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 冲动是魔鬼

古代言情字数:2039更新时间:2019-08-31

  “怎么了?”或许是因为有事相瞒,萧穆妤不免有点心虚。

  小柳儿没回答,而是凑到她身边又仔细嗅了嗅,才问:“你生病了?”

  萧穆妤被吓了一跳,那药丸的药味并不重,她要拿到鼻子旁边才能闻到一点淡淡的味道,可现在她已经吃了下去,小柳儿竟还闻得出来。

  她知道小柳儿因为生长环境,感官都强于常人,却没想到竟厉害了这个地步。

  “没生病,你知道我身子不好,这只是养身子的补药。”萧穆妤笑道,“这几日我不在,你学了些什么?”

  小柳儿半信半疑地望着她,在被萧穆妤半哄半推的带到书桌面前后,还是拿出了这几日写的字,一句一句地念给萧穆妤听。

  没多会儿,陈振哲便来了。

  “你之前让我多带他出去见见人,明儿我跟几个朋友约了出城,你大哥也去,要不要叫他跟着?”陈振哲来了,倒没急着跟小柳儿拆招。

  他说的事,萧穆妤也知道。不过是他们几个好武的人,定时不定时的约起来,比试功夫或是骑射。

  “小柳儿只怕是还不会弓箭。”萧穆妤有些不放心,若是比试狩猎,旁人骑马拿弓,小柳儿只怕是要冲上去肉搏。

  “倒也不一定要骑射,比试比试拳脚也可,重要的,是让他出去见见世面——你别把他困在这小院子里了,他是能有大成就的人。”陈振哲道,从语气中,不难看出他对小柳儿的欣赏。

  萧穆妤想了想,回头问小柳儿:“你明天跟陈大哥一起去,好不好?”

  “一起。”

  “我又不会功夫,去也是找个地方坐着,一个人很无聊的。你跟陈大哥去,记得要听陈大哥和大哥哥的话,好不好?我在家里等你。”萧穆妤哄道,小柳儿到底有些不情愿,奈何萧穆妤一直劝他,他也只好应了。

  第二日一早,小柳儿便出门了,一般来说,他们都要去个三五天才回来。可才到第二天中午,便传来消息,说小柳儿被捉进了刑部大牢里。

  萧穆妤正跟秦雅一起听话本,闻言心中一惊,不小心打落了手旁的茶盏: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似乎、似乎是柳公子与庆国公府的人起了冲突,失手打死了一个人,被告上了刑部,这会儿入了狱,按律、按律只怕最少也要发配余桥城。若是那边咬死了,只怕要偿命。”小厮有些战战兢兢,萧穆妤却慌了。

  余桥城远处苦寒之地,一旦被发配去了那处,再也没有回来的机会。

  “怎么回事?纪衍他想做什么?”

  “你先别着急。”秦雅拉了萧穆妤坐下,又对那小厮道:“出了什么事,你得说清楚。闹得不明不白的,平时在你主子面前,也是这么不着调不成?”

  “昨儿柳公子与陈统领他们学了弓箭,今儿便约了去比猎,小的一直跟着大爷,好一会儿才听说,柳公子与纪世子起了冲突。等大爷赶到的时候,柳公子已经被刑部的人锁了,看样子似乎受了伤。具体的,小的也不知。”

  听完,秦雅便笑了:“好了好了,没事了,有大哥在,柳公子不会吃亏的。”

  “不是啊,刑部的人来势汹汹,纪世子也紧咬着不放,再者柳公子当着刑部的人承认了自己杀人,甚至还要动手,只怕......”

  “就你话多!”秦雅俏眉一竖,“有在这里嚼舌的功夫,倒不如去打听打听人怎么样了。”

  小厮浑身一颤,连忙告罪去了。

  秦雅连忙安慰萧穆妤:“你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那小东西没见过世面,才慌里慌张的,大哥定然会护柳公子周全的。”

  饶是秦雅这么说,萧穆妤也冷静不下来。

  她知定然是纪衍的人故意挑衅小柳儿,小柳儿又经不起煽动,加之本就不喜欢纪衍,起冲突是必然的事。

  而小柳儿但凡动起手来,从来没个分寸,打死了人,也是极有可能的。

  若是纪衍以此做文章,萧吏便是再有心,也难救人。

  “我去找他。”萧穆妤起身就要往外走,秦雅连忙拉住了她:“你可别冲动啊,好容易这两日纪衍没空缠着你,你可别自己去了,若是再回不来,你哥哥非说我不可。”

  “二嫂子说笑了,二哥哥怎敢说你。我、我只是去瞧瞧,怕小柳儿冲动,在刑部大牢中再闹些什么事出来,那便是罪上加罪了。”萧穆妤道,秦雅却拉着她不敢松手:

  “我知道,所以刚刚才让人去打听。你在这乖乖等一会儿,一会儿他们就回来了,到时便知道了,是不是?”

  “嫂子你知道的,小柳儿性子倔强,除了我的话都不听的。”

  “就算要去,你也得等你哥哥回来了,叫他带着你去。你自己跑去刑部,也没人让你见柳公子啊。”秦雅生怕她冲动,闹出些什么事来,“你先坐下,我派人去找你二哥,等他回来了,带着你去,可好?”

  萧穆妤到底听了进去,尽管心中还是发慌,却也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,听话地坐着。

  等待的时间总是分外漫长,萧穆妤如坐针毡,脑子里乱成了一团。又怕那小厮回来带来不好的消息,又因等不到小厮回来而心慌意乱。

  秦雅知道这会儿无论是说些什么,萧穆妤也定然听不进去,便让说书人也走了,自己则是在旁边陪她坐着。

  半晌,萧元总算回来了,萧穆妤立刻迎了上去:“二哥,小柳儿怎么样了?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  “据说是为了争猎物,两边吵了起来。言语过激,便动了手。当时场面混乱,也说不出是谁先动的手,可柳公子打死了人,是好几双眼睛都看见的。他自己也承认了。”萧元神色严肃,“京兆府已经介入调查了,大哥特意去问过,若无特殊情况,几乎已经定案了。咱们若非要帮忙,也只能往暗里走。”

  “那、那我能不能......”萧穆妤双眼泛红,萧元知道她的心思,道:

  “你现在乖乖在家呆着,大哥让我先回来,就是看着你别乱来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