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章 她便是我的生活

古代言情字数:2007更新时间:2019-09-09

  “我知道,程老先生也已骂过我了。我、我从小便没有过父亲,也不知该如何应对。”余澄渊道,耷拉着眉眼,似乎在与萧穆妤比较谁更委屈一些似的。

  萧穆妤一颗心要被搅碎了似的:“是我不好,不该冲你发脾气,应该好好与你说清楚的。只是你怎么会没有父亲呢?康王爷不就是你的父亲吗?”

  余澄渊摇摇头:“他没看着我长大,没教过我什么,只是突然冒出来,说是有着所谓的血缘,便是我的父亲......这不一样的。”

  “那你想想,若不是康王爷,程老先生怎么可能会屈尊住在府中,日日教你念书?程老先生教,便是康王爷在教。他虽没能参与你的过去,却也竭尽全力,把能给的都给你了。”萧穆妤笑道,忽而又想到了什么,“出事后,你回过康王府没有?”

  余澄渊摇头,他不喜欢那处。

  若不是实在没法子了,他定然不会愿意去。虽之前说好了一月至少回府一次,可上月月初的时候去了一次,月末因着过年,又去了一次。

  按理,也该顺延一月不去才对。

  三月才刚,不必太过着急。

  “于情于理,总是该回康王府,说一下来龙去脉的,男子汉大丈夫,怎能一点交代都没有?”萧穆妤笑道,见他不情愿,只能哄着,“去吧,路上若是遇见什么新鲜有趣的物什,给我带些回来。我这会儿还不能出去走,快闷死了。”

  余澄渊试图再挣扎一下:“我带着你出去。”

  “在院子里不十分守规矩也就罢了,在外面可不成。男女......”

  “授受不亲。”余澄渊没好气地接了萧穆妤的话,“那我去去就回。”

  “好歹多留会儿,用了晚饭再回来。”萧穆妤笑道,余澄渊耷拉着脑袋,勉强地点点头,只好去了。

  确认余澄渊走远了,萧穆妤才暗暗叹了口气。

  沁兰本还为着两人和好了而欢喜,见状,忙问:“小姐怎么了?”

  “你觉不觉得,他对我太依赖了些?”萧穆妤将书合上,放在一旁的小桌上。

  “世子爷与小姐的关系,是要比旁人更亲厚一些。”沁兰笑道,虽然余澄渊更喜欢她们唤柳公子,可萧穆妤或是为了让他尽早适应这个身份,阖府上下,除了萧穆妤之外,都称他世子。

  “他过分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了,旁的什么都不管。有人邀他外出,他必要先问我去不去,我若不去,他便也不愿去。总是要哄半天才不情不愿的出门,去了也心不在焉,更别说主动外出。你想想,我与他生气的这几日,他是不是不出门了?”

  沁兰点点头,又笑道:“到底是小姐带他出来的,世子额外在乎小姐一些,也是正常。”

  “可我总不能陪他一辈子,倘或有一天,我不能陪他了.....他又回去当野人不成?”萧穆妤叹了口气。

  沁兰只当萧穆妤的意思是,以后她自要嫁人的,余澄澈也要娶妻生子,自然不可能一世在一起。便也忧心起来。

  照余澄渊现在的性子,莫说娶妻,便是萧穆妤要嫁人,他也有本事跟到夫家里住下。

  萧穆妤复又将书拿起,这事记不得,操之过急,可能会适得其反。

  翻看了会儿,忽然想起什么,抬头问沁兰:“红珠呢?怎么一日没见她?”

  “说是家里有事,请了一日假,不是今晚,便是明早回来。”沁兰道。

  萧穆妤点点头:“二嫂子今儿可会回来?”

  因着秦雅娘亲染了风寒,她前几日便回去照拂,萧穆妤只听说是这两日回来。

  “今儿应当回不来吧,也没听见说,只怕还得过两日。”

  “知道了。”萧穆妤说罢,又低着头看书。

  晚间时候,余澄渊回来时,正见沁兰从屋里出来,便拉了她轻声问:“睡了?”

  “是,刚歇下。”

  “她可还生我的气?”余澄渊问道,“我走时,见她还是不开心。”

  沁兰想了想,还是决定开口:“小姐希望,世子爷能多出去走走,见识见识世面,交些朋友。”

  余澄渊一愣,他没想到会是这样。

  他一直不明白,萧穆妤为什么非要推他去外面。

  只在里面,不好么?

  “世子爷?”沁兰瞧着余澄渊的神情,心中一惊,想着萧穆妤跟他说话都要掂量半天,以免被他误会惹他伤心。自己这样鲁莽的说出来,难不成说错话了?

  “世子爷,小姐是为了你好。你与小姐,都是两个独立的个体,没有谁是谁的附庸,都该有自己的生活的。”

  余澄渊回神一笑:“她就是我的生活,只不过,若是她希望如此,我照做便是。”

  说罢,不愿入屋吵醒了萧穆妤,转身回去了。

  沁兰瞧着他的背影,心中忐忑不已,好容易说服自己暂且别多想,收拾齐整准备睡了时,却有个小丫头急急赶了来:“沁兰姐姐,快去救救红珠姐姐吧,二奶奶要打死她呢。”

  沁兰心中一惊,这丫头是萧元院子里的,平日里与她们交好,是个最老实的,绝不可能撒谎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我也不明白,二奶奶今夜回来了,进了屋没一会儿,便听见吵嚷起来。我悄悄一看,却是红珠姐姐跪在地上哭个不停,二爷被二奶奶摇醒,酒劲还没散。二奶奶一边哭一边骂,气上来了,便说要将红珠姐姐打死。我出来的时候,已经开始搬凳子了。”小丫头不敢出来得太久,匆匆说完便趁着夜色赶回去了。

  沁兰慌得手脚发凉。

  她们一起长大的几个姐妹,跟着小姐们出阁的出阁,死的死,也就只剩红珠一个了,当即顾不得许多,去了萧穆妤的屋子,把她唤醒。

  萧穆妤刚睡着没多久,一醒来,便见沁兰跪在地上,啼哭不止,说着红珠要被自家二嫂给打死,越听越觉得不对:“红珠不是回家去了?怎么回了府,不来咱们院子里,跑到二哥哥房间里去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