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 知是阁

古代言情字数:2005更新时间:2019-09-03

  “怎么坏了?”萧穆妤心中一惊,小柳儿最为重视的,就是这个柳环,多年来在林中与野兽厮杀,也将它保护得好好的。这会儿竟坏了——难不成是在牢中的时候,不小心被弄坏了?

  一提到这个,小柳儿眸中迸发出了强烈的杀意:“他,该死。”

  萧穆妤被他突如其来的怒意给吓了一跳,仔细想清楚其中的关联后,不由得背脊发凉:“你的意思是,你打死那个人,不是因为他们挑衅或者先对你动手,而是因为他弄坏了你的柳环?”

  小柳儿点点头,而后拉住了萧穆妤的袖子:“对不起,你说过......对不起。”

  小柳儿记得萧穆妤跟他说,不能随便杀人,可当时那人刻意弄坏他手环的一瞬,他怒火攻心,完全没能控制住自己,待得反应过来之后,人已经死了。

  他见萧穆妤不说话,以为她生气了,声音不由得也弱了下来:“对不起......”

  “这事,倒也怪不得他们?我派人去查过,的确是纪衍的人先行挑衅。澄渊已是百般忍耐。后面忍不住了,也是正常。可是有一点,箐箐你要记住。”靖王望着萧穆妤,“他现在,是康王府长子,余澄渊。回去之后,记得叮嘱下面人,莫要再喊错了,也莫要再叫什么‘柳公子’。”

  萧穆妤明白靖王这话是什么意思,望了一眼小柳儿......应当是余澄渊才是,点了点头。

  回到家里,萧穆妤便先在书桌前,写下了“余澄渊”三个字。

  “你看,这是你的名字。”

  余澄渊看了一眼,便摇头:“小柳儿。”

  “我知道那是你以前的同伴给你取的名字,可你真正的名字,是这个。你是康王爷的长子,知道吗?”萧穆妤道,余澄渊依旧摇头,用手指着自己的柳环:

  “小柳儿。”

  “你听我说。”萧穆妤拉了他坐下,“只是换个名字而已,不代表否认了你的过去,也没否认你的同伴。不如这样,小柳儿,只当做你的小名,好不好?咱们都好好记着,不会忘的。”

  余澄渊依然是满脸的不开心,萧穆妤只好起身,去内室的梳妆台抽屉里,拿了一个靛蓝色绣竹叶的荷包出来:

  “我前几日做的,看看喜欢吗?”

  余澄渊接过,拿在手中不停赏玩,欢喜得嘴角都笑开了。

  “我打算呢,在这个地方,用竹绿色的线绣个渊字,你说好不好?”萧穆妤指着荷包的一处空白,她本打算在那绣一轮明月。

  余澄渊的眉眼耷拉了几分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  萧穆妤松了口气,拿了针线,便坐在余澄渊身边,一点一点的绣着。

  到了晚上,用过晚饭之后,萧穆妤便去找了萧吏。

  “大哥哥一早便知小柳儿的身份?”一进门,萧穆妤索性开门见山。

  “之前只是猜测,毕竟那块玉,我也没见过几次,心中也没个底。即便是后来确定了,也无法保证康王爷与王妃能救他。这是一场胜算极低的赌局,我也做好了赌输的准备,不过运气好,赢了。”萧吏道,似乎也是松了口气。

  “那......父亲之前知道此事么?”萧穆妤忍不住问,萧吏却笑了:“若是父亲一早就知道,康王世子哪还能在咱们家住这么久?”

  “所以,一切都是哥哥安排的?包括城外袭击我的那伙歹人?”

  “你这是来兴师问罪的不成?”萧吏笑问,萧穆妤瘪瘪嘴:

  “箐箐早该想到的,也只有大哥有这个本事,能让陈大哥和你一起撒谎。”

  萧吏抬手捏了捏她的脸:“生气了不成?”

  “没有,我知道哥哥也是没办法。若非如此,直接拿着玉佩去康王府求助,只怕会被怀疑是别有用心。”萧穆妤说着,叹了口气,“只是瞧小、瞧世子那模样,似乎很是抗拒这个身份。”

  “便要靠你给他做思想工作了。以他的这个性子,若是有康王府做后台,到可少了许多危险麻烦。你便也能够放心了。”萧吏道,听得萧穆妤心中发颤。

  萧吏这话语中,也不知是不是有别的意思。

  或许是萧穆妤自己心虚的缘故,总觉得哥哥是话里有话。

  “好了,别多想,做你想做的事。其他的,有大哥在,天塌不了。”萧吏笑道,这话让萧穆妤更加惊疑不定,待要问,又怕因此露出什么破绽,反而惹了萧吏怀疑,便只是乖巧地点点头。

  第二日一早,余澄澈便来了,还带来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。

  “萧三小姐好,我大哥呢?”

  “在寒宵院呢,不过这会儿差不多也该来了。二公子有什么事吗?”萧穆妤一面说,一面请了两人坐下,又让丫头们奉上好的茶点。

  “昨儿听子珩说,大哥现在跟陈统领学武。父王及母妃商量了一番,特意请了程老先生来做大哥的启蒙先生,好歹叫他识些字。”余澄澈一面说,一面向程老先生介绍:“这便是永安侯爷家的三小姐。”

  萧穆妤忙向程老先生见礼,想了想,有些不敢肯定:“敢问是知是阁程老先生吗?”

  “三小姐认识老夫?”程老先生笑问。

  “先生大名,如雷贯耳。家父与家兄很是敬仰先生,只盼能得几分讨教。”萧穆妤恭敬道,知是阁程老先生,堪称当世最博学之人,有在世孔孟之称。只是近些年岁数大了,便不太理俗务,便是圣上,也体恤老先生,偶尔要讨教学问,也是亲自前往。

  没曾想,康王竟将人请了过来。

  “敬仰不敢当,若永安侯不嫌弃,肯听老夫几句废话,老夫哪有不肯说的。”程老先生笑道,他虽白发苍苍,背也挺不直了,声音听着却是十分的精神。

  正说着,余澄渊来了,萧穆妤忙将他引到程老先生面前:“这位是知是阁的程老先生,你可不能无礼。”

  余澄渊点点头,猛地一下跪了下去,把余澄澈都给唬了一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