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除夕

古代言情字数:2026更新时间:2019-09-04

  陈振哲摆摆手:“罢了,陈某人就是个粗人,那些好东西给了我,未免糟蹋了。”

  笑罢,又看向萧穆妤:“你去问问,还得多少时辰?若他们讲学入了迷,我便明儿再来。”

  萧穆妤应了,回身往院子里去。

  相比着外面的热闹,院子里静悄悄的。

  萧穆妤不知程老先生讲完没有,也不敢突兀地打扰,只能绕到之前偷看的那扇窗户旁边,透着窗缝往里看。

  屋里却空无一人。

  萧穆妤疑惑,还当两人或许是到了视线盲区里面,正打算把窗缝拉开一些,忽然就被拍了拍肩,一回头,却是余澄渊站在那。

  “你什么时候出来的?”萧穆妤笑问。

  “刚刚,学完了。”

  “先生呢?”

  余澄渊指了指主屋,萧穆妤当下了然,将声音放小了些:“陈大哥来了,你可要先休息一会儿?”

  余澄渊摇摇头,不知想到了什么,又道:“一会儿,饿。”

  “学武最耗体力,自然是会饿的,想吃什么,我去给你做,可好?”萧穆妤一面说,一面与余澄渊往外走。

  余澄渊自然欢喜起来:“都好。”

  待得二人出了院子,余澄澈及他带来的人都已经离开,萧穆妤略略松了口气。

  若是那些人不走,等到陈振哲与余澄渊练起来,她又要去应酬余澄澈。

  “刚下手比较重,回去后估计就起不来了。替你报了仇,总该高兴了吧?”陈振哲笑问。

  他虽不知是出了什么事,可一来便感受到两人的氛围不对,再加上萧穆妤一个劲地撺掇他动手,又联想到余澄澈那张扬的性子,便也猜到,估计是小丫头受了气。

  因此刚才动手的时候,使了不少暗劲。

  那几人虽是高手,能察觉出来,可四打一已然输了,哪还有脸当面吵嚷出来。

  回去之后,只要没明显的伤,他们再是如何不好,也牵扯不到陈振哲身上来。

  “有人欺负你?”余澄渊问,萧穆妤却摇头,余澄渊和余澄澈到底是兄弟,萧穆妤可不想他们还没怎么解除,彼此之间便有了嫌隙:“不过是观点不同,争了几句罢了,是我小气。”

  “他说你小气?我去打他。”余澄渊皱眉,他听不得任何人说萧穆妤的不是。

  “不是他说的,是我自己说的,好了,你快和陈大哥去吧,我去厨房给你做些吃的。”萧穆妤轻轻推着余澄渊,把这个话题带了过去。

  此后的一段时日,康王爷似乎想把这些年未能教给余澄渊的在短时间内给他。让他能在最快的范围内,成为一个正常人。便将各样的书籍、先生、奇珍异宝,统统往永安侯府送。

  萧穆妤一开始还耐心地收着,偶尔请人传个话,请王爷不必如此,渐渐地便有些烦了。

  她虽不说,可余澄渊最能注意她的心情,知道萧穆妤或许不快,便也不肯再收,甚至康王府来人也不肯见。

  康王爷没别的法子,只能去请了靖王来说情。

  转眼间便是过年,除夕那日,萧穆妤本想着送余澄渊回康王府过年。余澄渊却执意要萧穆妤陪着一起去,不然便不肯离开。

  可于情于理,大年夜的,萧穆妤去康王府都不合适,萧穆妤又是劝又是哄,余澄渊都死犟着性子。

  恰巧那两日萧穆妤身子不舒服,心情也不太好,两人难得地吵了一次架,萧穆妤索性不理会他,关了门,自己窝在屋子里,抱着手炉。

  大年三十的日子,萧穆妤便只是在房间里呆了一天,直到天黑时,才慢吞吞地换衣裳出门,去吃年宴。

  一出门,便见余澄渊坐在廊下的木椅上。

  余澄渊在这坐了一日,也不怕冷,一直盯着门。可在听见萧穆妤脚步声走近的同时,又刻意把身子转向一边,表明自己还在生着气。

  不想萧穆妤理都没理他,径直便走了。

  红珠忍不住回头去看,看着余澄渊怔怔地望着萧穆妤的模样,竟觉着有几分可怜,忍不住开口:“三小姐,世子他......”

  “你若想陪他,留下便是。”萧穆妤道,她这会儿小腹隐隐作痛,若非是年宴,她只想缩在被子里睡着。

  红珠不敢再开口招惹,再回头一看,余澄渊却消失了。

  或是因为腹痛,萧穆妤年宴上并没吃多少东西,只是勉强陪着秦雅说些笑话,哄着父母开心。

  可说笑间,想起萧惜燕一人孤身在城外,有家不能回,在这最为热闹的年节上,却是孤零零的无人相伴,心中又更难过了几分,只是不敢叫旁人看出来。

  却是叶氏先发现了她的不对劲,接着说笑的由头凑到她耳边,低声道:“方才你大哥哥派人去跟着,这会儿世子已到了康王府,又被接入了宫中,一家子和和乐乐地享着年宴。”

  “我才不是为着他不高兴。”萧穆妤一撇嘴,叫人看来,却有几分赌气的意味。

  叶氏掩唇一笑:“遑论是不是他,今儿这样开心的日子,可别叫父亲母亲为着你不快。”

  萧穆妤点点头,收拾了心情,只当做没事人一样。

  待得守过了子时,迎来了新年,才各自散去睡了。

  萧穆妤一方面惦记着萧惜燕,一方面又想着余澄渊,心事重重,大半夜也没睡着。

  辗转反侧之间,天却已经亮了。

  萧穆妤打算着起身先去给父母拜年,晚些时候找个时间去城外瞧瞧萧惜燕。

  一出门,便见余澄渊盘腿坐在门口,双眼熬得通红,顿时便心软了,蹲在他面前问:“莫不是在这守了一宿?怎么这么傻?”

  “你别生气了。”余澄渊抽了抽鼻子,把手中的盒子递给了萧穆妤,“我去了。”

  “这是什么?”萧穆妤接过,打开来一看,却是一个红玉镯子。

  这玉红得鲜血一般,美丽得吸引人的视线。

  萧穆妤看了半晌,才依依不舍地望向余澄渊:“从哪来的?”

  “母妃给的。”余澄渊道,萧穆妤心中暗叹一声,却还是把盒子还给了余澄渊:

  “康王妃送给你的东西,怎好轻易转赠他人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