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章 遇袭

古代言情字数:2055更新时间:2019-09-01

  “哟呵,哪来的小美人?生得水灵灵的。”不及萧穆妤开口,为首那人便先笑了出声,他一笑,其他人便也都笑了。

  “永安侯府萧穆妤,不知各位是什么人?”萧穆妤只将那些嘲弄调戏当作耳边风。

  “永安侯府?你以为搬出永安侯府来吓我,我便害怕了不成?”为首的朗声笑道,“你们吓着了我的马,打算怎么办?”

  “先生需要多少银子,我......”

  “银子?”为首的打断了萧穆妤的话,“我这匹可是踏雪无痕,万里挑一的好马,你卖得起吗?不如......你跟我回去,给我的马好好道歉,它什么时候原谅你了,你什么时候再回来。”

  一面说,眼珠子一面在萧穆妤身上不停地打转。

  便是在纪家三年,萧穆妤也没受过这样的羞辱,双颊气得泛红:“先生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
  “我刚刚不是说得很清楚了?来,请这位姑娘回去,给我的马道歉。”为首的说罢,便有几人翻身下了马,朝萧穆妤走了过来。

  “你们想做什么?”车上的沁兰见势不对,立马下了车,展臂拦在萧穆妤面前。

  “哟,还有个小美人儿呢?好事成双,一起带回去。”为首的笑道,那些人便来拉扯主仆二人。

  车夫见状想要来拦,却被狠狠一击,晕倒在地。

  两个弱不禁风的女子自然不是这些懂武的大汉的对手,沁兰已经被送上了马,剩下的人自然便是来拉萧穆妤。

  萧穆妤试图拿簪子去刺,想法子挣脱逃离,可无半点用处,被抗起来的时候,她感觉到了一瞬的绝望: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天子脚下,竟敢如此猖狂?”

  “天子?天子算个屁!”为首的唾了一声,“赶紧着,咱们回去了。”

  “好一个‘天子算个屁’,狂妄至此,小爷还是第一次见。”随着一声清朗的男生响起,一身着蓝色绣云纹的男子策马而来,靠近时抽出腰间长剑,须臾功夫,便已将临近的两人砍下了马。

  “你是什么人?”为首的沉声道。

  “连小爷都不知道,也敢在京城周围混迹?哪来的流寇,还不束手就擒?”蓝衣笑得张扬,全然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。仿佛现在不是他以一敌众,而是身后有着千军万马。

  为首的大汉将大刀握在手中,给其他人一个眼神示意,剩下五人中,悉数冲上前去。

  却见来人挽着剑花,身子潇洒爽利,没费多少功夫,便将人一一打下了马,只剩那为首的还端坐在马上。

  “还有多少人?悉数叫出来便是。”蓝衣笑道,似乎并未尽全力。

  为首的紧紧盯着蓝衣男子,双方有了一时的对峙,都在等着对方的动向。

  虽说先发制人,可有时候后手,反而能出其不意。

  半晌,却是为首的先动了手,他将手中的刀狠掷向来人,同时略往萧穆妤,萧穆妤还来不及后退,便已被他擒在手中。

  “兄弟,大家都是出来混的,给条活路可好?”为首的气息就喷在萧穆妤耳边,如同毒蛇的信子,让她血液发凉。

  “谁是你兄弟,倘或是个男人,就把人给放了,你我单挑。”蓝衣道,终究是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“阁下到底是何人?”

  “小爷的名头,岂是你配听的?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你放了她,我留你一条命,如若不然......”待完未完的话语,最是唬人,大汉似乎被吓着了,狠狠地扼住了萧穆妤的脖子:

  “大不了同归于尽,有永安侯府的小姐为我陪葬,值了。”

  萧穆妤只觉骨头都要被捏碎了,疼得脸色发白,莫说呼救,连声音也发不出。沁兰好容易从马上滑下来,见状就要上前来搭救:“你放开我家小姐!”

  “好丫头,乖,别往前跑了,不然一会儿我还得救两个。”蓝衣笑道,猛地从马背上跃起,如燕子掠地,只一晃眼,便踢开了大汉,将萧穆妤救在怀中。

  将萧穆妤放在地上,正要继续去追,大汉却忽然从怀中掏出一把药粉,撒了过来。

  蓝衣只得一顿,一躲。

  就这么点时间,几个人,受伤的没受伤的,骑上马便跑。

  “怎么样,没事吧。”因着有两个受惊加受伤的女子还在,蓝衣并未追上去,只是蹲下身望着萧穆妤,却猛然愣住了。

  “多谢公子相救。”萧穆妤被沁兰扶在怀里,不经意间抬头,却看见蓝衣男子直愣愣地盯着自己看,心中一惊,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。

  “小姐误会了,我是康王之子余澄澈,请问小姐,脖子上这块玉,是从哪来的?”余澄澈笑道,康王乃是当今圣上七弟,与萧家素日也有些来往,只是来往不多,因而萧穆妤并不认识对方。

  闻言,微微松了口气,顺着他的视线望下去,才发现藏在衣襟内的玉,不知什么时候掉了出来,这会儿悬在衣裳前:“这是我一朋友的贴身之物。”

  余澄澈眸光闪烁,道:“我母妃的马车就在后面,之前是听见这里有动静,故而暂时止步,由我先来瞧瞧。你的车夫也晕了,不如先跟我过去,乘我母妃的马车,一起回去?”

  萧穆妤仍有些心有余悸,却还是婉言谢绝:“公子大恩,衔草结环莫能报,日后定重谢,只是现在,我需得赶紧去往伶仃寺,多谢公子的好意了。”

  “去伶仃寺做什么?求神拜佛也不在这一时。”余澄澈道,“你也不知受伤没有,还是赶紧回去为好,莫叫你哥哥姐姐担心。”

  萧穆妤仍然摇头:“我的朋友,就是这玉佩的主人,出了些事,前两日请先生来算过,该当今日去寺中诚心求拜,菩萨才会显灵。”

  “可是就你们两个女孩子,一路上未免太过危险。不如这样,我母妃才从伶仃寺回来,不如你先去与我母妃说说话,我命下人去通知你哥哥,让你哥哥来送你过去?”余澄澈笑道,萧穆妤只能点头。

  这会儿车夫也晕了过去,她和沁兰都不会驾车,以她们的脚程,若是走到伶仃寺,只怕天也要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