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章 我的兔子呢?

古代言情字数:2017更新时间:2019-09-15

  “那你呢,你猎了什么?我的兔子呢?”萧穆妤微微向余澄渊那边探了探身子,“我可是一直等着呢。”

  余澄渊眨眨眼,下意识地伸手挠了挠鬓角:“死了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我本想捉活的,可他们不许我下马,非叫我用箭。我射的是腿来着,可还是死了。”余澄渊一急,便转向了萧穆妤,“今儿他们看着,不方便,明儿我避开人,给你抓几只来。”

  萧穆妤本也没想要什么兔子,不过借此转移余澄渊的注意力,便也点点头:“那你跟我说,今儿猎到了什么?”

  “也没猎什么,就几只兔子还有一头鹿......”余澄渊只觉得没意思极了,因着皇帝亲自打猎,少不得要让着他,余澄渊只能忍着憋着,不能越了过去,还要装得是真的猎不到......还不如在家里看书。

  “你不知道,早些时候我......”正要跟萧穆妤好好说说今儿的事,忽然又想到了什么,垮下脸来,“你又糊弄我。”

  萧穆妤本认真地听着,忽见他又不高兴了,心中暗笑他反应快,却道:“那你要如何,都已经把人打成那样了,还不够?是要再去打一顿,还是连我也教训教训?”

  “自然不是要教训你,只是、只是你好歹与我说说,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?博坤虽性子乖戾了些,却不会无端端地动手。”余澄渊问,他这段时日与余澄澈相处的时间不少,大概也了解了余澄澈的性子。

  萧穆妤见绕不过去,便也只好老实些:“那我说了,你可不许生气?”

  “想必是二公子见到我跟纪衍在说话,误以为我跟他藕断丝连,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。所以才恼了。”

  余澄渊一皱眉,果然是生气了:“你见他做什么?”

  “我与他之间的事,总该要解决的,总这么拖延着,也不是个法子,你说是不是?”萧穆妤拉了他的袖子,轻轻晃着。

  “那......解决好没有?”余澄渊倒比较在乎这个。

  纪衍一天天地往萧府跑,跑得他也一肚子火,却因是萧穆妤的家人,而不能发作。

  “我把该说的已经说清楚了,他若再不依不挠,便只能将此事闹开了。”萧穆妤说着,见余澄渊不解,便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声音:“京中这大大小小的屋宅中,都有些见不得人的事。那几年他不防备我,叫我得知了不少秘密。证据也在之前被关在纪府的时候,偷偷藏了些。若是闹大了,只怕他更不好。”

  萧穆妤不提这事还好,一提及上次她被关在纪府的事,余澄渊的火气又冒了起来,直接站起身,到另一边去坐着。

  “怎么了?”萧穆妤不解,说话说得好好的,怎么就恼了。

  余澄渊也不回答,萧穆妤想了想,试探着开口:“我说错话了?”

  余澄渊仍不开口,萧穆妤望着她,脑子一转,大概想通了其中的关节:“好啦,别气了,我答应过你,以后但凡有危险,都第一个告诉你的。”

  余澄渊才不信她:“今儿的事,若我没撞见,你会告诉我?”

  “自然会,他是你弟弟。管教之事,理应由兄长代行。若此次不说,他下次再闹起来,吃亏的是我,为何不说?”

  余澄渊半信半疑,到底有些后怕。

  余澄澈心狠,他若要杀一个人,便不管不顾,定要如愿的。

  若是他再晚来片刻,萧穆妤或许......接下来的事他不敢再想,却也更信了余澄澈的话。

  只有足够强大,才能护自己想护的。

  拳脚武功上的强,徒留于表面。

  真正的功夫,名唤权势。

  越有权势的人,越是强大。

  便如那皇帝。

  认真算来,他的骑射功夫并不强。毕竟上了年纪,又是常年在宫中养尊处优的。

  余澄渊自不必说,便是今日上场的许多世家子弟,要认真比试起来,也能让他输得彻底。

  可就因为他是皇帝,是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人,所以所有人都必须输给他,包括余澄渊。

  他本不想输,可又不得不输,不输,便会给萧穆妤带来麻烦。

  这是余澄澈告诉他的,他还没有达到可以不输的地步,所以就必须输。

  “想什么呢?”萧穆妤见他脸色凝重,以为他不愿就此算了,正盘算着怎么再劝劝,却见余澄渊忽然一笑:“说好了?”

  “说好了。”萧穆妤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,余澄渊却直接拉了她起身:“这会儿没什么人了,我带你捉兔子去。”

  说着,拉了还没反应过来的萧穆妤,真往猎场里去了。

  这会儿天已经开始黑了下去,为着怕有危险,林子里几乎没什么人。余澄渊拉着萧穆妤,倒像是回到了当初,他们在那山崖底下的树林里生活的时候。

  余澄渊对于外面的世界或许还有太多的不懂,可到了人迹罕至的树林中,便是他的天下。萧穆妤哪怕是闭着眼睛走,也不怕脚下被什么绊到摔跤。

  “这会儿兔子只怕都睡了,你还去掏窝不成?”萧穆妤下意识地放低了声音,或许是觉得,在这安静的林子里,说话的声音太过突兀,影响了林中的和谐。

  只能尽量的放轻音量,尽量不打扰沉睡了的树林。

  余澄渊却像是听见了什么,将萧穆妤负在背上之后,快步向前,而后蹿上了一棵大树。

  萧穆妤堪堪站稳,余澄渊便指了一个方向。

  顺着望过去,却是乔芸儿。

  乔芸儿与一个裹着黑色斗篷的人,似乎在说些什么,激动时,几度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  那人拿了一件物什给乔芸儿,因着光线不明,萧穆妤看不真切,隐隐看着,像是个包袱。

  乔芸儿打开来看过之后,那人便直接走了。

  萧穆妤一直没敢开口,免得被发现,余澄渊却让她坐好,跃了下去,绕到乔芸儿身后,一个手刀,孱弱的女子便晕了过去。

  萧穆妤本以为余澄渊接下来会带她下去,不想他拿了包袱,又回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