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狼子野心

古代言情字数:2011更新时间:2019-09-10

  “奴婢也不知,可是小姐,便是红珠犯了天大的错。看在她打小伺候您尽心尽力的份上,也罪不至死,求小姐救救她。”沁兰不断磕头,很快便是一头的血。

  “先去瞧瞧是怎么回事。”萧穆妤道,忙让人伺候她洗漱换衣裳。

  她的腿还没完全好,行走难免慢了些,等赶到萧元的院子里时,红珠已被打得半死,没了动静,秦雅拉扯着萧元,闹得很是狼狈。

  见到萧穆妤来,萧元仿佛见到了救星似的:“箐箐,你快与你二嫂说说。我今儿是真醉了,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  “嫂子这是怎么了?二哥哥欺负你不成?告诉大哥打他便是,何必如此动气。”萧穆妤说着上前,扶了秦雅到一旁坐下。

  “你哥哥,你那好哥哥。我不过回家几日便受不住了,拉了人在屋里做那等龌龊事。”秦雅哭道,她一双眼又红又肿,声音也哑了几分。

  “没有,我真没有!”萧元着急道,他解释了老半晌,可秦雅就是不信。

  “没有?她都寸缕未着的趴你身上了,还没有,你当我瞎还是傻?”

  “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进来的......袁文!怎么回事?屋子里进了人你都不知道的不成?”萧元喝到,名唤袁文的小厮忙道:

  “是小的疏忽,红珠这丫头平时与院子里的丫头私交甚好,也常来与她们说笑玩乐。早些时候她来,我是瞧见的,没多上心,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没影儿了,也当她是回藕花苑里去了,没想到她竟躲到二爷屋里去了。”

  萧穆妤心中一沉,却也只能劝着:“嫂嫂今晚是受了大委屈了。可如今时辰也不早了,没得为了这种人惊扰了父亲母亲,嫂子不妨暂且忍上两个时辰,一切,等天亮了再说,可好?”

  秦雅忽然想到什么似的,勉强一笑:“三丫头放心,我这上下口风严实得很,若没我的允准,一口气也透不出去的。既然你这么说了,便当给你个面子,明儿我去告诉母亲去!”

  说罢,直接起身去了偏殿,看也不看萧元。

  萧穆妤听这话便知秦雅怀疑自己,偏偏红珠是她的人,偏偏就她得了消息赶来,秦雅不怀疑才觉得不正常。

  暗暗叹了口气,见萧元面上还有几分醉红,站在那里整个人都气鼓鼓的,只好走上前去:“二哥哥?”

  “你平日里怎么管教的下人?起了这等心思还不知道?还容得她们胡来?若是不会管,请大嫂帮你敲打敲打。”萧元酒还没醒,又闹了这一会儿正在气头上,不管不顾地发泄出来之后,便回屋去了,留萧穆妤一个人站在院中。

  丫头婆子小厮们看着,也不敢言语,也不敢离开。沁兰更是见主子受了二爷的责骂,连替红珠求情也不敢了。

  萧穆妤呆了半晌,而后才笑道:“二哥哥说的是,是我不会管叫下人。红珠我便带回去了,留在这也叫嫂子看着心烦。若嫂子有了决定,该如何处置,只管来拿人便是。”

  她这话也不知是对谁在说,可下人们又不敢不理会,最后还是袁文大着胆子开口:“小的知道了,如今也已晚了,三小姐的身子还没好,早些回去歇着吧。”

  萧穆妤点点头,转身离开,袁文便命人架了红珠跟在后面。

  才到藕花院门口,便见余澄渊站在那。

  “我听见这边有动静,过来的时候,瞧见你往萧元那边去了,就在这等你——出什么事了?”余澄渊迎了上来,见她脸色不对,不禁皱眉。

  “没事。”萧穆妤摇摇头,显得很是没精神。

  “可......”

  “进去再说吧。”萧穆妤打断了他的话。

  虽是半夜,可她自藕花院去到萧元处,定然已被人知晓。

  她不想再被看笑话。

  余澄渊点点头,待与萧穆妤进了屋,方才问:“怎么了?”

  萧穆妤深吸了一口气,对余澄渊道:“你等我一会儿好不好?”

  说罢,又让沁兰把丫头们都叫了进来,乌泱泱地跪了一片。

  本有几个大半夜被吵醒而心气不顺的,瞧见萧穆妤的脸色不好,便也打起了精神。

  “红珠的事,有几个是知道的?”萧穆妤冷着声音,用视线一点一点的,扫视着底下的人。

  无人应答。

  “你们若是这会儿说了,至多算作知情不报,不过罚一两月的月例银子便是了。若是死不悔改,便悉数出府去吧。”萧穆妤的语气还算平淡,说出来的话,却叫人不寒而栗。

  “小姐......”

  “以前便是太放着你们了,才叫你们肆无忌惮起来。与其日后被娘亲嫂子们拿住扫出去,不如我这里清理了。要走,大家伙儿一起走,你也是一样。”萧穆妤对沁兰道,沁兰当即不敢再言语。

  底下知情的不知情的,都不知事情竟闹得这样严重。一时间面面相觑,想要交谈一番,在这样的压力下,却又不敢。

  到底是有个小丫头颤巍巍地开口:“是与二爷有关吗?”

  “你说。”

  “奴婢、奴婢只是偶然听见红珠姐姐打听过二爷什么时候会出去应酬,其他的就没了。”

  “嗯,沁兰,扣她一月月例,还有吗?”萧穆妤问道,许是听见了扣月例,又没人敢开口,萧穆妤也不着急:

  “有几人知晓此事,我心中的清楚。今儿若不全站出来,那便全走吧。”萧穆妤道,只她一个人发出的压力,便已经让丫头们有些受不住了,再加上一个不出声的余澄渊在旁边看着......

  虽然这段时日,余澄渊好了许多,身上也渐渐有了一个世家子弟的气质,偶尔冲她们一笑,也能惹得小丫头们一阵脸红。

  可谁也忘不了,他刚来的那段时间,是多么的可怕。

  渐渐的,有人受不住压力,接二连三的开了口。

  原来萧穆妤嫁人之后,红珠便渐渐起了这样的心思,只是守着一座空院子,不得机会,只能想法儿与萧元院子里的人交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