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5章 蛇蝎心肠

古代言情字数:2000更新时间:2019-09-19

  “不论你信与不信,我只说这最后一遍,当年是姐姐逃婚在先。二姐姐一直不喜欢纪衍,也不赞成这门婚事,即便是没有我,二姐姐也决计不会嫁给纪衍。”萧穆妤缓缓上前两步,声音越发的冰冷,“还有,收起你对二姐姐那些龌蹉的心思,如若不然,便是你死期将近,我也决计不会让你好过。”

  乔芸儿本是埋着头,闻言猛然看向萧穆妤,心中埋藏最深的秘密被人发掘,扔在地上示众——尽管这里只有萧穆妤与沁兰两人,还是叫她气恼、恐惧,下意识地便反驳:“我没有!”

  “你没有,又怎么知道我是在说些什么?”萧穆妤冷笑,愤怒几乎掩盖了理智。

  她握紧拳头,却发现了手中的纸包。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让沁兰把狱卒请了过来。

  狱卒把神仙散硬灌进乔芸儿嘴里时,萧穆妤也说不清自己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  她只是冷眼瞧着乔芸儿抠着喉咙,试图把那些东西吐出来。

  她只是站在那里,看着乔芸儿由痛苦哭喊,渐渐笑了起来,似乎正在经历什么十分美妙的事......她再看不下去,转身便走。

  回到马车上时,她仍在失神,在想着自己何时变得这样可恶残忍。

  乔芸儿骂她的那些话,似乎并没错。

  她似乎,本就是个心思歹毒的蛇蝎之辈。

  “小姐,你没事吧?”沁兰有些担心,她虽不知那纸包中到底是什么,却也明白绝不会是什么好东西。

  萧穆妤与乔芸儿之间的对话,她听得满头雾水,只听得出乔芸儿起了什么不该起的念头,惹了萧穆妤生气。

  可她想不到,乔芸儿到底是做了什么,能让萧穆妤如此对待一个将死之人。

  “我们走。”

  “回府还是......?”

  “去城外,去找二姐姐。”萧穆妤的声音有些发颤,见到萧惜燕的一瞬,忍不住便哭了出来。

  “怎么了?乔芸儿又出言不逊了?”萧惜燕本与友人在闲话,见萧穆妤来了,本还要介绍一番,不想萧穆妤猛然哭了,实在唬了她一跳。

  萧穆妤窝在萧惜燕怀中哭了好半晌,哭出了心中所有郁结之气,方才想起屋里还有外人,当即不好意思起来,埋首在萧惜燕怀中不肯起来。

  萧惜燕自然是了解自家妹妹的,当即笑道:“笑话也看了这么久了,还不走,等我请你吃晚饭不成?”

  “我若早早地走了,你又要说我不给你妹妹面子,总之什么都不行。不愧是侯门大院的小姐,果然难伺候。”钟彦无奈地摇摇头,却起了身,“这两日我有事,等事办完了,再来找你。”

  说罢,离了房间。

  待得沁兰关上了门,萧穆妤才坐直了身子,用湿帕子擦着脸。

  “好了,与姐姐说说,乔芸儿又怎么让你委屈了。”

  萧穆妤低着头,手指不安地绞着手帕,半晌才开口:“我、我把神仙散喂给她了......”

  “神仙散?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,从哪来的?”萧惜燕皱眉,神仙散这样的东西,便是在江湖里,也极为难得极让人所不齿。

  萧穆妤几乎没离开过京城,怎么会拿到这样的东西?

  她接触了什么人,能够弄到这样的东西?

  “是乔芸儿的......”萧惜燕的表情过于严肃,叫萧穆妤吓了一跳,弱着声音将猎场发生的事说了一遍,“方才在牢里,也不知怎么了,就给她硬灌了进去......”

  萧穆妤越说着越害怕,眼中又聚了泪。

  “做也已经做了,哭和害怕也没用了。”萧惜燕拿手帕给萧穆妤擦拭了面上的泪水。

  “姐姐知道你这几年受了不少委屈,如今忍不住发泄出来,也是正常的,不必为此有什么心理负担。凭着自己心意,做了便是做了,明白吗?”

  “姐姐不怪我,不觉得我心思狠毒......”

  “你这算什么?”萧惜燕失笑,“你是没见过为了一个铜板引起两家人或是两个门派互相砍杀的,杀到最后,谁是占理的已不重要,重要的只是‘报仇’而已。”

  “这样不是不对的吗?”

  “傻妹妹,现如今能用对错判决的事,已经是少之又少了。”萧惜燕捏了捏她的脸,“都是嫁过人的了,怎么还这样天真。”

  萧穆妤望着自家姐姐,心中迷惘一片。

  看来她真的需要去京兆府要些卷宗来好好瞧瞧了。

  “至于乔芸儿接触的那人,余澄渊查到什么线索了吗?”

  萧穆妤摇摇头:“那人身份神秘,且只出现了这么一次,没留下任何踪迹。”

  “神仙散中有一味药,很是难得珍贵,普通人难以触及。且神仙散算是禁药,不论是制作或是购买,能拿到手的,放眼整个江湖,也就那几家。我会请人帮忙查查,你这边叫余澄渊也别停。”萧惜燕皱起了眉头,似在思索哪一方的可能性更大一些。

  “姐姐,你说......会不会与尹奚有关?”萧穆妤不知怎么,只觉得那夜见到的身影,与尹奚身边那位‘花儿’,很是相似。

  萧惜燕一顿,眸色黯淡了许多:“是,也很有可能是他。只是如今我们尚不知他的下落,反而被他困在此处。”

  萧惜燕说罢,常常叹了口气,似有不甘,又似愤懑,却无能为力。不经意间抬头,见萧穆妤亦是满脸担忧,便笑道:

  “放心,我已与大哥大姐说过了,他们也会帮忙,咱们不是孤军奋战。”

  “有哥哥姐姐们在,箐箐自然是不怕的。”萧穆妤笑道,只是回去之后,她还是叫来了童书,请他想办法带些卷宗来。

  童书的效率极高,当晚便送了些已结案的卷宗来。

  能由京兆府负责的案子,定不是些小打小闹。尽管童书已经过筛选,选了几宗较为简单,且不那么骇人听闻的,萧穆妤也看得心惊胆跳,只花了一夜时间,便将这几宗案卷悉数看了一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