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章 感恩和感情是不同的

古代言情字数:2037更新时间:2019-09-16

  “她谋逆之罪已定,怕是活不下来了,只看你要不要加一把火。”余澄渊顿了顿,“有两件事我瞒着你,你可不许生气?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第一件,红珠和乔芸儿来往频繁,两人有什么谋划,我不知道,总归是对你不好的。第二件......昨儿晚上,在乔芸儿的安排之下,你二姐姐和纪衍见过一面。”

  “二姐姐?乔芸儿又想做什么?”萧穆妤皱眉,红珠吃里扒外,她已经不觉惊讶了,只是怎么又把萧惜燕牵扯了进来?

  “只知道纪衍和二姐聊了几句,可算是不欢而散,其他的也就不清楚了。倒是乔芸儿,一门心思的想让二姐嫁作纪家妇。”余澄渊摇摇头,这二人对对方皆是无意,也不知乔芸儿这么闹腾做什么。

  萧穆妤只觉余澄渊对萧惜燕的称呼有些不对,却一时在意不了许多。

  她莫名觉得有些可怕。

  红珠的事也就罢了,毕竟人就在那,有心注意,自然能知道她的动向。

  可私底下见面这样隐晦的事,余澄渊竟然也能知晓。

  乔芸儿敢这么做,定是做好了准备的,选择在隐蔽的地方,即便是这样,还是立时被余澄渊知晓。

  换句话来说,若是旁人有心,她的一举一动,也能在目光的注视下进行?

  “二姐自是不可能嫁给纪衍的。”怕余澄渊瞧出什么不对劲,萧穆妤刻意避开了他的视线。

  余澄渊却忽然不说话了,望着萧穆妤,望得她浑身不自在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?”余澄渊有些不安,伸手攥住了她的袖子,“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,你别生气。”

  萧穆妤不知该如何回答,方才那句话,虽半带玩笑,却说出了她的真心。

  面对这样的余澄渊,萧穆妤有些无所适从。

  “我没有生气。”萧穆妤只能笑一笑,可她的一点情绪波动,余澄渊最能察觉,自然是不相信:

  “可你不开心,为什么?我说错了什么?”

  萧穆妤蜷了蜷手指,垂眸望着自己的指尖:“只是,近日事情太多了,有些累......这事出了,也不知圣上会不会提前回京。你若有时间,便请吴先生瞧瞧那纸包里到底是什么。另外,查一查与乔芸儿见面那人是谁,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我好像在哪见过他。”

  余澄渊点点头,却不肯就此放过萧穆妤:“你为什么不开心?”

  见萧穆妤不语,他便委屈了:“有什么事是不能与我说的吗?”

  萧穆妤最见不得他委屈的模样,只好叹了口气:“是我不好,你成长得太快,叫我有些不适应,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”

  余澄渊一愣,他本是为了萧穆妤,才逼着自己迅速成长的,却没想到竟吓着她了。

  可如今哪里还有回头路,便是他想做当初那个小柳儿,也只能是带上面具演戏了。

  “你不喜欢我现在这样吗?”余澄渊的语气中带着些小心又带着些无措。

  “不是不喜欢,你这样很好,只是......”萧穆妤斟酌着措辞,萧淑雯却忽的闯了进来:

  “你这丫头怎的不听话,不是叫你去我帐篷里吗......你们在干嘛?”

  由于视角的原因,在萧淑雯看来,这两人便是拉着对方的手,含情脉脉地对视。

  “大姐姐?我不是让沁兰去与你解释了吗?没说清楚不成?”萧穆妤忙扶了萧淑雯坐下,后者望了一眼余澄渊,道:

  “她知道什么?你这好好的又怎么了?听说殿下在帐篷外呆了好一会儿也没能进去,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

  萧穆妤少不得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,期间余澄渊一直在旁边坐着。

  萧穆妤的话只说了一半,将他的一颗心悬在半空中上不去也下不来。若是旁人,他还可直接赶出去,偏偏又是萧穆妤的姐姐,只能闷声忍着。

  “她倒是真蠢。”萧淑雯听完,只是冷笑一声,“与她见面的又是何人?可有线索?”

  萧穆妤摇摇头,忽而想起什么:“那匣子里,还找出一个纸包。”

  说着,冲余澄渊伸手,示意他拿给自己。

  余澄渊却道:“没带在身上。”

  “回来后你一直与我在一起,什么时候收起来的?”萧穆妤问,余澄渊答不出来,索性把头偏向一边:“反正没有。”

  “仲卿,我与箐箐有话要说,你先出去逛逛吧。”萧淑雯开口,语气中带了几分不可违抗。

  余澄渊瞧了萧穆妤一眼,赌气般的去了。

  萧淑雯又摒退了左右,直至帐中只剩姐妹二人,方才开口:“你与他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萧穆妤尚不知方才被萧淑雯误会了,只道:“他性子执拗,虽这段时间知事许多,到底还是孩童心性。姐姐别生他的气。”

  “我说的不是这个。”萧淑雯几乎要被自家妹妹气得吐血,“我是问,你对他动心了,是不是?”

  萧穆妤当即红透了脸:“姐姐胡说什么呢?”

  “他对你的心,有双眼睛的都能瞧见。你对他也不像是无意的样子,倘或是真的,老实跟姐姐说。爹和娘那边,自有姐姐替你周全。倘或不是,便该保持些距离才是,虽说人之一生,要紧的是问心无愧,可也没必要牵扯那许多无谓的麻烦。这段时日,京中关于你的风言风语已然不少,再这样下去,对你和他,都没好处。”

  萧淑雯说的这些话,萧穆妤都明白,可心口还是针扎似的痛。

  她虽也做好了迟早离开余澄渊的准备,可这话从至亲口中说出,又是另一番滋味。

  “箐箐,这样的事,你可不能糊涂,一旦糊涂了,只怕会一辈子后悔。”萧淑雯怕她想不清楚。

  纪衍的事,发生过一次,也就够了。

  “箐箐明白的,可......”萧穆妤顿了顿,“姐姐放心,我会跟他说清楚的。”

  “姐姐不是逼你与他划清界限,你若知道自己是真心,便没什么,若对他,不过是感恩,便别给他希望。你要知道,感恩和感情,是全然不同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