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章 秉烛夜谈

古代言情字数:2016更新时间:2019-09-18

  这几日瞧着萧穆妤日夜不停地做衣裳,一开始还笃定是自己的,渐渐便没那么自信了。再听说纪衍来了,越发觉得那是给纪衍做的,越发觉得萧穆妤心中还是有纪衍的,这几日便要和好了,不然怎么急着赶他离开。

  因此也顾不得许多,直接赶了过来。

  “他来给我送休书,顺便求我放过他家里人。”萧穆妤望向余澄渊,“是不是你又使性子了?”

  余澄渊心虚地移开了视线:“我可没牵连无辜,就是......多往纪府跑了两趟,吓唬吓唬他而已。”

  “多大了,还跟个孩子似的。”萧穆妤无奈道,纪衍说时,她并没过多的担心。

  诚如他所说,两家乃是世交,萧巍更与纪朗铭是挚友。若真殃及了纪家什么人,萧巍父子不可能还跟没事人一样。

  “这么些日子没见,你一见面就为了纪衍生我的气不成?”余澄渊故意道,装出一副伤心难过的模样,萧穆妤却是起身,拿了休书收好,便倚在窗边打络子。

  余澄渊被晾了半晌没人理,只好自己蹭了过去:“这络子真好看,给我的?”

  “不是。”

  “不是?”余澄渊立马便急了,“送给谁的?我去把他......”

  “送给我大哥哥和二哥哥的,你要怎么样?”萧穆妤反问,把东西一摔,别过脸去不理会他。

  余澄渊眨了眨眼,矮下气势拉了拉她的袖子:“真好看,给我也打一个,好不好?”

  萧穆妤绷不住,先笑了:“自然是给你的,哥哥的随身物什,自有嫂子打理,我去凑什么热闹。”

  余澄渊也笑了,忽而想起什么,又问:“前些日子那些,也是送我的?”

  “不然呢?”萧穆妤理着线,接着打络子。

  余澄渊心疼得紧:“何必那样辛苦,慢慢来不好?你都没精神了。”

  “世子爷都差人把东西送来了,我怎能不赶紧些做好给世子爷送去?”

  “那些是想着你喜欢,送给你的,不是叫你给我做东西!”余澄渊真以为他误会了自己,连忙解释。

  萧穆妤只是笑,低头弄着手中快做好的络子。

  余澄渊哪想到自己本事好心,却害得她如此辛苦,一生气,索性从萧穆妤手中抢了东西扔到一边,拉着她往床边走,要押着她歇息。

  “等等,就差收个尾了,一会儿工夫的事。”萧穆妤还想着回去,却被余澄渊一把按在了床上:“不许做了,从今儿起,除了吃饭睡觉,什么都不许做了。”

  “只许吃饭睡觉?你把我当成猪来养不成?”萧穆妤失笑,却也配合地被塞进被子里去。

  “睡觉。”余澄渊也不多说,只是坐在床边,见萧穆妤睁着双大眼睛瞧着他。

  “睡觉不会吗?我教你,首先,把眼睛闭上。”说完,见萧穆妤还不闭眼,就伸手盖着她眼睛。

  “我真不困。”

  “不困也得睡,第二步,把嘴闭上,别说话。”

  萧穆妤实在没法子了。

  说不困自然是不可能的,这几日她为了多赶一些,没怎么好好睡过。头才一挨着枕头,困劲就上来了,强撑着和余澄渊说了几句话,便再也撑不住,睡了过去。

  待得一觉醒来,天已经黑了,屋中似乎只点了一两盏灯,只有些昏暗的光线。

  萧穆妤这一觉睡得很是舒服,正要叫沁兰,却见屏风后面有人影,便披了外裳,趿了鞋,绕过屏风一看,却见余澄渊坐在桌前看着什么,桌子上满当当的,堆了一堆文件,却只点了一盏小小的烛。

  “伤眼睛的。”萧穆妤皱眉,唤来了沁兰,“家里是穷得吃不上饭了是不是?连几盏灯也点不起了?”

  “你别气,是我不让他们点多的,怕晃了你的眼。”余澄渊拉了萧穆妤坐下,伸手给她拢好衣裳,“虽入了春,夜里到底是凉的,小心着些,别着了凉。”

  “我没事,倒是你,越来越糊涂了。那么大个屏风摆着好看的不成?眼睛熬坏了怎么办?”

  “还说我呢,谁整天熬到三更天才睡的?”

  “我点够灯了。”萧穆妤很是不服气。

  说话间,丫头们进屋,该点灯的点灯,该收拾的收拾,在另一张小桌上摆了点心茶水。

  “先吃东西,别饿坏了。”余澄渊推着她去小桌旁坐下,“我就看些卷宗,刚才开始看的,不碍事。”

  “卷宗?”萧穆妤拿了荳芸酥,有些好奇,“乔芸儿的?”

  “不全是,圣上安排着我去京兆府做事。我这会儿先看看卷宗,学学怎么查案。”余澄渊也看了一下午的卷宗,萧穆妤睡着,便没人能叫得动他,这会儿也饿了,跟着吃些点心,“以后可能要离京出去查案,你可记得要想我。”

  “还早着呢,先好好学了再说。”萧穆妤笑道,口中却尝不出半分甜。

  她哪里还有以后。

  正吃着,余澄渊忽然伸手在她脸颊旁捻了一下,萧穆妤面上一红:“你做什么?”

  “沾了东西。”余澄渊用手没擦下来,索性用方巾去擦拭,“你这条红线是怎么弄上去的,怎么弄不掉?”

  余澄渊也没敢用力,却见萧穆妤脸色忽然一变,抢了方巾捂在脸颊上,勉强一笑:“许是不小心沾上的,一会儿洗洗就好。快宵禁了,你还不回王府吗?”

  “早过了时辰了,我派人回去说过,今儿在这歇下。箐箐,你有什么事瞒着我是不是?”余澄渊的手僵在半空中,他本人却浑然不觉,只是望着萧穆妤。

  “我哪有什么瞒着你的,时辰不早了,快些去睡吧。别熬得太晚,我困了,先歇着去了。”萧穆妤不敢看余澄渊,一面说,一面不无慌张的往屏风里走。

  余澄渊却拉住了她:“我闻见你身上有药味,沁兰她们却说你没吃药。你怎么了?为什么要偷偷服药?”

  余澄渊许是太过紧张,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地加大:“你在吃什么药?”

  萧穆妤垂头不语,余澄渊急了:“你不说,我问吴恨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