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章 下不为例

古代言情字数:2022更新时间:2019-09-06

  “绾绾,怎么了?”萧吏和萧惜燕一起扶着萧淑雯,见她脸色煞白,心中暗叫不好。

  “哥哥,疼......怕是、怕是要生了。”萧淑雯紧紧抓住自家哥哥的手,疼得几乎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她毕竟是生产过的人,有着些许经验,也知道目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。

  “这这这寒冬腊月,姐姐你便是要生也该寻个好的时间地点啊,这个时候怎么生啊。”萧元在一旁手足无措,萧穆妤和余澄渊却是快步跑了过来。

  萧元这话气得萧淑雯想打人,却又没力气,只好骂到:“这是我能决定的不成?”

  “行了,这时候还贫嘴。伶仃寺离得不远,咱们去那边。文琢,你速回城中,告诉靖王殿下。箐箐,你赶紧去请大夫和稳婆来。”萧吏一面说,一面就把萧淑雯抱了起来。

  萧穆妤应了,连忙往千梅林外面跑。

  纪衍却也跟了上来:“我骑马送你去,马车太慢,若是耽误了时辰,只怕靖王妃有危险。”

  萧穆妤来不及过多的考虑,刚一点头,便被人拦腰抱起,直接放在了马背上。

  余澄渊将萧穆妤围在双臂内,手握缰绳:“不用。”

  说罢,一夹马腹,驱马前行。

  这会儿再递牌子请御医,显然是来不及,萧穆妤指挥着余澄渊在城中左跑右绕的,到了一座四合院前,先叫了四合院里的大夫,又转身去对面街找了稳婆,才让余澄渊先把他们带去伶仃寺,自己则是回了永安侯府,另乘马车前往。

  待得到了伶仃寺共香客暂歇的院子,便听见萧淑雯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传来。

  此时靖王已经到了,焦急地在院中来回踱步,没一会儿,却见稳婆跑了出来,只说萧淑雯这胎着实危险,可能一尸两命。气得靖王揪着她的领子直接拎了起来:“本王不管你用什么法子,一定要保证王妃的安全,若不然,叫你们一家陪葬。”

  “殿下,稳婆与大夫自然会尽力,您先冷静些。”萧吏握住靖王的手腕,靖王瞧了他一眼,将稳婆扔开,一面喝问:“御医呢?请了这么久,怎么还没来?”

  当即便有靖王的随侍赶紧着出去打听情况。

  萧穆妤已经吓得懵了,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,眼泪只在眼眶里打转。

  纪衍见状,递了一块方巾给她:“你放心,靖王妃吉人自有天相,当初战场上厮杀都没能怎么样,这点难关,自然能渡得过的。”

  方巾还没递到萧穆妤手边,余澄渊就隔到了两人中间,哄着萧穆妤道:“不哭,没事的。”

  他这一哄,萧穆妤的泪水反而下来了:“该怎么办......”

  余澄渊手忙脚乱地拿袖子给萧穆妤拭泪,听着惨叫声,忽而想到了什么,把萧穆妤拉到萧吏身边,快步跑了出去。

  不多会儿,御医赶了过来,进屋不过一炷香的时间,便又走了出来,与稳婆是一样的说辞。

  靖王又气又急,几乎要把院子里的石桌给砸了。萧吏也是心情沉重,一面安抚着靖王的情绪,一面又求着御医尽力保住萧淑雯的性命。

  如此过了小半个时辰,萧淑雯的声音竟渐渐弱了下去。

  分娩尚未结束,产妇却逐渐没了声音,便是再不懂此节的人,也能明白情况如何了。靖王急得就要冲进去,被萧吏萧元死死拦住,却听得由远及近,渐渐传来了几句和骂声,回头一看,余澄渊肩上扛了个人,赶了回来。

  这人脸上戴着狰狞的面具,正是吴恨。

  “早前听说你开始读书学礼,还当你性子有所收敛,如今看来,倒不如别读,平白浪费时间。”吴恨被放下来之后,气息尚且不稳,气得面色泛红,萧穆妤则是到了他面前,恳求道:“先生可否救救我大姐姐?”

  吴恨望了房门一眼,没好气道:“由得我说不吗?”

  说完,便进了屋子。

  吴恨进去之后,萧淑雯的声音倒是大了些,只是还透露着虚弱。

  如此折腾了整整一日,萧淑雯的声音也是时强时弱,到了午夜时分,终于听见一声微弱的婴儿哭声。

  萧穆妤来不及欢喜,便开始担心起自家姐姐来。

  吴恨出了门,面对围上来的人群,道:“母女平安,靖王妃暂且晕了过去,小丫头也有些先天不足,需得好好调养才是。”

  这话一出,大家伙都松了口气,靖王更是问:“本王可否进去,瞧瞧绾绾如何了?”

  吴恨点点头:“好生休养几日——暂且在这里住一住吧,王妃现在的情况,可经不起折腾。”

  靖王听了,赶忙往屋里走,萧吏也忙着安排周全接下来的事。

  吴恨走到萧穆妤面前,看了一眼余澄渊,却是对萧穆妤道:“我再说一遍,若下次还这么鲁莽无礼,便是有人死在我面前,我也决计不管了。”

  “世子也是因为关心过甚,才一时失了分寸,请先生担待几分。如今天色已晚,不如请先生在寺中暂且住一晚,明儿一早,我亲自唤人送先生回去。”萧穆妤满是歉意,吴恨却摇头:“不必,我还有紧要的事,需得连夜赶回去。你姐姐的情况虽不太好,可有御医和稳婆照顾,倒也不会出什么岔子。只是记住了,下不为例。”

  说罢,拂袖而去。

  萧穆妤没来得及叫人送他,便见着萧惜燕怀中抱了个孩儿,走了出来,连忙迎了上去。

  或许因为先天不足的原因,孩子比普通的婴儿略小一些,这会儿虽哭着,可声音轻弱,像是数日未曾吃过东西,哭不动了一般。

  “外面这么冷,怎么抱出来了?”

  “稳婆说屋子里血腥气太重,怕熏着了她,叫另外寻间屋子安置,还有便是要找个奶娘来。大姐那样子,哪里有力气喂奶。”萧惜燕小心地抱着孩子——她第一次抱这么小的孩子,整个人都是紧张的。

  “这么晚了,哪里寻得到奶妈,今晚不吃东西,会不会饿坏了?或许我去找找,城门附近总有些庄子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