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章 滥用私刑

古代言情字数:2001更新时间:2019-09-19

  第二日还觉不够,又从第一桩案子细细看了一遍,看得入了迷,竟连饭也不想吃了。

  将卷宗反复看过几遍之后,萧穆妤更生了兴趣,还给童书的时候,请他再帮忙带些来。可余澄渊却是知道她不眠不休地研究卷宗,便是不乐意,不让童书再带。

  萧穆妤又不敢让父兄知道此事,闹了几天也没见余澄渊同意,叫他来他也不来,索性便直接去找他。

  马车行至半途,忽然从车窗外蹿了个人进来,这人动作迅捷,车夫并未察觉,沁兰的一声惊呼,也被利刃堵在了喉咙口。

  来人见了萧穆妤,不由得一笑:“你是惜燕的妹妹?”

  萧穆妤定神一看,才发现两人在萧惜燕的客栈里见过的:“钟先生?”

  “不必唤什么先生,叫我钟彦就成。妤姑娘方便的话?送我出城可好?”钟彦大大咧咧一坐,将刀刃收了起来。

  萧穆妤见他穿了套并不合身粗布衣裳,袖口隐隐有血迹,知他在躲避什么人,便也点头,扬声唤道:“不去京兆府了,往城外走。”

  车夫应了一声,便在路口处转了方向。

  到了城门口,却有士兵设防,查来往的行人马车。

  萧穆妤挑开车帘一看,见到陈振哲也在那处,便下车唤了他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,要出城?”

  萧穆妤点点头:“要去找二姐姐,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

  “昨儿半夜,太府少卿张承志被贼人杀于家中,那人与护城军交手后逃脱,现正在缉捕。”

  “被杀于家中?”萧穆妤一惊,自然便想到了马车里的钟彦,“天子脚下,竟也这样大胆不成?”

  “亡命之徒,有什么胆大胆小的?这两日不太平,你也少往外跑,就带这么两个人,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?”陈振哲见只有车夫与沁兰跟着,不禁皱眉。

  “陈大哥放心,箐箐就去城外客栈,二姐姐在那呢,不会有事的。只是......”萧穆妤犹豫了会儿,还是凑到了陈振哲身边,悄声道,“陈大哥当是信得过箐箐的,便别搜马车了吧。”

  “马车里有什么?”

  “是周御史家的四小姐,陈大哥知道,周御史家教最为严格,女儿家未出阁之前,是不得出门一步的。可如今开春时节,人人都去城外踏春,便只有四丫头闷在屋里。她求了我好几日,便趁着今儿周御史不在家,偷偷出去一趟......若是叫护城军一查,岂非广而告之了。”萧穆妤道,心中也拿不准钟彦到底能不能听见。

  她知道懂得功夫的人,五感六观要比旁人灵敏些,若钟彦听见了,也有些脑子,便该从马车里找到她备用的衣裳换了。

  若是不成,她也没别的法子了,只能拼着叫他挟持了自己,谋得一条生路。

  “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,便不怕周御史在御前告上永安侯一状?”陈振哲失笑,御史上谏帝王,下察朝臣,无话不可说,无事不可谏。但凡被御史盯上了,都没几颗好果子可吃。

  萧穆妤扁扁嘴:“不过是小孩家调皮,若是连这也去告状,周御史未免也太小气了些。”

  “你也知是调皮了?”说归说,陈振哲倒也不可能把人赶回去,只是走向了马车,掀起了帘子。

  才见着角落有个藕粉色的身影,萧穆妤便将车帘拉了下来:“四丫头胆子小,陈大哥别吓着她了。”

  “胆子小便不该出门。”陈振哲到底是相信萧穆妤的,也知她素来贪玩,方才那样,不过是做个样子给旁人看的,目的已达到,便也不多耽搁时辰,“别跑太远,叫你二姐跟着,天黑之前要回来,明白了吗?”

  萧穆妤乖巧地点点头,便与沁兰回马车上去了。

  马车出了城门,走不了多远便是萧惜燕所住的客栈。

  一路上,萧穆妤沉默不语,反是钟彦先开了口:“就没什么想要问我的?”

  “有。”

  “那为何不问?”

  “怕你杀人灭口。”

  钟彦大笑出声:“放心,你是惜燕的妹妹,无论如何,我也不会伤你分毫。”

  “那你为何要杀张少卿?”萧穆妤不解,她相信萧惜燕不会与那等滥杀无辜嗜血成狂的恶人成为朋友。

  “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。”钟彦扯掉身上的粉裙,这裙裳对他而言太小,勉强把自己塞进去之后,哪儿都不舒服,“我自小便结识的好友,临死前求我一定杀了他报仇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张承志这个人,任人唯亲,在他的势力范围内,皆是裙带关系。这些人仗着京中有大官作为背景,在管辖范围内,横行霸道,鱼肉百姓。我那好友一家,便是为着不肯行贿交钱,被活活打死。”钟彦倚在软枕上,面上带了嘲讽的笑,“我那好友拼死讨了出来,只来得及叫我与他报仇,便咽了气,你说,这个仇,我该不该报?”

  “即便是他底下人为非作歹,也该是报官处理,而非滥用私刑。”

  “报官?你可听说过官官相护?要想告,只能上京。但你猜猜,有几人能够真正看到这京城的大门,将冤情说出?”钟彦似是扯动了伤口,脸上一抽。

  袖上的血色便蔓延开来。

  正说着,客栈到了,萧穆妤只得让沁兰拿了斗篷给他披着,暂时挡一挡。

  钟彦虽不喜欢那粉色的斗篷,可这时候也嫌弃不了那么多,老老实实地裹了,微微躬着身子,跟着萧穆妤进了客栈。

  此时萧惜燕并不在客栈中,几人只能另开了间雅间,再叫店小二打了热水,勉强处理着伤口。

  钟彦拿随身带着的药抹在伤口上,又三两下包扎了,抬头望见萧穆妤的神情,知她不甚服气自己的做法,心中也不介意,也不觉得冒犯了什么。

  毕竟像是这等子高门大户里的小姐,自小便在阳光下成长,哪里看得见墙角阴暗处生出的肮脏物什,便将自己那好友遇见的事,一点一点地,与萧穆妤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