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0章 搬走了

古代言情字数:2000更新时间:2019-09-17

  萧淑雯离开帐篷的时候,见余澄渊还在那等着。

  余澄渊一看到她出来,立马就要进帐篷里去,萧淑雯挡住了他:“箐箐已经歇下了,这个时辰了,你再进去也不方便,有什么事,明儿再说吧。”

  余澄渊却是望着萧淑雯:“你跟她说了什么?”

  萧淑雯傲气一笑:“我与我妹妹私底下的悄悄话,还不必向你汇报。你与其在我身上下功夫,不如好好看着你那弟弟。”

  萧淑雯上前一步,眼中多了几分血腥气:“萧某人不才,做不成什么大事,可若谁要对我家人出手,便别怪我与他拼个鱼死网破。”

  说罢,自拂袖而去。

  余澄渊则是思考着她话语里的意思。

  若只是知道余澄澈威胁萧穆妤的事,断不至于此。

  他对于生杀之事,看似随意,实际则有自己的考量。杀了萧穆妤对于现在的他来说,弊大于利,加之余澄渊时时敲打,他也不过是警告罢了。

  是以之前,萧淑雯对于余澄澈的恶意,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今儿特意提醒,必定是发现他有了什么动向。

  余澄渊便也不急着去找萧穆妤,而是去了余澄澈的帐篷。

  余澄澈脸上带着伤,正与太子说话。

  当着余澄戍的面,余澄渊自然不好提些什么,闲说几句之后,便离了帐篷,却不免多留了几个心眼。

  第二日一早,余澄渊便去找萧穆妤,却被告知萧穆妤还没醒,才等了一会儿,便有人催促他去打猎。

  今儿皇帝不下场,直言胜者有赏,听得一干年轻子弟们摩拳擦掌,便是还没到比赛时间,也先去练练手。

  余澄渊心中烦躁,跟着骑了没一会儿的马,便扔了弓箭,下马只用双手,好几次旁人不注意,险些射中了他。

  最后,余澄渊捉了三只活蹦乱跳的野兔子,到了帐篷前,沁兰不让进,他便不进,只是站在那里,惹得来往的人侧目。

  萧穆妤实在没法子,只好让他进来,看见他手中拎着的兔子,只觉得哭笑不得:“怎么捉了这么多?”

  因着没准备笼子,余澄渊便找了绳索来,系着兔子的后腿,捆在床脚。

  “你昨儿的话没说完。”余澄渊蹲在萧穆妤身边,执拗地想要一个答案。

  即便那个答案,不是他喜欢的。

  萧穆妤本蹲着逗那几只兔子,闻言,不禁叹了口气:“我是想着,你在府里暂住一段时间没什么,长了总不是办法,恐惹人说闲话。反正现在你与康王爷他们相处得也很好,不如回你自己的家去,反正离得不远,日后也是可以常出来相聚的。”

  “我不。”

  “你是康王府的世子,住在永安侯府,像个什么样子?”

  “我可以认永安侯为义父。”

  “这怎么成?”

  “怎么不成?”

  “......”

  “你讨厌我?”

  “自然不是。”

  “那我不。”

  “小柳儿......”

  “除非、不,就算你讨厌我,我也绝不离开。”

  对话陷入了僵局,萧穆妤不再言语,只用手指轻轻拨弄着兔子的耳朵。这兔子野性大,对萧穆妤的骚扰不胜其烦,却又逃不掉。

  “为什么非要在意别人的看法,只做自己不好吗?”余澄渊的声音发闷,他索性盘腿坐下了。

  萧穆妤揉了揉野兔的脑袋,毛茸茸软乎乎的手感能叫人的心情不自觉地变好:“我只是个普通人,你不能拿圣人的标准来要求我。”

  “我没有。”余澄渊下意识地反驳,而后想到了什么,只好垂下了头。

  半晌,到底是余澄渊忍不住先开口:“以后,真的还能常与你见面吗?”

  萧穆妤回头一笑:“怎么会有不见面的道理呢?”

  “好,我听你的。”

  终于得了他的答应,萧穆妤本该松了口气才是,却不知为何,心口似乎压了块大石头,闷疼闷疼的。

  过了晌午,便到了各人比赛的时间。

  余澄渊似乎并没被影响到什么,照常与人说笑。

  他在林间长大,自比他人更熟悉如何狩猎,得了第一,也是理所应当。

  叫人惊诧的,是他一个人猎了一头黑熊,亲自剥了皮,呈送给皇帝,惹得龙颜大悦,当即重赏黄金二百两,绸缎一百匹,再将几日前上贡的三斛南珠中,赏了一斛给余澄渊。

  绸缎与南珠当晚便被余澄渊送到了萧穆妤那,萧穆妤也不好拒绝,只是盘算着趁还有时间,赶紧着给余澄渊做几套衣裳以及随身的饰品。

  也不知将来,他那挑剔的性子能不能改。

  此后几日,余澄渊与萧穆妤见面不多,至多一早一晚说上几句话。余澄渊便要被拉着去骑射饮酒,萧穆妤则基本上呆在帐篷里,不怎么出去。

  虽然发生了乔芸儿的事,可皇帝行猎的兴致,似乎并没被扰乱,一直到了原定的日子,才收拾队伍回京。

  萧穆妤在外面呆了这许久,早就想念家里,回来后顾不上许多,洗漱过后便倒在床上睡了。

  待醒来时,已经入夜,一睁眼,却见一只野兔趴在枕边,不由得揉了揉它的脑袋:“就知道乱跑,当心我压着你。”沁兰听见动静,忙推门进来,面上显了几分为难。

  “出什么事了?”许是睡得久了,萧穆妤整个人都有些犯懒。

  “世子爷搬回康王府了,下午些便将东西拿着走了。”

  “嗯,着人去收拾收拾。若发现还有什么东西忘拿的,便别乱动,等他派人回来取。”

  沁兰似乎有话要说,欲言又止的,终究没敢说出口,只是道了诺,下去安排人准备饭菜送上来。

  萧穆妤则是坐了起来,将兔子抱在自己腿上,手扶起它的一双前肢,笑道:“咱们不着急,还有些时间,是不是?”

  第二日,康王府的人来接走了程老先生,萧穆妤送了之后,忽想起今日是吃药的日子,便回来用清水佐了药。

  这药是随着圣驾去狩猎期间,吴恨送到府里的,也不知是不是改了药方,苦得舌头发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