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章 避嫌

古代言情字数:2029更新时间:2019-09-10

  她虽是自幼伺候三小姐长大的,却没能随嫁。萧穆妤出阁后,萧夫人念着她偶尔会回来小住几日,院子里的人和事便没动。

  红珠便只空有一个“大丫头”的名号,手上没实权,也没个撑腰的,月例银子虽没少——可比起以前主子时不时赏一些物什,底下人讨好的进奉,难免清贫许多。

  与萧元院子里的人交往的过程中,碰过不少壁,也花费了许多银钱。直到萧穆妤再次回来,她才又过上了从前那样的日子,去各个院中,也是受到了夹道欢迎。

  这段时日,因秦雅回娘家,她便觉自己的机会来了,上蹿下跳的,费了不少心思。

  她以为,萧穆妤向来疼她,若真被萧元疼爱了,一家子瞧在萧穆妤的份上,怎么也得给她个姨娘当当。若有幸诞下子嗣,更是山鸡变凤凰了。

  可人算不如天算,红珠按照计划,晚饭后先去那边院子里与丫头们说笑了会儿,而后悄悄进了萧元的屋子。

  大家都只当她回去了,并没在意。

  她今日特意穿了一身新衣裳,戴着从萧穆妤那求来的首饰,搽了平时都不舍得用的胭脂香粉,等来了醉醺醺的萧元。

  萧元醉得几乎不省人事,还是几个小厮扶着回来的。红珠在他身侧,想尽办法撩拨,对方都只是沉沉睡着。

  最后一咬牙,索性伸手除去二人的衣裳,做场假戏。

  谁知就在这关节口,秦雅回来了,她藏也无处藏,只能被抓着打了个半死。

  萧穆妤听着,面上无过多的情绪:“你们若是谁还有高远志向的,趁今儿说了。若是今儿瞒着我,以后再动心思被我发现的,便是想被赶出府,也不能够了。”

  一句话,唬得丫头们纷纷叩首。

  门外婆子们早围了一圈,不知是出了什么事,也不敢轻易出声打扰。

  萧穆妤瞧着天快亮了,明儿还得应付接下来的事。便吩咐沁兰,除了一开始说话的丫头只扣一月月例之外,其他的都扣半年。并,此事不准在私底下提及讨论,如若不然,一律打出去。

  随后,才让她们都散了。

  “没事了。”等人都走光了之后,余澄渊才倒了杯热茶递到萧穆妤手边。

  “倒是我不好,以前没能察觉她有这样的心思。”萧穆妤的手肘支在桌上,扶着额头,整个人很是疲累。

  “人心难测,你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虫,侯爷他们也会明白的。”余澄渊道,见她似乎头痛,便走到萧穆妤身后,替她轻轻按着头上的穴位。

  “她若真心喜欢二哥哥,自可来与我说,我便是拉下脸来去求一求,也无不可。偏偏闹这起子事。自轻自侮到了如此地步,怎叫我不生气?”萧穆妤越想着越气,气得只觉胃疼。

  “那我去打死她?”余澄渊问,叫萧穆妤哭笑不得:“不是什么事都能用杀戮来解决的。”

  “可那是最直接明了的法子。”余澄渊道,“死了,一了百了。”

  “可事情却不会因为死亡而结束,杀一个人容易,解决一件事却难。”萧穆妤拉了余澄渊坐下,“便如红珠的事,若要她死,全然不必你动手。二嫂子将她打成那样,放在那里不管便是。可她一死,二哥哥便是真的说不清了。二嫂便笃定是他与红珠苟且,被发现了,红珠羞愤自尽。旁人或许会认为是二嫂打死了红珠,又或许当二哥私底下的龌蹉事败露,故意叫红珠去死——人死了之后,真相便由活着的人胡乱编排了。”

  余澄渊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:“那你为什么不高兴?”

  若只是为了红珠的事,萧穆妤至多气恼,却不会如此伤心。

  萧穆妤闻言,只得苦笑:“说不定二嫂认为,这一切是我筹划的。”

  果如萧穆妤猜测的那样,秦雅第二日并没来问红珠的事,而是以查赌为由,将院里上上下下敲打了一通,还赶走了几个,素日里与沁兰红珠关系要好的,还与萧元大吵了一架。

  此事虽后来在萧夫人的主持下,勉强算是过去了,萧元与秦雅私底下不知说了什么,却也和好如初。

  萧穆妤则是几日未出门,本来她腿上的伤没全好,不出门也正常,可出了这事,叫人看着,便像是在避嫌了。

  她也的确是在避嫌。

  萧穆妤思来想去,之后她若出面,无论怎么说、怎么做,都是不妥,倒不如躲在屋中避嫌,表明此事与她无关。

  至于秦雅信不信,那便不是她能够控制的了。

  却没想到,隔了几日,萧元来了。

  “箐箐在看书呢?”萧元直接走进房间,见萧穆妤倚在榻上,瞧着手中的书,便搬了凳子坐在一旁,“世子呢?”

  “今儿陈大哥得空,来陪他练招了。”萧穆妤将书放在一旁的小案上,“二哥哥来,是为着红珠的事吗?已将人捆好了,等着二哥处置呢。”

  “罢,我可不想再见她,你的丫头,你处置便好......不是还生二哥的气吧?”萧元问道,萧穆妤愣了愣,随即明白过来,摇了摇头,却不言语。

  “我没真想着冲你发脾气,那天是喝醉了,脑子糊涂,才说了那些话。箐箐别恼了,可好?”萧元笑道。

  “本就是箐箐的错,二哥生气,也是该的。”萧穆妤道,声音淡了下去,萧元便急了:

  “我没生气,真没生气,你可要信我。那天是我不好,不该把气发在你身上......本是累了一天,又出了这档子事,一时有些控制不住情绪而已。我、我特带了礼物来赔罪的。”一面说,一面从小厮手中接过盒子,盒子里是一把蓝透明珐琅描金喜字的把镜,“你瞧,这可是西越国的物什,因着工艺难得,路上颠簸又易碎,故而一次送到咱们大楚的,不过百件,我好容易得了这么一件,连你嫂子都瞒着,给你送来了。”

  萧穆妤却没接:“若是让二嫂子知道了,只怕她会生气的。”

  “总得先把我宝贝妹妹哄好了,再想别的不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