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章 目无王法

古代言情字数:2028更新时间:2019-09-07

  “谁叫他母亲是明彤长公主,圣上最疼爱的妹妹。成日里招摇过市,横行霸道。”陈振哲很是鄙夷。

  这位明彤长公主,萧穆妤是听说过的。她的母亲,是先帝的淑妃,温柔娴淑,有着倾国之貌。

  当今圣上的生母,当年位分尚低,是淑妃一直处处照拂。圣上七岁那年,染上重病,是淑妃衣不解带的照顾。

  若非淑妃,这母子二人,只怕难以在当年那血雨腥风的深宫中生存。

  可惜天妒红颜,在圣上及冠那年,淑妃病逝,只留下一女,便是明彤公主。

  圣上便对这个妹妹嫉妒疼爱,几乎是有求必应。便是明彤爱上一个大字不识的江湖侠客,圣上也硬给他封了武职,招为驸马。

  更在明彤之子满百日之际,直接加封郡王。

  永郡王自小,便是被宠着长大的,性子越发顽劣不堪,不知做了多少恶,都被明彤长公主给护下了。

  “陈大哥便不怕他报复吗?”萧穆妤有些担心,永郡王的名声,她尚在闺中时,听得萧元说过一些。当时只觉萧元故作夸张,世上哪会有这样恶的人。

  不想竟是真的。

  以永郡王那个睚眦必报的性子,定会将这仇记下,一有机会便狠狠报复。

  “职责所在,怎能因为害怕报复,便视之不见?我不过做了该做的事,至于会有什么后果,却不是我要想的。”陈振哲倒无所谓,当差这么多年,他什么样的恶人没见过?好几次,他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,又怎会去怕一个虚无缥缈的“后果”。

  萧穆妤仍不放心,陈振哲却道:“我还得巡查,便不与你多说了,晚些时候去你府上,咱们再细聊。”

  萧穆妤不敢耽误他的事,只好用应了,却再没心情逛什么。

  回到府里时,纪衍已经走了,余澄渊又还在读书。萧穆妤便自己回了房间,心事重重。

  到了下午,平日里早该来了的陈振哲,却一直没出现。

  萧穆妤并着余澄渊直等到天黑,心中的不安越发扩大,而后才听见消息:陈振哲被拿了。

  永郡王被抓的消息传出去后,明彤长公主夫妻二人,一个进宫去哭诉,一个直接去刑部把人强带了出来。

  若只是如此,倒也罢了,却不知那驸马爷听自己儿子说了些什么,竟直接调了禁军,围了陈府。

  陈家老幼都在府中,若是生死相搏,陈振哲自然能活到最后,陈家其他人,却不一定了。

  是以陈振哲并没反抗,直接便被驸马锁了。

  按理,这位驸马不过是个宣威将军,陈振哲官职不但比他高,也是他的顶头上司。再者,他根本无权调动内宫禁军。

  以前他有事,请几个禁军帮帮忙,倒也无伤大雅,禁军统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可如今,竟把守城军统领给拿了,岂非闯下滔天大祸?

  禁军统领一知晓此事,连忙赶了过去,可那时,陈振哲已被送入了明彤长公主府。

  这长公主府,可不是能随意闯进去的。

  萧穆妤一听便着急了,可萧吏与萧元已为此事出门去了,萧巍又还没回来。

  她想过硬闯长公主府,可不论陈振哲此事的结局如何,敢擅闯长公主府的人,定然是没个好下场的。

  而且即便闯了进去,将陈振哲救了出来,又能如何。

  圣上让陈振哲交出救他的人,他自是不会交。可不交出来,圣上定然容不下他。难不成要陈振哲从此流浪,由一个堂堂的护城军统领,变成人人喊打的逃犯不成?

  思虑半晌,萧穆妤叫了余澄澈:“走,带我去找大姐姐,越快越好!”

  萧淑雯还在伶仃寺中,由于尚未出月,她的身子虽已渐渐恢复,靖王到底不放心,执意要她出了月子再回王府。

  萧穆妤到时,萧淑雯正逗着女儿。

  因圣上还没封裳,是以小丫头尚且不是郡主,倒是有了乳名,名唤岚柔。

  见萧穆妤急急地赶过来,她却不解:“出什么事了,这样着急?”

  “姐姐,我可否带岚柔出去走走?”萧穆妤气仍未喘平,她知道靖王没让京中人传消息到伶仃寺,以免萧淑雯忧心。而萧穆妤,自也不想连累了姐姐。

  “大晚上的,你要带她去哪里?”萧淑雯问,到底是亲姐妹,她虽不知发生了什么,可总觉得萧穆妤是有别的目的。

  “只是、只是娘亲想岚柔了,叫我带她回去住两日。”萧穆妤笑道,萧淑雯却半信半疑,便想着故意诈她一诈:“可娘亲前两日来时,还叫我与孩子好好养身子,近日天冷,若无必要,最好别出门,又怎会叫你来接岚柔......便是要接,也该叫大哥或者元小子才是。”

  “我哪里知道呢?不过是娘亲这么说,我便照做了。”

  “萧穆妤,你要不要跟我说实话?”萧淑雯到底是统领过三军的人,这会儿虽披着长发,面色略白,可一下子虎着脸,威慑力十足,将军的气场将萧穆妤包裹,唬得她不敢开口。

  “我数到三,一。”

  “二。”

  “姐姐,你别问了。”萧穆妤在那个“三”出声前,率先开口,“就当是我想小侄女了,叫我带回去哄两天,可好?”

  “箐箐,你可还记得,我们是骨肉血亲。”萧淑雯叹了口气,将孩子交给乳母,握住了萧穆妤的手,“尽管姐姐已然成婚生子,依旧是你的姐姐,我们依旧是世上最亲密的人。以前,你可是什么都告诉我的,怎么自从嫁给了纪衍,你我就生分了?”

  “不是的,是......”萧穆妤忍不住红了眼,“是陈大哥被长公主拿下了。”

  萧穆妤大略的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:“我想着,以带岚柔去给明彤长公主见礼的由头,先入府中,想法子见到陈大哥,再谋下一步。万一、万一他们杀了陈大哥怎么办?”

  萧淑雯凝神半晌,开口道:“那蠢货倒真敢,你这法子虽不算上策,如今也没别的法子了,只是......”

  萧淑雯顿了顿:“该是我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