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迷途知返,为时未晚

古代言情字数:2012更新时间:2019-09-08

  永郡王忙劝:“嫂子别叫他们忙活了,我......”

  话没说完,即被打断。

  萧淑雯直接站了起来,口中喃喃道:“不成,天这么晚了,又是陌生的环境。她只怕要吓坏了。”

  虽是喃喃自语,可音量却足以叫在场所有人都听见,萧淑雯一面说,一面便往外走,永郡王拦也拦不住,只好跟着。

  萧穆妤和余澄渊跟在后面,有意与前面的人拉开了距离,假做寻找瑾柔,实际则拐进了另一条小路中。

  走了每一会儿,便遇见了一条岔路。萧穆妤正想着要不要和余澄渊分开去找,余澄渊却指着左边的路:“这边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萧穆妤好奇,借着烛光仔细看了看,也没见路上有些什么痕迹或是线索。

  余澄渊却故意卖关子:“你跟着我走,我带你找到他。”

  两人七拐八绕的,在一个院子里发现一道可疑的铁门,门前还有四个府兵守着。

  萧穆妤想了想,让余澄渊在暗处等一等,自己则是一面唤着瑾柔,一面走了过去。

  府兵果然出声拦她:“什么人?”

  “你是什么人,敢这样与我说话?”萧穆妤喝出声,“我问你们,可见到靖王妃的长女了?”

  “没有,请姑娘赶紧离开。”府兵们或是听见她与靖王妃有关系,言语稍微客气了些,萧穆妤却不依不饶:

  “没有?我瞧你们几个可疑的很。那是什么地方,你们是不是把瑾柔藏在里面了?”说着,径直往铁门走去,府兵自然要拦,喝令两声见萧穆妤不理,直接拔出了刀。

  “怎么,你还敢杀人不成?”萧穆妤不惧,故意又走了两步,刀尖便被递到了她颈边。

  府兵还没来得及说话,只一道人影闪过,“咔吧”一声,脖子便被拧断。余澄渊拿了利刃,手起刀落,落下三颗人头。

  “你怎么把他们杀了?”萧穆妤被吓了一跳,在她的计划里,只要将人打晕,拿了钥匙开门便是。

  “死无对证。”余澄渊道,为着萧穆妤不害怕,便将刀扔了,从为首那人身上搜出了钥匙,打开了铁门。

  铁门后面,是一条向下的楼梯,阴冷潮湿。

  走了一会儿,隐隐瞧见前方有火光,同时,惨叫声也不断传出。

  余澄渊走在萧穆妤面前,一进去,便见到一间刑事,架子上正绑了个人,用着烙刑。

  见有人闯入,这里面的府兵不做多想,当即冲上前来,却哪里是余澄渊的对手,没一会儿,便躺得满地都是,哀嚎不已。

  萧穆妤瞧了一眼刑架上的男人,男人遍体鳞伤,发丝胡乱散在脸上,只觉得眼熟。却也没时间顾及那么多,径直往牢室走,在第三间牢室里,找到了陈振哲,不由得一喜:“陈大哥!”

  陈振哲本在闭目养神,听见了动静也未搭理,这会儿听见萧穆妤唤她,猛地睁开了眼:“你怎么在这?”

  “来找大哥的,大哥可还好?他们没对你做什么吧?”

  “他们没那个胆。”陈振哲冷哼一声,又皱眉望着她二人,“你们两个闯了长公主府?”

  “自然是跟着大姐姐来的,瑾柔却不见了。我帮忙找着,却不想大哥在这。”萧穆妤道,余澄渊则是拿了钥匙,打开了牢门。

  “陈大哥和我们一起出去,可好?”

  陈振哲想了想,便是一笑:“好。”

  他走出牢门,却没急着离开,而是拿过余澄渊手中的钥匙,又开了几扇门。

  这几扇门里,都关了人,个个伤痕累累,与他们相比,陈振哲反而更像狱卒一些。

  又走到了刑室,将刑架上的人救了下来。萧穆妤这才看清了面貌,不由得惊呼一声:“纪桓?”

  纪桓乃是纪衍三弟,平日里只向往所谓江湖,时不时便要偷偷离家,去江湖上闯一闯。在萧穆妤坠崖前几日,纪桓便又没了踪迹,大家都只当他又出去了,却不想在这里。

  陈振哲也认出了纪桓,不由得一笑:“这下子,可算是热闹了。一会儿咱们就大大方方地出去,除非他宣威将军能将我们全葬身于此,事后还能收拾干净,不叫任何人察觉,如若不然,我看圣上可否还会保他们。”

  说罢,一把将纪桓负在背上,率先而去。

  其他几人只能跟在他身后,萧穆妤和余澄渊,自然殿后。

  出了院子,自然被府兵发现,却都轻松被余澄渊解决。陈振哲有意往人多的地方去,没一会儿,便找到了抱着瑾柔的萧淑雯以及永郡王父子。

  “箐箐,跑哪里去了?陈大哥怎么也在这?”萧淑雯故作讶异,宣威将军父子两,面色却不太好。

  萧穆妤双眼一红,直接扑到了萧淑雯怀中,哭得伤心。

  “怎么了这是?”萧淑雯腾不出手,只能把孩子暂且交给乳娘抱着,“谁欺负你了不是?”

  “箐箐险些见不到姐姐了。”萧穆妤哭得很是可怜,便由余澄渊代为说出了事情经过:

  “我们找到一个院子里,便见了几个穿着府兵衣裳的人,本想问问他们可见到了瑾柔,谁知还不等开口,他们便拔刀杀人。险些没伤了箐箐。”说到此处,余澄渊眸中闪过一丝戾气,死死地盯着宣武将军,“我们觉得有些不对,搜了钥匙,进了院子里的一道铁门,才发现那是座牢狱,陈统领,便被关在牢狱中。”

  “都是误会。”永郡王还想着解释,宣威将军却扯着他往后退了几步,大喝一声:“来人!”

  当即有数十人持了兵刃出现,双方剑拔弩张,一触即发。

  “怎么,姑父想要杀人灭口不成?”萧淑雯朗声问,宣威将军却是冷笑一声:“是你多管闲事,怪不得姑父。”

  陈振哲将纪桓放下,低声对余澄渊道:“你护好箐箐和几个不会功夫的,剩下的交给我。”

  他说着,两个抱着孩子的乳娘也悄悄退了过来。

  “姑父,迷途知返,为时未晚。”

  “对你们而言,为时已晚,别想着拖延时间了,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