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章 云泥之别

古代言情字数:2011更新时间:2019-09-18

  萧穆妤笑着应了,姑嫂二人又闲聊几句,因着叶氏还有事要忙,便先离开了。

  叶氏走后,萧穆妤接着把络子打完,然后又挑了一匹布,思索着该如何去用。

  “小姐,暂且歇一歇吧,这样下去您会吃不消的。”沁兰没忍住再劝,“即便为着赶时间,也不急于这一时半晌的,暂且歇息几日,方可事半功倍。”

  “没事,你把剪子拿来。”萧穆妤道。

  其实昨晚她真打算休息几日再继续的,可偏偏今儿早晨醒来的时候,发现那条红线又往下延伸了一寸。

  仅仅一夜功夫,便是一寸。

  萧穆妤不敢想象自己还剩多少时日,只能在那之前尽快做好。

  毕竟她不能死在家里,丧女之痛,父母承受一次便也够了,哪还能承受得住第二次。

  这一日并着接下来几日,余澄渊都没再来过,也没再爬屋顶,而是每天都会差一个名叫童书的人给她送些东西,或是首饰香囊,或是吃食点心,又或者一些精致巧妙的小玩意儿。

  萧穆妤一样样收了,虽每次都说不必再送,可第二日童书照样过来。

  有时狠着心不收,童书当即苦着脸皱着眉,虎背熊腰的一个汉子,讪笑着说好话求情,若执意不收,他有本事在门口一直站着,直到宵禁也不离开。

  萧穆妤一开始没办法,只得勉强收下,渐渐地,也会时不时回赠一礼,都是她这些天所做的。

  与其寻个日子一起给了,有几分恩断义绝的意味,倒不如一件一件的送,来来往往,也不会叫余澄渊起疑。

  这日,童书却比往常来得更早了些,双手空空。

  萧穆妤一瞧,便知他是来传话的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牢里那位,整日里哭喊着要见萧二姑娘一面。”

  萧穆妤摇摇头:“二姐姐不会入城的,她还想出去不成?”

  “乔芸儿是死囚,刑部自然不可能放人。小的也去城外寻过二小姐,二小姐也是不愿见她。只道,若是姑娘您愿意见一面,便代她去听听乔芸儿还有什么话要说,若不愿意,便不管他。”童书说道,见萧穆妤似在沉思,想了想,又补充了一句:“世子爷的意思,也是一样的。”

  “那便去看看吧。”萧穆妤起身,往内屋里去换衣裳。

  乔芸儿的事,已尘埃落定,下月初便要斩首。

  临死之际,她不见亲友,不见纪衍,却闹着要见萧惜燕。

  便是萧穆妤,也很好奇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
  刑部大牢与萧穆妤上次来时没什么区别,一样闷热得让人喘不过气。

  刑讯室里似乎在审问着什么人,不时便有惨叫声传来。

  萧穆妤在狱卒的引领下,到了乔芸儿的牢房门口。

  她一个死刑,平日里连外出劳作的机会也没有,只要活着,狱卒们也就懒得管她。

  是以乔芸儿现在浑身污浊,牢房中传来的恶臭,让萧穆妤皱眉且不愿踏足。

  “怎么是你?”乔芸儿似乎才受过刑,这会儿趴在地上,连多余的力气也没有,“燕姐姐呢?我要见燕姐姐!”

  “二姐姐不想见你,你有什么话,不妨对我说,我替你转告。”萧穆妤居高临下地望着她,两人中间,只隔着一道铁栏杆,却是云泥之别。

  “你撒谎!”乔芸儿扶着栏杆,费力地爬起身,手臂穿过栏杆之间的缝隙,似乎想要抓住萧穆妤,“燕姐姐不可能不见我的,是你,是你在她面前挑拨离间了是不是?是你让燕姐姐别来见我的是不是?还是、还是说......你根本就没告诉燕姐姐!萧穆妤,你好生歹毒!”

  萧穆妤望着那距自己尚有几寸距离的手,本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纤纤玉手,这会儿也满是血污,消瘦如柴。

  “若论歹毒,我敌不上你千万分之一。”萧穆妤自袖中拿出纸包,在乔芸儿面前晃着,“你想拿它来做什么?”

  乔芸儿一怔,更是激动起来:“是你!果然是你!是你陷害我!来人,来人啊!要谋害圣上的是萧穆妤,是她陷害我!”

  乔芸儿喊得嗓子都哑了,可迎接她的,除了萧穆妤冷漠的目光,再无其他。

  “萧穆妤,你个毒妇,你个蛇蝎变的女人。世上怎会有你这样丑恶歹毒的女子?燕姐姐怎会有你这样的妹妹!”乔芸儿喊不上人,碰不到萧穆妤,一双手只能紧紧抓着栏杆,恨得双眼通红。

  萧穆妤心思一动,脑中忽然闪过一个离奇的念头,故意试探道:“这东西,你是要做什么的?想要拿去给二姐姐悄悄服下,从此好控制她,对吗?”

  “你胡说!我从未想过要害燕姐姐,你别污蔑我!”

  萧穆妤冷笑一声:“从你口中,也能听得见实话不成?莫说我不信,经历了这许多,便是二姐姐站在你面前,也绝不会相信你任何一句话。”

  乔芸儿怔然半晌,忽然就落下泪来:“是,东西是我准备的。我是打算将这些谋逆的东西瞧瞧放进你的帐篷,再向人告发。那包药,也打算一半留在你的帐篷中,一半想办法让余澄渊服下,造成你要害他的假象。可我从没想过害燕姐姐,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她,又怎么会要害她!”

  “你要叫我萧家满门抄斩,竟也是为了二姐姐?”萧穆妤笑出声,这实在是可笑,也不知是乔芸儿疯了,还是在她心中,自己是个傻子,竟能听信这等荒诞的话语。

  “萧家不会被满门抄斩!萧伯父年轻时,为大楚立下汗马功劳,忠心耿耿。萧吏哥哥他们也是忠君爱国之人,萧家大姐姐更是靖王妃,决计不可能做出这些事。是以只是你有异心,若要死,也只死你一个!旁人不会受任何牵连。”

  乔芸儿说着,身上的力道渐渐卸了下去,滑坐在地上:“我只是想为燕姐姐报仇,你害得她在外风餐露宿三年整,你害得她众叛亲离有家不能回,你夺去了她的一切,哪还有脸唤她一声姐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