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章 听说你被人打了?

古代言情字数:2020更新时间:2019-09-12

  “便是去凑凑热闹也好。”

  “我不爱热闹。”萧穆妤说罢,余澄渊泄了气,一屁股坐在凳子上:“好吧,那咱们不去了。”

  “你若想去,去便是。”萧穆妤回头,奇怪地望着他。

  “你都不去,我去做什么?”余澄渊垂头丧气地坐着,萧穆妤走到他旁边,拉了凳子坐下:“别说赌气的话。”

  “是真话,你不去,我去了也没意思。”余澄渊道,“你若是不去,我便在家里陪着你,咱们说话。”

  “你好容易与康王爷相认,第一次春猎,怎么能不去?”萧穆妤说道,见余澄渊还是闷闷的,只好妥协:“好,我求着大哥哥带我一起去,可好?”

  余澄渊这才笑了:“到时我们一起去。”

  萧穆妤点点头。

  既然答应了余澄渊,萧穆妤自然便要去找萧元。

  萧元对于她突然提出要参与春猎尽管觉得奇怪,却也没多问,只是告诉了她具体的时辰,叫她早些坐好准备,又叮嘱了一些必要的物什。

  一切自然由沁兰准备,可在临出发的前一夜,沁兰到底忍不住,趁着房间里只有他们主仆二人,才敢开口问萧穆妤:“纪世子定然也是会去的,小姐可想过该怎么办?”

  萧穆妤自然考虑过纪衍,她一开始极度不愿意前去的原因,很大一部分便是为着这个。

  这段时日,纪衍来萧府来得颇为勤快,尽管一次也没能见到萧穆妤,可每次与萧巍夫妇两说话,萧穆妤瞧得出,自家父亲母亲,已经开始偏向纪衍。

  若非一提到纪衍,萧穆妤便脸色不好低头不语,他们或许早便动了劝自己回去的心思。

  去了猎场见了面,不知又要闹出些什么事来。

  “女眷和男人并非住在一处地方,我只呆在帐篷里不乱走,他还能闯进来不成?”萧穆妤笑道,似乎全然不放在心上。

  “可......乔姑娘呢?奴婢特意打听过了,她每次都要跟着纪世子一起去的。”沁兰还是担心。

  “若她还要不依不饶,我便不忍了。”

  再怎么,她也是萧家的女儿,断不可如此辱没了门楣。

  沁兰心中却隐隐觉得不安,总觉得,此次定会发生什么事一样。

  第二日一早,天还没亮,队伍便浩浩荡荡地出发了,一直走到了午后,方才到达猎场。

  头一日,主要是修整一番,第二日早晨,便该是皇帝带领着王公大臣祭祀,而除了皇后之外,女眷不得出席。

  祭祀过后,便要行猎。

  第一日,乃是皇帝亲自骑马上阵,与众人一同狩猎。

  萧穆妤好容易熬过了祭祀,终于可以离了帐篷,想出去走走舒一下心口的闷气,却是不是冤家不聚首,偏偏遇上了乔芸儿。

  乔芸儿正与一十五六岁左右的女子在一起说话,那女子萧穆妤也认得,乃是大理寺卿的次女,石珂。

  两人本有说有笑,一见到萧穆妤,乔芸儿当即垮下了脸:“竟还有脸出门呢?怎么,怕康王世子喜欢上了别的女子,弃你如敝屐?”

  “乔姑娘在庆国公府这么久,都没人教过你如何说人话吗?”萧穆妤本就因为昨儿赶路而有些不舒服,至今没缓和过来,又听乔芸儿在这冷嘲热讽的,当即没了耐心。

  “庆国公府有没有教过怎么说话倒是其次,我更好奇的,是你那些手段,是从哪学的。听说康王世子不过去了一趟寒春阁,回去便被你使了手段。”乔芸儿故意把手段二字咬得极为暧昧,“当场被治得服服帖帖,任凭寒春阁温香软玉,也动不了心。”

  萧穆妤上前两步,乔芸儿只是得意,挑衅地望着她。

  萧穆妤伸手便是一巴掌。

  萧家家规,若是能动手解决的,便别太多废话。

  “你竟敢打我?”乔芸儿捂着生疼的脸颊,满是不可置信。

  萧穆妤反手又是一巴掌:“满口污言秽语,该打。”

  “你......”乔芸儿才开口,又挨了一下:

  “恣意构陷他人,该打。”

  “萧穆......”

  萧穆妤每打一下,便向前一步,逼得乔芸儿连连后退:“攀诬皇室,该打。”

  一下又一下,打得乔芸儿跌倒在地,双颊充血,石珂这才反应过来,怯怯地开口:“你、你不能乱打人。”

  “我这不是打人,而是教她说话。萧家与纪家好歹是世交。我怎能容这样的蠢货,在外面丢纪家的脸?乔姑娘,还请你回去之后,求纪家给你找一个先生,学学怎么说话。若下次见面还不会,箐箐只好见一次,教一次,直到姑娘学会为止。”萧穆妤居高临下地望着乔芸儿,像是望着恶心的臭虫。

  乔芸儿受不了她那鄙夷的目光,加之被打成这样,心中又是委屈又是羞愤,一下子爆发出来,冲上去扑倒了萧穆妤。

  萧穆妤虽不喜武,好歹家中环境熏陶,多多少少会个三拳两脚。正经的功夫不行,对付乔芸儿这样的大小姐,绰绰有余。

  她轻而易举地交换了两人的位置,扯着乔芸儿便狠打,似乎要发泄出这三年所受的所有委屈一般。

  闻讯赶来的女眷们,见萧穆妤这架势,一时面面相觑,竟有些不敢上前。

  半晌,才有几个武侯家的小姐,上前将萧穆妤拉开。

  “你们也是调皮,好好的,玩闹什么,衣裳都弄脏了。”定远将军之女孟涵馨一面拉着萧穆妤,一面给她清理着衣裙上的杂物,打算两句话糊弄过去便是,以免此事闹大,双方脸上都不好看。

  乔芸儿却不领情:“萧穆妤,我、我定不会放过你!”

  萧穆妤不言语,只是要上前,唬得几个人连忙拽紧了她的胳膊。

  乔芸儿被这么一吓,竟失声痛哭起来。

  孟涵馨深怕萧穆妤被再次惹怒,联合着几个人半劝半推的,将萧穆妤带回了帐篷,而乔芸儿自有其他人照顾安慰。

  萧穆妤前脚刚进帐篷,叶氏后脚便赶来了,见她发丝凌乱,衣衫不整,被吓了一跳:“这是怎么了?我听说你被人打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