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3章 只是还人情

古代言情字数:2036更新时间:2019-09-18

  “不关吴先生的事!”萧穆妤猛地一抬头,神情有几分激动,反应过来后,让沁兰她们先出去,而后动了动臂膀。

  余澄渊会意,松开手,与萧穆妤一同坐了下来。

  “我身子有些不好,怕父母担心,便私底下向吴先生求了医,慢慢养着而已。”萧穆妤轻轻揉了揉余澄渊方才抓着的位置,着实有些疼了。

  “你身子不好?哪里不好?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余澄渊紧张地问,他不懂医,除了嗅觉灵敏些能闻出萧穆妤在服药,别的什么也不能。

  “怕你冲动。”萧穆妤叹了口气,“前几年,在纪府里,被乔芸儿逼着吃了些药。吃坏了身子。”

  话音未落,便感觉到了眼前这人身上迸发的杀气。

  “你瞧瞧,这样冲动,谁敢把真相告诉你。这会儿好歹懂些道理了,尚且如此,以前我怎么敢告诉你?”萧穆妤板着脸,“你如今是要正经做大事的人,以后出去办案,也这么冲动不成?”

  “那、那药苦吗?”

  萧穆妤一顿,余澄渊的无措让她知道自己的情绪有几分失控了,只好先冷静下来:“还好,只是隔几日服一枚药丸。抱歉,我不该凶你。”

  “你生着病,情绪不好是应当的,怪我不该招惹你。何况,你也不叫做凶,说话温温柔柔的,怎么是凶呢。”余澄渊笑道,见萧穆妤还是自责,没忍住将她揽进怀里,“没必要让自己活得这么累的,外面也就罢了,在家里,在我面前,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不用事事考虑,瞻前顾后。莫说方才是我不好,便真是我什么都没做,而你心情不好了,尽管拿我发泄便是。”

  萧穆妤只觉双眼泛酸,泪水几乎压不住。

  她何德何能,能叫余澄渊这样对她。

  “对了,那药,我去问过吴恨了。”不知真的是突然想起来,还是想要转移萧穆妤的注意力,以免惹得她哭,余澄渊拿出了那个纸包:“吴恨说,这叫神仙散,服用后会感觉自己落入云端,整个人陷入一中十分幸福的状态。但对身体的伤害极大,且每隔一段时日,便要服用一次,否则周身骨骼经脉便如虫噬,生不如死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,乔芸儿服下了此药?”

  余澄渊摇摇头:“这几日,她被关在牢中,无人送药,也没见半分不妥。”

  萧穆妤明白过来:“那便是给我用的了?倒也符合她那歹毒的性子。”

  “你打算怎么办?这个案子,完结时间可长可短,她是犯了重罪的病人,在牢中只要尚存一丝气息,便无人会管。”

  “你忘了圣上说过的话了?”萧穆妤叹了口气,才发现自己还在余澄渊怀中,便挣了挣,谁知余澄渊抱得更紧了些:

  “圣上的意思,无非是叫我别再牵连了其他人。至于一个乔芸儿要如何处置,他才不在意。”

  “是,你最懂了,还不松手是不是?”萧穆妤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,余澄渊却不松手:“就抱一会儿,好久没见你了......再说这里只有我们两个,又没有别人。”

  “发乎情,止乎礼,是对自己的要求,无论有人没人都当是一样,哪有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?”萧穆妤说着,却听余澄渊在自己耳边轻轻一笑,便有些莫名,“怎么了?”

  “发乎情,止乎礼。”余澄渊笑道,闹得萧穆妤一阵脸红:

  “松手,不然我生气了?”

  “生气也不松手。”余澄渊几乎算是在耍无赖,萧穆妤拿他没法子,只能由他这么抱着。

  春夜料峭,余澄渊的怀抱却像一个暖炉,暖意将萧穆妤完全包裹,只叫她觉得心安。

  “箐箐,既然现在你与纪衍已经没关系了,那......”余澄渊话才开口,门便被敲响,沁兰在外面道:“世子,大爷请你去一趟,有要事相商。”

  余澄渊嘟囔着不肯动弹,萧穆妤便从他怀中挣了出来:“这么晚了,大哥哥找你一定是有要紧事,赶紧去吧。”

  余澄渊只得去了,他走后,萧穆妤的困劲又犯了,只略坐了一会儿消食,洗漱过后便也睡了。

  当晚,余澄渊没回来,第二日一早只是来用个早饭便走了。

  余澄渊前脚刚走,叶氏随后便来了,一进门,便见萧穆妤在打络子。

  “大早上的便忙起来了?”叶氏笑着,拿了萧穆妤手中的络子瞧了一眼,“倒十分精致,给康王世子做的?”

  “是,嫂子怎么来了,快坐。”萧穆妤连忙让叶氏坐了,又命人奉上茶水点心。

  “恰好路过,便来瞧瞧你,听说昨儿,纪衍终于给你把休书送来了?”

  萧穆妤点点头:“是,嫂子是有什么话,要与箐箐说吗?”

  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只是听说了这件事,真心地为你高兴。如今你得了自由身,若是与康王世子两情相悦,待他来求亲,也是一段佳话。只是......如今你们尚无婚约,男女到底有别,还是该避忌些才是。”叶氏笑道,声音温柔,也无责怪之意,是真听说昨儿天黑了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连个丫头也没有,只怕她二人太过欢喜,一时失了分寸。

  “嫂子多虑了,箐箐对世子,并无男女之情。”萧穆妤自然是明白叶氏的好意的,刚好便趁着这个机会说清楚,免得旁人再生误会,好意撮合。

  “嫂子也知道,世子性子犟,之前只肯穿戴我做的东西......可我也总不能给他做一辈子,刚好世子将此次圣上赐的东西给了我。便想着早些做完给他,多余些时间叫他习惯,以后便不做了。”

  叶氏没想到竟会是这样,认真打量了萧穆妤的神色,见她并不是因为害羞或是旁的原因故意不承认,而是真心这样认为,自然便也信了:“倒是我误会了,你想早些还清人情的心,嫂子也明白,只是不可贪进,你瞧你,这才多少日子,整个人瘦了一大圈。这几日是母亲忙着没能注意,过段时间她反应过来,又该心疼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