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章 没跪好,重来

古代言情字数:2001更新时间:2019-09-02

  “皇兄已然知道了,便是叫我来带你们入宫,问清是怎么回事。”康王一面抚慰着妻子,一面看向小柳儿,不觉眼眶也有些发热。

  小柳儿一路上只跟在萧穆妤身侧,旁人与他说话,也是爱答不理的。

  直至入了宫城,到了太和殿前,康王、康王妃、余澄澈及小柳儿自然被请了进去,萧穆妤暂未得诏令,不得入内。

  小柳儿听见萧穆妤不能进去,便也不想进去,只要在外面陪着她,叫萧穆妤哄了好一阵子才肯抬脚。

  见他这模样,萧穆妤着实不放心,生怕他触怒了龙颜,忍不住又嘱咐道:“记住了,不许打人,便是有人要打你,你也不许还手,不许没礼貌。若是圣上问话,记得回答,知道吗?”

  没说几句,内臣便催促着入内,萧穆妤望着他走进去,一颗心七上八下的。

  如今已是初冬时节,萧穆妤在屋外站着,一时半会儿倒还好,时间长了便有些受不住。

  忽见一人阔步走来,不是别人,正是靖王。

  靖王走进前,看她鼻子冻得通红,不由皱眉:“你姐姐听说了这事,叫我来看看。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家收养的人,怎么就变成了七王叔的孩子?”

  萧穆妤摇摇头,正欲开口,便听有人唤她的名字,回头一看,萧淑雯竟挺了个肚子来了。

  靖王见了她,当即便着急起来:“这样冷的天,你怎的过来了,不是叫你在家里等着消息吗?”

  一面说着,一面解下斗篷,给萧淑雯披上。

  “箐箐在这里,我怎么坐得住?”萧淑雯上前握着萧穆妤的手,只觉一阵冰凉,忙将带着热气的斗篷给她穿上,“天越发的冷了,怎么还穿这么点?家里丫头不上心,也该收拾收拾了。”

  “姐姐,我没事。”

  “怎么没事?我听说你在城外遇袭?哪来的小贼这样大胆?可受伤没有,吓着了吧?出门怎么也不多带些人?虽说是天子脚下,可一入了冬,离年关就不远了,多少人盼着在这时间寻些银子好过年,便是你闲家里闷要出去走走,也该多带几个人陪同才是。大哥哥怎的也不提醒你一声。”萧淑雯忍不住絮叨起来,听说萧穆妤遇袭的时候,她吓得几乎站不住,若非传话的人紧接着说有惊无险,只怕靖王府这会儿便该请御医了。

  “箐丫头这不是没事吗?你别太担心了......”

  “什么叫别太担心,这可是我亲妹子。你以为是军营里哪些大老爷们,随意摔打都没事的?”萧淑雯剜了自家丈夫一眼。

  自从怀孕以来,她的脾气是越发渐长,靖王也只能哄着她。这会儿挨了骂,也只能悻悻地站在一边。

  正说着,便有内臣出来,笑道:“圣上请靖王殿下、王妃及世子夫人入内。”

  萧淑雯听见这“世子夫人”便是心头火起,若不是纪衍找事,哪会有今儿的这些事,正要发火,却被萧穆妤拉了一下。

  勉强冷静下来,想着这里毕竟是宫城中,而非靖王府,只得忍住怒气,随着内臣进了太和殿。

  太和殿中,帝王高坐龙椅之上,气势威严,令人心中生颤。

  萧穆妤更是抬头望一眼也不敢,只觉无形的压力将她包裹,越发的小心紧张,不敢出一点错处。

  才跪下要随着姐姐姐夫一同行礼,小柳儿却忽然快步走到她身边,将她拉了起来:“不跪。”

  “你别胡闹。”萧穆妤吓得心脏几乎停跳,“这是规矩,面见圣上需得下跪行礼,若无礼,便该是冒犯了。”

  小柳儿却道:“我没跪。”

  萧穆妤只觉眼前发黑:“怎么能不跪,我与你说过,要尊礼,是不是?”

  一面说,一面就要拉着小柳儿跪下。

  小柳儿似乎是动了,“扑通”一声跪了下去,砸得宫砖发出一声脆响。

  跪下后想看看萧穆妤接下来是怎么做的,却见她满是惊愕的望着自己,还以为是跪得不好,跪错了,便想要站起来重跪,唬得萧穆妤连忙拉住了他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  “没跪好,重来。”

  “哪有什么跪没跪好的?既然跪下了,没圣上允准,不能随意站起来的,你听话。”萧穆妤着急得不行,小柳儿不明所以,却还是乖乖跪着。

  皇帝却忽然笑出了声,把萧穆妤唬了一跳。

  “老四家的,你便坐着吧,怀有身孕,何苦还跑来跑去的。”皇帝笑道,当即有人搬来了椅子,让萧淑雯坐下。

  “舍妹不懂事,总爱闯祸,儿臣放心不下。若是有什么错处,还请父皇念在她年纪尚小的份上,饶她一次。”萧淑雯笑道,与平日的她相比,自然是乖巧许多。

  “都嫁人了,还小不成?”皇帝笑问,萧淑雯不急不慢地笑道:“恕儿臣越礼,七王叔也是有家室的人了,在父皇面前,不也是个孩子?”

  皇帝闻言大笑出声,冲康王道:“七弟,你看看我这儿媳妇,伶牙俐齿。老四又是个老实的,只怕平日里只有挨她欺负的份。”

  “皇兄这话就不对了,靖王这是疼妻子,便如皇兄皇嫂一般。”康王亦是笑道,一家子长幼和乐融融,只出了还跪在地上的两人。

  半晌,皇帝才想起他们还跪着似的,道:“起来吧。”

  萧穆妤这才敢起身,仍是低着头,心里还是发着慌。

  “你便是庆国公府,长子纪衍之妻,萧穆妤?”

  “民妇在。”

  “听说这些日子,你正与纪衍闹离和?闹得整个京城是沸沸扬扬的。”

  “民妇惶恐,本是家中小事,不想怎么以讹传讹,闹得市井巷口皆知,说到底,也是民妇管教不严,请圣上降罪。”萧穆妤说着,又跪下请罪。小柳儿才跟她站起来,一晃眼,见人又跪下了,想也没想跟着往下跪,又是一声清脆的响。

  “跪着做什么?起来回话。”皇帝笑道,“你们小两口的事,朕也不去管,只是康王之子,是怎么回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