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 巫蛊之术

古代言情字数:2066更新时间:2019-09-15

  包袱里是个木匣子,匣子里装了一个木人,几根银针,一张写了生辰八字的纸,还有一个纸包。

  萧穆妤先将纸包打开,见里面是些白色的粉末,一时瞧不出是个什么。

  余澄渊却拿了那木人,来回翻看,颇有些不解: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是巫蛊之术。”萧穆妤拿起那张纸条,仔细瞧了瞧。

  这纸条上八字的主人,今年当五十了,却不是萧家任何一个人的八字。

  “也不知道她这次又要害谁。”萧穆妤凝眉,脑中忽而闪过一个念头,忙问余澄渊:“你可知道,圣上今年过的是哪次大寿?”

  “六月中便五十了......博坤还嘱咐过,叫我提前备好贺礼——巫蛊之术是什么?”余澄渊问,他在书上见过这个词,却不解其意。

  “是一种害人的法子。”萧穆妤只觉一阵心凉,“将生辰八字钉在木人身上,这个木人,便成了那人的替身。再施以银针,要不了多少时日,那人便会暴毙而亡——她连圣上都敢害?”

  “我觉得,她想害的不是皇帝。”余澄渊从萧穆妤手中拿过木人,放回匣子中,回手捂住她发凉的双手,“同年同月同日甚至同时生的人,何止一二,若用这法子便能杀人,那么打仗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——不过怪力乱神,她要害的,只怕是别人。”

  “别人?”

  “这木人最后出现在谁的帐篷里,便是要害谁。”

  萧穆妤只觉一阵不寒而栗。

  乔芸儿与谁有仇,想要害谁,再显然不过。

  若是今儿没有恰巧撞见,过几日,便该她萧家入狱,人头落地。

  “要不要杀了她?反正这林子里野兽多,她一个人乱跑,被咬死也是正常的。”余澄渊冷了眸色,萧穆妤渐渐冷静下来,却将东西给收拾好。

  她将木人、纸条、银针一样一样地放回去,却将那纸包折好,揣入了怀里。

  “猎场周围,都有禁军把守,若是有什么动静,不过片刻功夫,便能赶来——你能带我逃多远。”

  余澄渊想了想:“陈统领护在皇帝身边,不会亲自赶来。我能带你到他们找不到的地方,再悄无声息地绕回去。”

  “好。”萧穆妤点点头,让余澄渊带了她下去,将包袱放在乔芸儿身边,挨着她的手臂,故意没系好,露出了一个角来,而后发出了一声惨叫。

  她叫出声的同时,余澄渊抱了她,极快速地跑开,从另一个方向回了帐篷。

  沁兰本在帐篷里等着,见萧穆妤回来,忙迎了上去,却见二人空手而归,不由奇怪:“兔子呢?没捉到吗?”

  “天黑了,林子里危险,便只是在营地里走了走。明儿再去捉,你若喜欢,也跟着去。”萧穆妤笑道,想了想,还是将纸包给了余澄渊,“你有空的时候,去一趟吴先生那。”

  沁兰听见明儿可以一起去猎场,本来十分欢喜,可瞧见萧穆妤给她递了个眼神,又望见那纸包,心知定然是出了什么事,当即噤了声,不敢再开口。

  余澄渊拿了揣在怀中:“放心,我会收好的。”

  刚说完,外面便传来声音:“萧三姑娘可在?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圣上请您过去一趟。”

  萧穆妤与余澄渊对视一眼,自然是一同去了。

  皇帝的帐篷中,人并不多,除了几个内臣,便只有陈振哲、太子余澄戍及乔芸儿在。

  乔芸儿此刻跪在地上,脸色煞白,在她面前几步的距离,便是那打开的盒子。

  萧穆妤与余澄渊行了礼,余澄渊先开了口:“我不过打了他一顿,他倒告状告得厉害。圣上要怪怪我便是,闹箐箐做什么?”

  听他言语这样无礼,萧穆妤着实唬了一跳。皇帝却不言语,只是望着萧穆妤,望得她心口发颤。

  “康王世子误会了。”陈振哲开口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“早些时候,巡逻的禁军听见猎场里有人惨叫,赶去一看,却是乔芸儿一人躺在林中,手边有个包袱。好容易把人叫醒了,她却第一时间把包袱捉进怀里,满是心虚。问她里面是什么,好好的为什么会在林子里晕倒,又一问三不知。士兵们觉得有异,便抢了包袱打开一看,便是这个。”

  “木人儿?”余澄渊上前两步拿起来看,“没鼻子没眼的,一点也不好看。街上随便买的都比这精致,乔姑娘何必这样在意。”

  说完,把木人扔进盒子里,笑道:“不过一个木人而已,圣上何必这样生气。若不喜欢,扔了便是。”

  “仲卿,你可知,这是什么?”余澄戍开口,面色也是十分严肃。

  余澄渊又仔细看了看:“不就是木人,还有一张纸......银针也有?”

  “此乃巫蛊之术,咒人性命的。”余澄戍道,忽而喝出声,“萧穆妤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  萧穆妤便要跪下去,却被余澄渊一把拉住:“太子殿下这是什么意思,关箐箐什么事?”

  “自然关她的事,这东西是她的!”乔芸儿连忙开口,“回圣上,是民女撞破她行此种邪术,她才将民女打晕。求圣上明察。”

  “血口喷人!”余澄渊没想到她竟能如此胡乱攀诬,气得一脚就要踹过去,被萧穆妤拉住。

  “圣上,民女还是第一次见到此物,更不懂得什么巫蛊之术......也不知乔姑娘是要害什么人。”萧穆妤垂着眼,声音平静。

  “害的是谁?自然是圣上,这纸条上,写的可是圣上的生辰八字。萧穆妤,你就别装了!”乔芸儿声音发颤,也不敢抬头。

  “民女怎能知道圣上的生辰八字?便是万寿节,也不过一个日子,全然到不了时辰。”

  “谁知你用了什么......”

  “放肆!”皇帝终于开口,萧穆妤屈膝就要跪下去,再次被余澄渊拉了起来。

  “圣上,又没证据,怎能凭着她的只言片语,就定了是箐箐的罪?我今儿回营地之后,一直与箐箐在一起,箐箐可没出去过,也没见过她。”

  “仲卿,我知你向来对萧三姑娘好。可这是弑君谋逆的大罪,不能轻易偏袒的。”余澄戍幽幽地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