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章 渐行渐远

古代言情字数:2067更新时间:2019-09-11

  萧元说了,见萧穆妤还是不为所动,拿出镜子放在她面前:“瞧,这镜子到底精致,把我妹妹的国色天姿都映了出来,旁的镜子哪有这样的本事?”

  “二哥哥这么会说话,难怪能把二嫂子哄得这么好。”萧穆妤接了那镜子,照着扶了扶鬓发,才拿给沁兰收着了。

  “你嫂子脾气虽不太好,可人却是不坏的。她难免直爽一些,有些时候说些什么话做些什么事,也不是故意存了什么坏心思,过了就过了,不去细想便是。”萧元似乎松了口气,这才拿起茶盏,一口饮了大半。

  “二哥今儿来,到底是为了那日的事赔礼道歉,还是替嫂子说话来了?”萧穆妤坐直了身子,笑问。

  “自然是来赔礼道歉的,顺道,也说说你嫂子的事。她那天一早起来,因着心情不好,又怕在娘亲面前失了周全,便打算先散散心。恰好在后面瞧见几个丫头婆子凑在一处,大白天的便吃酒赌钱,将你嫂子气得不轻,当即便想着整治整治。事后还是在大嫂的提醒下,才发现时机太过巧合,容易引起误会。这镜子,本来我是要给你嫂子的,可她一见了,便叫我拿来给你,说是你定然喜欢。临出门时千叮咛万嘱咐,叫我跟你解释清楚。”

  “这话严重了,旁人不知二嫂的性子,我还能不知吗?不过是底下的人嘴碎,该叫大嫂好好教训他们才是。”萧穆妤道,似乎全然没将此事放在心上。

  萧元听了,这才彻底放下了心:“我就说嘛,箐箐最是懂事明白道理,定然不会误会的。既如此,我便先回去了,免得你二嫂担心。”

  萧穆妤点头,亲自将人送出了院子,转身后,脸上的笑却垮了下去。

  “小姐这是怎么了,方才不还与二爷有说有笑的?”沁兰不解地问,“这几日小姐一直为着二奶奶可能心生嫌隙而闷闷不乐,这会儿二爷来解释清楚了,怎么小姐还是不开心?”

  “你觉得,二哥真认为那不过是个误会?”萧穆妤坐到院中的秋千上,缓缓地摇晃着,“他若真认为是误会,便不会特意跑来与我解释了。”

  “不是二奶奶请二爷来的吗?”

  “二哥是想让二嫂得这个人情罢了。你信不信,二哥现在身上一定有别的好东西,等回屋之后,便说是我送的。这样两边都记了对方的人情,虽不一定有什么好处,决计不会有坏处便是了。”

  萧穆妤想着,心情越发低落起来。

  曾几何时,他们兄妹之间皆是知无不言,有话直说的。如今却也开始互相留心思了。

  其实萧元若是直接说出,二人把话说通了,也就没什么了。

  可萧元偏偏这样做,反而让她心中难受。

  “小姐,红珠她也不过是一时糊涂,您就原谅她一次吧。”这话沁兰憋了好几日,一直没能找到适当的时间说出来。

  萧穆妤虽请了大夫给红珠治疗,保住了红珠的命,可这几日,一直把红珠扔在放置杂物的屋子里,也不许她出来,也不听她解释。

  红珠毕竟做了不光彩的事,府里的主子都不太喜欢她,请了大夫来开了药,便没再管,只有沁兰每日里给红珠换药送吃食。旁人要么不理会她,要么到了她面前,便是冷嘲热讽。

  红珠这些天的日子,过得并不好,便是原本有气的沁兰见了,心中也是不忍。

  萧穆妤瞧了她一眼:“你要我怎么原谅?将她仍放在院子里,做她的大丫头,打着我的名义耀武扬威?还是再给她机会,做些小动作?”

  沁兰跪了下来:“可是小姐,红珠如今的日子,当真是生不如死,奴婢求您看在她自小便尽心尽力地伺候您的份上,救她一救吧。”

  “我若不是看在自幼的情分上,那夜便不会过去,她也早被二嫂子打死了。”萧穆妤道,“如今为着那夜的事,府中上下已怀疑是我故意派了红珠去做这些事。若我再饶过她......你是要我替她背负这罪责不成?”

  沁兰无言以对,只能低头哭着,萧穆妤听着她哭的声音,本就烦闷的心气更是不耐烦起来:“这两日她的伤还没好,暂且留在府里。过几日,便该出府了,你若心疼她,大可与她一道出去。”

  沁兰一滞。

  她自幼无父无母,红珠亦是被人贩子拐了不知家在何处的。旁的丫头倘或被赶了出去,尚且有个去处,她们便只能在街头流浪了。

  “小姐......”

  “你也不必在我面前装可怜,当下人的,重要的便是一个忠字。你和红珠都已经犯了大忌。我这也留不得你们,趁早给自己寻一个好去处吧。”萧穆妤说完,起身便进了屋,只留沁兰在那跪着。

  她不开口,沁兰自然不能起身。一直跪到了晚上,余澄渊来的时候。

  “沁兰惹你生气了?”余澄渊见沁兰跪在外面哭,只是好奇地望了一眼,而后直接入屋。

  萧穆妤倒还好,似乎没什么不好的情绪。

  “只是过两天要让她出府,她就耍赖。”萧穆妤不想再理会,余澄渊却不解:“你之前费了好半天力气,才把她揪出来,怎么又要赶走了?”

  “她已有了异心,再留着,我也不敢放心——谁知下次她又会瞒我什么?亦或是为了旁人的利益劝说我做些什么事?”萧穆妤摇头,便是再留沁兰下来,她也不会再像以前那般信任。

  余澄渊想了想,笑道:“红珠是一定要赶出去的,沁兰却是可以留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萧穆妤抬眸。

  “红珠心思不正,为着此事计划潜伏了几年,是个有心计的。留在身边不知何时便会受其害,沁兰却不同,她不过惦念着多年的情谊罢了......倘或她是个冷心绝情之人,你也会觉得失望,对吧?”余澄渊道,一面试着给萧穆妤泡茶。

  这是他今儿学的,也不知泡得好不好。

  “她是个至情至性之人,倘或你给了她一次机会,她反而会更加感激,更忠心于你。与此同时,知道了你的底线,日后也不会再犯,岂不更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