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章 一年之内不用担心

古代言情字数:2026更新时间:2019-08-30

  萧夫人忙让萧穆妤坐在自己身边,见她脸色不像之前那样差之后,才松了口气:“没事就好,你继续说。”

  萧元得了允准,方才继续道:“今儿一早,庆国公府的人送早饭进屋,见三丫头不见了,行舟那小子却昏迷不醒,一时乱了手脚。偏生那时候纪伯伯和纪衍他们都离了家,没人震住场面,及至纪伯母赶到时,已有些风言风语传了出来。刚巧那时候儿子在外面打听三丫头的事,便使人跟着参与闲话,悄悄地转了风向。”

  萧元说得很是得意。

  一开始,传出来的是叔嫂苟且,有违天伦,在萧元的有意推动下,渐渐演变成了是纪衍生育无能,便想出了弟代兄职的主意,萧穆妤宁死不允,才有了之前险些丧命之事。这会儿好容易活了过来,又被强行捉了回去,这次更是拼死拒绝,以性命相胁,才没让纪家兄弟得逞。

  这传言一传扬出去,再联想起前段时日萧穆妤执意要和离,便不难猜出其中的关联了。

  这种传言最恶心的是,捉不住,挡不了,若是听之任之,暗地里有人推波助澜的话,只会越传越夸张,毕竟在茶余饭后,人们最喜闻乐见的,就是高门大户里的龌蹉事。

  即便是无人推动,这些传闻也够得市井议论兴奋好长一段时日。

  若是与之较真,又会被认为踩着了痛脚,流言非但不能制止,反而越演越烈。

  “便是几句谣言,也够得他们烦一阵子了。”萧元一面说,一面冲萧穆妤挤眼,一副让萧穆妤放心,你的仇哥哥替你报了的模样。

  萧夫人听了,略愁眉了一会儿,而后又舒展开来:“是了,只要利用得好,便可叫箐箐不再为他们编织的流言受人指点,也叫他们尝尝什么叫做人言可畏。”

  萧穆妤犹豫了会儿,开口道:“轻轻有话要说,娘亲与二哥哥可不许生气。”

  “不怕,你哥哥敢生气,我就拿棍子打他出去。”萧夫人爱怜地抚着萧穆妤的背,萧元眼睛一转,并没直接应承下来:

  “你可别是心软不忍心了?”

  “自然不是,只是箐箐觉得,水能载舟亦能覆舟,咱们操纵得了流言一时,操纵不了一世。若在这上面费了太多心力,一旦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,或者被人反将一军,反而会深受其害。若哥哥真要为箐箐出气,倒不如想个别的法子?”

  “你放心,我自有分寸。这么做只是为了抵消对你的影响,谁会傻到全身心扑到这上面去。我只是派人盯着,当风向不对的时候说几句话便是,无碍的。”萧元笑道,“只是这次,你总能如愿了,闹得这样大,只怕便是连纪爷爷,也不得不松口了。”

  萧夫人摇摇头:“这却不一定,若当真和离,岂非坐实了传言?”

  “若他们还是坚持,也只会被传仍想要弟代兄职罢了。”萧元道。

  他们说得并没错,现在的纪家,几乎陷入了一个进退维谷的境地,这两条路,无论怎么选,都有害无益。

  唯一的办法,只能是开辟第三条路——叫萧穆妤主动回纪家。

  只要她愿意回纪家,自然而然地,便能打破这些谣言。

  如何让萧穆妤回去,暂且不论,只论现在的纪家,并不平静。

  萧夫人听到这些传言后,气得脸色发白,吓得人以为她就要晕过去才是。

  纪朗铭更是大发雷霆,叫了两个儿子回来问清楚来龙去脉之后,气得打断了两根藤条,直接命人把他们关进祠堂里反省。

  反而是纪长鸿,听了这消息之后,并没有过多的反应。

  在纪衍求他帮忙打发萧家人,留下萧穆妤之后,他便只是做这一件事。

  这件事做完了,虽是失败了,可他也懒得再多管,懒得再去管这些纷杂。就如同朝堂上的事一样,不管不问,纪朗铭来问过几次,纪长鸿都不指个方向,纪朗铭也只好作罢。

  这一些,萧穆妤并不知情,包括纪朗铭绑了纪衍前来致歉,也只是萧巍接见。

  双方说了些什么,便是连萧元也不清楚,更遑论萧穆妤因着几天的紧张疲惫,好容易放松下来,一直睡到了午后。睡得小柳儿还以为她又怎么了。

  当天下午,吴恨却来了。

  “先生怎的来了?”萧穆妤好奇道,对上吴恨的眼神后,便摒退了左右,连小柳儿都被哄了出去。

  “给你送药。”吴恨从药箱中拿了两个瓷瓶出来,一个青花,一个蜜釉,“从今天开始,每五日,吃一粒这个。”

  吴恨先拿了青花的瓶子给萧穆妤,而后又拿起了蜜釉的瓶子:“若是发现红线颜色加深,或者变长,每三日,吃一粒这个。不可耽误,明白了吗?”

  萧穆妤接过,小心地收好,而后望向吴恨:“不知,我还有多长时间?”

  “一年之内,你不必担心。药我会定期送来,你只要按时服药。之后的事,等之后再说。”吴恨说着,又从药箱里拿出一张纸:“这上面是忌口的,不能吃。”

  萧穆妤接来细细看了遍,虽有几样是她爱吃的,忌口倒也不难。

  “行舟的事......”想了想,萧穆妤还是率先开口,她知吴恨与纪弘是至交,这两日事情闹得那么大,便是之前吴恨不清楚,来萧府的路上,也该有所耳闻。

  “你们两家之间的恩怨,与我无关。便是你们两个要一决生死,也别在我面前就是了。”吴恨一面说,一面收拾着东西,“好了,按照我交代的做,过段时间我再来瞧你的情况。”

  “先生不留下来歇一晚吗?天快黑了?”萧穆妤忙问,吴恨却摇摇头:“软塌我睡不惯,前段时间在纪家已闹得腰酸背痛,成宿成宿的睡不着,你就别为难我了。”

  他说到这,萧穆妤也没别的办法,只能叫人送了他出去。

  回到屋中,趁小柳儿还没进来,便先吃了一颗药,而后把两个瓶子藏到了柜子深处,可小柳儿一进来,还是盯着她看个不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