那日县令喝了酒,直闯进屋宅中,辱了张家小妹的清白。

  张家人再忍不住,冲去县衙想讨个公道,却被当街毒打。钟彦的友人醒来时,却被扔在了山上,身旁是父母的尸首,跌跌撞撞回到家中,却见小妹浑身凌乱死在榻上,一贫如洗的家中被翻了个底朝天。

  他心中万千恨意,却报不了仇,只能想方设法联系钟彦,忍着伤痛寻了过去,才将事情说完,便喷出一口鲜血,寻家人去了。

  钟彦从那县令开始杀,一路杀上了京城,将各节点那些个裙带关系一一杀净,张承志,便是最后一个。

  萧穆妤听完,沉默半晌,而后方问:“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?”

  “自然是躲起来,改名换姓。”钟彦说得很是轻松,“京城这边只要轻轻一查,便能查出我杀了哪些官员,想必会满天下张贴我的悬赏。当然只有躲起来,若不然,一旦被发现了,便只有个死。”

  钟彦说着,给自己倒了杯茶,一饮而尽:“你若是想报案抓我,得趁着现在我受了伤,逃不远,待我伤好了,可就抓不着了。”

  “先生能保证,自己所杀的那些人,都是罪大恶极,死有余辜吗?”萧穆妤问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或者说,先生查到了切实的证据,每一个,都是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污吏,罪无可赦吗?”

  “虽无切实的证据,可想来他们蛇鼠一窝......”

  “先生说,张少卿任人唯亲。可什么叫亲?血缘关系为亲,师徒挚友为亲,先生怎能保证,张少卿举荐任用的这些人,没有清正廉明的好官,没有为国为民的士人?先生仅因一个不起眼的小县令,便判定所有人都是罪大恶极之辈......实不相瞒,萧家的旁支远亲中,接了萧家的名声为自己谋利的,不在少数。有些我们知晓,有些不知晓,知晓的若无伤大雅,便也让他去了。倘或也有这么个我们不知晓的,做了恶事,先生是否也要将萧家灭门,以匡扶那所谓的‘正义’?”

  钟彦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,萧穆妤却也不等他的回答:“朝廷定罪,尚且讲究认证物证俱全,不敢轻易冤枉了无辜之人,先生又凭什么,以一己的判断,对从未谋面之人定下死罪?若是人人都如先生一般不顾律法,随心所欲,这天下,便当是阿鼻地狱,人人屠杀,人人被屠......?先生现在还觉得自己是英雄好汉,匡扶了正义,大快人心吗?”

  钟彦沉默半晌,忽而便笑了:“你到底是太年轻,不懂得社会险恶,只将一切想得太过美好。”

  “还请先生赐教。”萧穆妤坐正了身子,一本正经地望着钟彦,倒叫他不好再进行调侃,只好也微微坐直了些,说些他知道的,萧穆妤这样的大小姐能接受的事。

  临近天黑,萧穆妤方才离开,钟彦本以为此事就这么结束了,没想到第二日,萧穆妤又来了,带了些礼物,一副求学若渴的模样。

  钟彦本想让萧惜燕帮忙劝劝,萧惜燕却表示,他招惹起来的,便该负责到底,一副他是个负心汉的模样,每日里还守着他说故事。

  钟彦很是无奈,若非他受伤了打不过萧惜燕,一早便跑了,这会儿便只好老老实实的,跟萧穆妤说他遇见过的,听说过的事。

  一开始不过是敷衍着随便说说,萧穆妤却总爱打破砂锅问到底,遇到意见不一的时候,也往往会争辩起来。虽然到了最后,谁也说服不了谁,却让双方都能够从另一个角度看待这件事。

  渐渐地,钟彦也就认真起来,与萧穆妤说的事,也不再是粉饰过的假象。

  萧惜燕每日只在一旁听着,有时候一整天都不说一句话,几乎让人忽略了她的存在,而她在想些什么,却没人知道。

  而萧穆妤,每日里白天去找钟彦,日落之前回家,晚上时候便接着给余澄渊做东西,日子过得倒是也丰富满足。

  常言,读万卷书行万里路,此生方才不负。

  可她早没了行万里路的机会,余澄渊那边又不让她读万卷“书”,她也只能听听万家事,也算死而无憾了。

  却不想这日一早,去向母亲请了安,吃过早饭一出门,便见余澄渊骑了马在门口等着,不禁好奇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来找你。”余澄渊似乎心情不太好,见她出来才翻身下马,“你要去哪?”

  “去城外找二姐姐。”

  余澄渊的脸色更差了些:“我与你一起去。”

  “那怎么成,你今儿不上值了?”

  “乔芸儿的案子已经结了,只等着到了日子行刑便是。”

  “那其他案子呢?叫你去京兆府做事,你就只管这一件案子不成?既然应了这份差事,便该认真去做才是。”萧穆妤道,见他一脸的不快,想了想,笑问,“怎么了?可是谁招惹你不开心了?”

  余澄渊憋了半天,终究没忍住:“那男人是谁?那个叫钟彦的男人。”

  他听了萧吏的劝,忍着不与萧穆妤多见面,以免萧穆妤被人议论,损了名声,一心想着赶紧做出些成绩来,好直接让康王向皇帝求赐婚。

  他苦熬了这么些时间,好歹萧穆妤做的东西可慰藉相思之情。

  可这几日,却听说萧穆妤总是与城外一个名叫钟彦的江湖人相会,一会便是一天,有说有笑,叫他心中愤懑——即便是萧惜燕陪在身边,不会有什么逾矩之事——可那也不成!

  他勉强忍了几日,今儿是终于忍不住,一大早便来等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