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章 油嘴滑舌

古代言情字数:2015更新时间:2019-09-11

  萧穆妤接过余澄渊递来的茶,饮了一口,低头思索半晌,忽而便笑了,一双眸映着满滩桃花,便是这么瞧着他。

  余澄渊便是有些心虚,不知是茶不好还是说错了什么话:“怎么了?”

  “初见你的时候,连话也不会说,这会儿竟能有理有条的分析了。”萧穆妤笑道。

  余澄渊不觉也笑了:“还不是你教得好。”

  “你这么说,程老先生与陈大哥可要伤心了。一切都是他们尽心尽力,功劳却被我这个闲人给抢了。”

  “若没你这个闲人,他们想教只怕没处教。”余澄渊给自己倒了杯茶,刚一入口,直接喷了出来:“这什么玩意儿!”

  忙把自己的撂下之后,就去抢萧穆妤手里的:“你这是有多渴,快,先漱漱口。”

  说着,另倒了一杯水给萧穆妤。

  “哪有那么夸张?”萧穆妤失笑,“我觉着还好,只是水温还需再控制一番,水太热了,这才失了茶味,且这是周山清茶,不能佐花蜜,会互相毁了味道。若实在要讲究些,寻些竹叶上的露水来便好。”

  余澄渊默默地又咂了口茶:“他们今儿都说好喝。”

  他这一说,萧穆妤才想起,余澄渊今儿一早,便与余澄澈一同出门去了。

  “今日如何,玩得可开心?”

  “倒还好,见了些人,去跟着学了如何调香和泡茶。”

  “调香?”萧穆妤疑问出声,略微凑近余澄渊嗅了嗅,的确闻到了香粉的味道:“跟哪位先生学的?”

  “不是先生,是位姑娘。”

  “姑娘?”萧穆妤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  “是,寒春阁一个名叫柔凝的姑娘,博坤说她调香的手艺,是京中数一数二的。”余澄渊道,博坤便是余澄澈的字。

  萧穆妤当即便垮下了脸:“你们去寒春阁,做了什么?”

  “便是喝酒听曲儿,又跟着柔凝姑娘学了调香及泡茶。柔凝姑娘的琴弹得好听,箐箐,你可会弹琴?”余澄渊笑问,他在萧穆妤屋中见过琴与琴谱,却从未见萧穆妤弹过。

  若是萧穆妤会的话,她奏的琴音,定比柔凝好听。

  “不会,你若想听,自去寒春阁便是。”萧穆妤冷声道,将手中水杯往桌上一搁,自起身去拿了本书,坐在窗边看着。

  “你生气了?”余澄渊忙跟了上去,“我说错了什么?还是做错了什么?你要与我说,我才能知道。”

  萧穆妤本懒得理会他,却又见他一副真的什么都不知情的模样,没好气地开口:“你可知寒春阁是什么地方?”

  余澄渊摇摇头,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“最是香帏风动花入楼的地方,世子可见了东风款款,香雾漫漫?”萧穆妤道,想要推开余澄渊去屋外,却被他直接拉住了手:“我、我真不知那是寻欢作乐的地方。你若不喜欢,我下次不去了,你别生气好不好?”

  “我若不喜欢?我若喜欢,你便常去了不成?”

  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是博坤他们要带着我去,我真不知是这样的地方,以后决计不再踏足了。你别生气。”余澄渊是真的着急了,他本也觉得奇怪,为何那几位姑娘都毫不避忌地挨着他,全然不管什么“男女授受不亲”,还想着喂酒喂菜。

  他一开始还以为,这些姑娘把他当成残人废物了,连喝酒吃菜也做不到,着实发了一顿脾气。

  现在才知道,似乎不是那么回事。

  “你别生气了,好不好?”余澄渊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拉了手,趁萧穆妤还没反应过来,悄悄地转为拉她的袖子。

  “我知道现如今男人去勾栏瓦舍消遣再自然不过,可你不许,听见没有?”萧穆妤想推开他的手,又看他这模样着实可怜,语气到底是软了下来。

  “听见了,再没有下次了。”余澄渊被吓得不轻,原本想要调香给萧穆妤看的,这会儿敢也不敢提。

  萧穆妤想了半晌,还是觉得有些气难平:“她弹琴很好?”

  余澄渊点点头:“但没你好。”

  萧穆妤失笑:“你又没听过,怎知我弹得好?学得油嘴滑舌起来了。”

  “你这会儿弹给我听听,我便知道了。”余澄渊笑道,不等萧穆妤同意,先去把琴取了来摆放好。

  “我可没答应。”

  “琴都摆好了,你若不抚上一抚,岂非辜负了它?”余澄渊说着,去推了萧穆妤坐在椅子上,“便弹一曲,只一曲便好。”

  萧穆妤拿他没办法,双手抚上琴弦,轻缓悠长的旋律自指尖流出。

  她也有许久没碰琴了,自嫁给纪衍之后,便再没见过琴的模样。这会儿弹奏起来,竟还没忘却。

  手一碰到琴弦,似乎自己便有了主意,不靠萧穆妤控制似的,自己跃动起来。

  一曲终了,萧穆妤望向余澄渊,却见他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,半晌没有反应。

  “小柳儿?你在想什么呢?”萧穆妤唤道,余澄渊这才回过神来,不由得一笑:“想你呢。”

  他想起多年前,那个小小的姑娘,尽管身上有伤,尽管害怕,却还是扬起笑脸,对他道:“那你便跟我姓萧好了,此地柳树茂盛,你就叫萧柳儿,可好?”

  “我便在这坐着,你想什么?再这样油嘴滑舌,我可真恼了。”萧穆妤道,却没气恼,而是让人来将琴收了。

  余澄渊瞧萧穆妤这模样,便知她全然忘却了当初的事。

  可他还记得。

  萧穆妤不记得没关系,只要他记得便好。

  “我是说真的,今儿一整日都在想着,若是你在身边多好。与你比起来,柔凝的琴音,简直不堪入耳。”

  “你与他们多相处是好事,可别染得一身烂习惯,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。这对我可不顶用。”一面说着,一面就往外走,余澄渊忙跟上:“去哪?”

  “去收买人心。”萧穆妤把他推了回来,去到院中。

  沁兰还在那跪着。

  如今虽已入春,可夜晚还是寒凉。沁兰身上的衣裳不算厚,这会儿跪在风中,瑟瑟发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