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4章 胆大妄为

古代言情字数:2036更新时间:2019-09-08

  一声令下,府兵们便冲了过来。

  陈振哲与萧淑雯率先冲了出去,所到处,如秋风扫落叶。

  几十个府兵,对他们来说,不在话下。

  可一个长公主府,又是极受圣上宠爱的长公主,怎会只有这么点人。

  这几十人,不过是先头部队,后面的人源源不断而来,很快将他们包围。

  余澄渊对付他们倒还好,只是若还要保护着人,便加大了难度。

  令萧穆妤没想到的是,除了两个乳娘之外,其他的婆子丫头,竟都是会几分功夫的。

  她及着两个侄女两个乳娘被护在圈内,一时倒没什么。

  可很快,弓箭手便来了。

  “刘云奎,圣上可没允许长公主府备弓箭手。”陈振哲笑道,宣威将军刘云奎却知,今日他们不死,明儿死的就是自己,面上越发冷酷,一言不答。

  有了弓箭手的帮忙,要杀陈振哲等人,便也轻松许多。

  陈振哲自然也想到了这一节,冲萧淑雯使了个眼色。

  萧淑雯会意,拼出十二分力气,为陈振哲拼开了一条路。

  需知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。待得刘云奎发现陈振哲的目标是自己时,已然来不及了,只能奋力一搏。

  可他的功夫本就不及陈振哲,加之多年以来的养尊处优,陈振哲想要抓他,就跟抓兔子一样简单。

  “爹!陈振哲,你好大的胆子!”永郡王被吓得不轻,下意识地躲在了府兵身后。

  “胆子不大,如何当得这护城军统领?驸马爷,请收手吧。”陈振哲用抢来的长刀,架在了刘云奎的脖子上。

  刀刃上的血还有几分热意,冷热交融,足以叫刘云奎吓破了一颗胆:“你、你敢杀我吗?”

  “驸马爷可是要试试看?”陈振哲笑道,很是从容,而府兵们因着自家主子在对方手里,难免有了顾忌。

  “弓箭手何处,射杀他......啊!”刘云奎话还没说完,便被陈振哲带着跃到了萧穆妤那处。

  “靖王妃,回来吧,有驸马爷陪葬,咱们也值了。”陈振哲笑道,萧淑雯却冷嗤一声:“凭他也配?”

  因刘云奎在那,弓箭手自然不敢拉弓引箭,而府兵们则在萧淑雯的进攻下,节节败退。

  眼看着萧淑雯就要杀到自己面前,永郡王惨叫一声,转身就跑。

  他这一叫,无疑把府兵所剩无几的士气,耗得干干净净。

  “混账东西!”刘云奎怒骂,永郡王却早已走了,“姓陈的,你若伤了我,长公主定然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  萧穆妤冲余澄渊撇撇嘴:“说得好像长公主会放过我们一样。”

  “陈统领,只要你放了我,并答应以后再不提长公主府里发生的事,我能保证此事就这么算了,大家各自安好,你看如何?”刘云奎笑道,陈振哲却道:“天冷,咱们先进屋再说。”

  一面说,一面挟持了刘云奎,往最近的院子走去。

  两个孩子早被吓得啼哭不止,小的那个还好,乳母喂些奶,再好生哄一哄,便没事了。大的那个到底懂事了些,窝在萧淑雯怀里哭个不停,拽着她的衣裳,抵死不肯松手。

  萧淑雯的身子到底没好,刚刚一番打斗,已经拼尽全力,这会儿缓下来,脸色越发的差,看得萧穆妤一阵心惊:“姐姐可还好?方才怎么就那样冲动了,叫小柳儿去,不好吗?”

  “傻丫头,你姐姐可是士兵,哪有战火临身,却躲在人后的?放心吧,没事。”萧淑雯笑道,却更显出她的虚弱与苍白。

  刘云奎看了一圈,只觉萧穆妤是最好说话,也最容易对付的一个,心思转了又转,悄悄从袖子里拿了随时带着的毒粉,往陈振哲脸上一摔,而后径直扑向了萧穆妤。

  还没靠近,便被余澄澈狠狠一踹,当即摔了个底朝天,胸口一阵剧痛,竟吐出一大口血。

  余澄渊恼极,揪着他就要拧脖子,萧穆妤连忙出声拦住:“不可,若是杀了他,咱们便成了有罪的了。”

  余澄渊紧握双拳,显然不肯就此罢了。萧穆妤怕他的倔脾气上来,谁的话也不听,忙道:“快瞧瞧陈大哥怎么样了。”

  余澄渊没法子,只好松手,去瞧陈振哲。

  好在陈振哲没轻易放松警惕,避开了,只在肩上落了些,本要拍下来,想了想,却还是留下了:“总要让圣上知道,咱们这位驸马爷,多有本事。”

  话音未落,便听见靖王带人来了。

  萧淑雯松了口气,竟晕了过去。

  萧穆妤眼明手快,连忙将人拦住,没让母女二人摔下椅子。

  这事,到底在大半夜的,闹到了皇帝那里。

  靖王让人先把萧穆妤送回了萧府,却让余澄渊跟着他进宫。

  宫中发生了什么,萧穆妤不得而知,回了府中,却不得不面对萧巍的怒火。

  萧巍当真气着了,也不顾萧穆妤才从死里逃生,便罚她去宗祠里跪着。

  萧穆妤一个人跪着,心中却静不下来。一面担心萧淑雯的身子,一面又担心余澄澈。

  到底是萧巍说得对,她年纪轻轻,行事冲动不计后果。硬生生地将这件事,推到了难以回头的地步。

  若是他们出了什么事,便都是萧穆妤害的。

  天蒙蒙亮的时候,宗祠的门被轻轻推开,竟是萧元悄悄来了。

  “跪了一夜吧?先吃点东西。”萧元关好门,到了萧穆妤身边,从怀中摸出一个油纸包,里面装的是芸豆卷。

  萧穆妤望了一眼祖宗牌位,有些迟疑。

  “吃吧,祖宗们最疼晚辈,不会怪你的。”萧元哄道,萧穆妤到底折腾了一个晚上,的确饿了,便小口小口地吃着。

  “我说你跟大姐也太过分了,这样的事,竟不叫上我?”萧元盘腿坐着,说出了自己的不满。

  “找都找不到人,怎么叫你?”萧穆妤道,有食物下肚,手脚便也暖了些,“宫里的情况怎么样?”

  “不知道,父亲已进宫去了,我才敢摸过来。只是一晚上都没传出什么坏消息来,干系应当不大。只不过,没想到你这丫头练出胆子来了,这种事也敢做?难怪父亲生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