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章 千梅林

古代言情字数:2037更新时间:2019-09-05

  “桑儿知错,姐姐快别气了,当心气坏了身子。”萧惜燕说着,便想去取茶叶。到底是醉了一夜,这会儿脚底下竟没力气,一个趔趄便跌坐在地上。

  萧穆妤忙起身去扶,萧淑雯实在是拿自己这两个妹妹没了办法,也懒得与她们置气。拿了那盒子,往萧惜燕怀中一掷:“给你的,今年也给我好好的,可别缺胳膊少腿了,再来我面前哭。”

  萧惜燕打开来一看,笑得有几分傻气:“多谢姐姐。”

  萧穆妤拉了拉她的衣裳:“二姐姐,我的呢?”

  萧惜燕一时没反应过来,愣了愣,伸手在怀里摸了半晌,摸出一个木偶小人:“呐,给。”

  “请谁做的,倒与二姐姐有七八分相似。”

  萧惜燕“嘿嘿”一笑,似乎想起了什么极为开心的事,整个人都沉浸其中。

  “傻乐什么呢?把醒酒汤喝了,一会儿再吃些东西,当心把胃给饿坏了。”萧淑雯道,自有丫头捧了温热的醒酒汤上来,萧惜燕慢慢喝了之后,萧淑雯又让人送了饭菜上来。

  因着萧惜燕昨儿喝多了,便没再上酒。

  姐妹三人并着余澄渊正吃到一半,门却被敲响。

  开门一看,正是萧吏兄弟两。

  “就知道你们都在这。”萧元径直入了屋,便在余澄渊身边坐下,“吃饭也不等着我们,当真是没意思。”

  “你又不说要过来,我们是神仙不成,还会算命。”萧淑雯道,一面让人加了几副碗筷,又多添了些菜食。

  “一会儿可要去城外那片梅林?早些时候派人去敲过了,花开得正好,还有那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,今年竟也熬了过来,还是绿梅。”萧吏道,不等别人有反应,萧穆妤先笑开了,“那便是一定要去的。”

  城外的千梅林的梅花最好,多以红白二色为主。每次过年的时候,都会有人特意去折梅祈福。

  其中却有一棵树,生的竟是绿梅。

  花蕾畏寒,大楚的冬日又分外寒冷,因而每每还不等开花,花蕾便已经被冻死。

  今年难得开了花,自然是要赶去瞧瞧的。

  “去是一定要去的,只是你行不行?”萧吏望着萧惜燕,萧惜燕又喝了杯浓茶:

  “怎么不行?再喝几坛子酒,我也能去。”

  “还敢喝?”萧淑雯抬手便往她脑袋上瞧了一下,萧惜燕猝不及防,险些咬了舌头。

  饭后,一家子人便往千梅林而去。萧家姐妹同乘一辆马车,男人们则是策马在旁。

  萧穆妤一开始还不放心,怕余澄渊不自在,便瞧瞧挑开窗帘。却见余澄渊竟能与萧吏兄弟两有说有笑的,不觉欣慰许多。

  “一眼看不着都不行不成?”萧惜燕揽着萧穆妤的脖子靠近,口中残余的酒气喷在萧穆妤脸上,分外醉人。

  “我只是瞧瞧窗外的景色,二姐姐胡说什么呢。”萧穆妤脸上渐渐泛起了红,萧惜燕不禁一笑:

  “是,这冬日里的景色啊,最为动人。不然将帘子挂起来,让我跟大姐也好好瞧瞧。”说着,便伸手要去拉车帘,唬得萧穆妤连忙拦住她:“没什么好看的,天怪冷的,还下了雪,算了吧。”

  “便是下了雪才好看,况且车里太闷,我透透气。”萧惜燕故意逗她,看她急得满头的汗,更是笑个不停。

  一路嬉笑玩闹着,不多会儿,便也到了千梅林。

  因是年初一,千梅林的人并不多,只偶尔见到三三两两的。

  萧穆妤一下车,直奔绿梅而去。

  花果然开了,一朵一朵的,成了这世界中唯一的碧色。

  恰好萧穆妤今日穿的,也是碧色裙裳,花与人交相辉映,倒是一幅不可多得的美景。

  “你可小心些,别摘完了。”萧惜燕朗声道,扶着萧淑雯慢慢地走。

  “哪里就摘完了,我不过摘两枝罢了。”萧穆妤一面说,一面指挥余澄渊去摘她看中的两枝花。

  一枝送到父亲母亲屋里,一枝自己留着插瓶,再好不过了。

  “既然都来了,你可别只想着自己。”萧元大步上前,“也给我选一枝,我送你嫂嫂。”

  萧穆妤应了一声,为着树转了几圈,才选定一枝不错的,正要摘,忽听一充满惊喜的声音:“燕姐姐!”

  抬眼去看,乔芸儿抱了满怀的红梅,快步走向萧惜燕,在她身后,便是纪衍。

  “燕姐姐怎么在这?”乔芸儿欢喜得紧,“我与大哥哥想着来千梅林祈福,没成想遇见姐姐了,当真是有缘分。”

  “乔姑娘看来眼神不太好,也不懂得礼。”萧淑雯的好心情,因着乔芸儿和纪衍的出现,消散无踪。

  她一想到这兄妹两对萧穆妤做过的事,就恨不得剥皮拆骨,扔进河里喂鱼。

  乔芸儿向来是有几分惧怕萧淑雯的,闻言一顿,老老实实地冲着她行礼:“见过靖王妃。”

  “倒是巧了,本还想着晚些时候,请你们兄弟两去西北山上骑马。”纪衍缓步上前,向萧淑雯行过礼后,才对萧吏道。

  话虽是冲萧吏说的,视线却越过了他,落在萧穆妤身上。

  萧穆妤一挪身子,将自己藏在树干后面,口中忍不住嘟哝:“大好的日子,遇见了这么两个丧门神。”

  “别胡说。”萧元低声道,“我跟大哥去应酬他,你找个机会溜了,大过年的,别闹得心情不好。”

  萧穆妤扁着嘴:“梅花还没摘呢。”

  “你不是选中了吗?先替我摘下,再去选些红的白的,凑在一处更好看些。”萧元交待了,便阔步上前:“骑马?好啊,这会儿雪停了,也不怕路滑。咱们去哪骑?”

  “千梅林往东两三里左右有一块空地,骑马最适合不过了,燕姐姐也一起,可好?”乔芸儿说着,便已亲昵地挽着萧惜燕的手。

  “靖王妃身子不便,咱们骑马馋着她,只怕她要恼了。”纪衍笑道,萧淑雯却不领他的请:“我便是怀着身孕,也胜得了你,要不要试试?”

  “胡闹,你给我老实待着。”萧元轻喝了一声,萧淑雯正要开口,忽觉腹中一阵疼痛,双腿支撑不住,便直接跌坐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