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章 一线生机

古代言情字数:2033更新时间:2019-08-31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这事可大可小,京兆府也不愿与咱们为难,只是苦主是庆国公世子,如果纪衍不松口,他们便只能按例办事。你这会儿去见了柳公子,若是一冲动找了纪衍,他以此要挟,你该怎么办?任他摆布不成?”萧元耐心跟萧穆妤说着话,“这事,大哥和陈大哥自会处理,柳公子是你的救命恩人,大哥不会让他出事,箐箐听话,在家里等着消息,好不好?”

  萧穆妤听了这话,眼泪再也忍不住,扑簌而下:“哥哥,他会不会有事?”

  “放心,二哥向你保证,无论如何都会救他出来的。你放心,你听话,好不好?”萧元沉声道,萧穆妤却是越哭越凶,哄也哄不好。

  萧元没别的法子,他也只是临时赶回来稳住萧穆妤,这会儿还得赶紧出去,便只能把妹妹交给自家妻子。

  直到入了夜,萧吏才回来,此时萧穆妤已然哭得累了,睡着了。萧吏听了过后,并没说些什么,只是回了院子。

  第二日才一起来,便听说萧穆妤来了。

  一出去,瞧着萧穆妤肿得桃似的一双眼,不禁叹了口气:“你折腾自己做什么?”

  “是我让他去的。”萧穆妤的声音都哑了,听着分外可怜,“他本来不愿去的,是我让他去的,我若是不叫他去,便不会有这样的事了。”

  “你也是为了他好。”萧吏顿了顿,似乎有什么心事,萧穆妤只顾着伤心没注意,叶氏却瞧了出来,只以为这事难办,斟酌着要怎么开口劝劝萧穆妤,不经意见对上萧吏的视线,对他一笑。

  萧吏顿时觉得轻松许多,脸上也有了几分笑意:“先进屋,最近越发冷了,别叫你嫂子陪着你在这吹风。”

  萧穆妤瘪瘪嘴,红着鼻子不肯动。

  “你不是要救他吗?进去,我跟你说法子。”萧吏无奈,让叶氏先进屋。

  叶氏却是挽了萧穆妤的手,哄着她进去。

  才一进屋,刚刚坐下,萧穆妤便可怜兮兮地开口:“什么办法?”

  萧吏却又沉默了,似乎是在考虑该不该说。

  “大哥,救人要紧,你有法子便告诉我吧,别叫我着急了。”萧穆妤一急,眼泪又要落下来,叶氏忙拿了湿帕子给她敷着:

  “可别哭了,这么好看的眼睛,哭坏了可该怎么办?”

  一面又看向萧吏,以眼神询问。

  若是能说,便赶紧说了,免得一直惹萧穆妤伤心。

  若是不能说,便让她来哄萧穆妤。

  “这个法子,我也不知能不能管用,只是试一试。其实保险起见,咱们最好走暗道。”萧吏终于开了口,叶氏便带了下人们都出去。

  “可是,纪衍现在盯着咱们,若是走暗道,极有可能被他们拿住把柄,到时若闹大了,便是哥哥也要受牵连。”萧穆妤缓了会儿,到底还存着几分理智,“另一个法子是什么?哥哥不如说说,看看是否可行?”

  虽这么问,可萧穆妤也知道,若那个法子更好的话,萧吏也不会犹豫了。

  “另一个法子虽然比较安全,但是成功率不高,且......要委屈你一下。”

  “什么法子?”萧穆妤连忙问。

  “具体的你别问,三日后巳时左右,你去一趟城外伶仃寺。”

  “去伶仃寺做什么?”萧穆妤不解,在这个关头,萧吏自然不可能是让她去求神拜佛。

  “多的别问,去伶仃寺,为柳公子求得一线生机,记得带上他给你的那块玉,免得菩萨不知道该相助何人。”萧吏说罢,长叹了口气,“回去洗把脸,打起精神,别叫母亲再为你担心,听见没有?”

  “可是......”

  “你如果想救他,就听大哥的话。如果你想见见柳公子,下午我会安排。可是你不能这样过去,免得刺激了他。去了以后,好生安抚他的情绪,别叫他在刑部里闹。昨儿他已经闹了一天了,我跟文展费了好长时间,才暂时让他冷静下来。”萧吏道,他口中的文展,便是陈振哲。

  若非陈振哲这些时日天天陪小柳儿练招,小柳儿勉强能听进去他的话。

  萧穆妤不解,却也相信自家大哥是个沉稳之人,因而也只好点点头,回了屋子。

  下午些时候,是萧元陪着萧穆妤去往刑部大牢。

  牢中闷热潮湿,萧穆妤始一进去,便觉得有些胸闷头晕,不敢相信小柳儿是如何在这里面呆这么久的。

  小柳儿犯的本不算什么惊天大案,可因为他攻击性太强,刑部将他关在最里面的牢房里,上了重镣铐。

  开了牢门,却因牢中没有光线,萧穆妤一时没瞧见人在哪。

  小心地往里面走了几步,却被猛地扑倒在地,脖子被人狠狠掐住,喘不了气。

  “你在做什么?住手!”狱卒连忙喝道,就要拔出刀来,小柳儿双眼通红,就要掐死身下人再过去,鼻尖却嗅到一丝淡淡的香味,整个人一愣,仔细一看,连忙松了手,退到一边,有些手足无措。

  狱卒连忙来扶了萧穆妤:“三小姐,咱们快走吧,这疯子发起狂来会杀人的。”

  “我、我没事。”萧穆妤捂着脖子,咳嗽不停,“让我与他单独谈谈。”

  “不、不成,你一个人哪是他的对手,若你出了什么事,我们没法子与萧二爷交待。”狱卒心中发慌,萧元在外面跟他们头正喝酒,若是发现妹妹在眼皮子底下出了什么事,他们这些狱卒可吃不了兜着走。

  “你放心,他刚刚是没认出我,没事的。”萧穆妤说着,却是一步步走向了小柳儿。

  “你受伤没有?”萧穆妤感觉到小柳儿有些抗拒自己的靠近,便停下了脚步。

  “对、对不起。你疼、疼......”

  “我不疼的,你呢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,我给你叫大夫。”萧穆妤笑道,见小柳儿太紧张,便坐在了地上。

  小柳儿见了,也跟着坐下,摇了摇头。

  “怎么不说话?”萧穆妤问,她没小柳儿那么好的视线,虽能勉强见到黑暗中的一个影子,却看不见他细致的动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