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僵持一晚上

古代言情字数:2004更新时间:2019-08-29

  纪衍始料未及,虽尽力去避开,手臂上仍然被划出一道口子,鲜血淋漓。

  “萧穆妤!”

  “你若再敢靠近,我便与你同归于尽。”萧穆妤双手握着匕首,整个人怕得直颤。

  “你便这么不愿有我的孩子?”纪衍心中五味杂陈,说不出是失望还是难过。

  萧穆妤缩在床角,警惕地望着纪衍:“走开,不然、不然我杀了你。”

  “你做得到吗?”纪衍冷笑,即便他赤手空拳,即便萧穆妤手中有兵刃,可他若是想要制服萧穆妤,简直轻而易举。

  可看着萧穆妤这害怕可怜的模样,终究是心有不忍。穿了鞋,去柜中翻出伤药,给自己止血包扎。

  萧穆妤只是盯着纪衍,不敢放松。纪衍给自己包扎好伤口后,又从柜子里翻了干净衣裳换上,而后便去软榻上躺着了。

  不一会儿,纪衍似乎是睡着了,萧穆妤却还是绷紧了身子,到了最后,一双手又酸又麻,直到天光亮起。

  其实纪衍也是一夜未眠,虽然闭上了眼,可怎么也入不了梦。

  早晨起来看见萧穆妤的模样,心头无名火起,换了衣裳洗漱之后拂袖而去,又让人锁上了门。

  大门落锁的那一刹,萧穆妤才瘫软下来。

  这把锁,虽锁住了她的自由,却也给了她一个暂时安全的屏障。

  至少锁未开之前,没有人会进来。

  匕首落在杂乱的被褥上,萧穆妤失声痛哭起来。

  直哭到了晌午,听见门外有人开锁,吓得萧穆妤连忙捡起了匕首,警惕地望着门的方向。

  送饭的丫头一进门,见屋中狼藉一片,先是愣了一愣,走进几步看见萧穆妤拿着匕首对着她,吓得往后退了退:“大奶奶,奴婢是来给您送午饭的。”

  “出去。”

  “可是......”

  “滚出去!”萧穆妤喝道,吓得那丫头把饭菜放在桌上后便退了出去。

  直到落锁的声音再次响起,萧穆妤才放下手臂,坐在床上,呆愣愣地望着前方,眸中没有半点色彩。

  到了晚上,纪衍再进屋时,萧穆妤已经躲回了床角。望着桌上已经冷透了,却不曾动过的饭菜,纪衍再次被勾起心头怒火:“你这是想做什么?绝食自尽不成?若真想死,一刀抹了脖子岂不痛快?又何必装模作样的?威胁我?”

  “这便是你的目的不成?”萧穆妤望着纪衍,她的双眼哭得红肿,整个人憔悴不已。

  “什么?”纪衍问,怎么又牵扯到了他的目的,他的目的向来很简单,便是与萧穆妤好好过日子,萧穆妤这会儿又胡思乱想些什么。

  “你是堂堂的世子爷,风流倜傥文武双全......只能丧偶,不能休妻,是吧?”

  纪衍几乎被她闹得没了脾气:“你总是这样,以最坏的心思,去揣摩别人的想法吗?”

  说着,拖了个凳子过来,坐在床前几步左右的距离:“昨儿是我太冲动了些,你也伤了我。咱们打平了好不好?以后便别再想以前的事,好好的过日子,可好?”

  萧穆妤不说话,只是望着他,可纪衍但凡有点动作,或是想要靠近一些,都会让萧穆妤紧张起来。

  纪衍叹了口气:“今天一早,靖王妃来过,说是想要见你。祖父与她说了几句,打消了她的念头。咱们早日和好,也早日让你家人安心。靖王妃有孕在身,忧虑过度,对身子也不好,你说是不是?”

  “你想对大姐姐做什么?”萧穆妤一下就急了,纪衍更是恼怒:

  “你为何总要把我往坏里想,我会对靖王妃做什么?我何必对她做些什么?”

  萧穆妤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而后移开了视线,任凭纪衍说些什么,都不再开口。

  纪衍没办法,只能让婢女们把屋子里收拾了,再送些吃的过来。

  “你好好吃东西,我一会儿便去书房睡,若不然,咱们今夜只能再僵持一晚上。”纪衍道,萧穆妤浑身一僵,只得慢吞吞地下了床,去桌前吃东西。

  纪衍这才发现,她没换衣裳,仍穿着被自己扯坏了的衣服。

  这会儿一只手护着衣裳,一只手拿了筷子进食,像是个牵线木偶般,没有半分魂魄。

  纪衍也只是看着她吃完,而后才转身离开。

  第二日也是如此,萧穆妤呆坐了一天,晚上在纪衍的“威胁”下进餐,然后又是一人坐着。

  纪衍只当她是被自己吓坏了,也不好强硬地做些什么,只能暂时随着她。

  却不知萧穆妤是故意为之。

  三年的察言观色事事应承,让她再了解纪衍不过,也知要怎么表现,才能让纪衍放松警惕,才能让他主动给自己一丝喘息的机会。

  那把匕首,一直紧紧握在她的手中。

  可今晚却不是很太平,三更时分,萧穆妤躺在床上,刚刚有了几分睡意,便听见有动静。一直警惕着的她立刻睁开了眼,却见是纪弘翻窗而入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萧穆妤下意识地往床角缩了缩,握紧了手中的匕首。

  “我来瞧瞧......萧吏大哥派人潜进了府里,刚巧被我遇见。这会儿在我屋里,我替他来看看,大嫂可还好?”

  “我不是你大嫂。”萧穆妤冷声道。

  “你真与大哥吵架了?”纪弘问道,昨儿一早,他便听下人说前一天晚上纪衍与萧穆妤吵了一架,两人似乎还动了手。纪弘去问过,纪衍否认了,可他的小厮透露,纪衍手臂受了伤。

  “我与他一直在吵......你这次来,又打算如何?”之前与纪衍的争执,本就让萧穆妤不敢放松警惕。而现在,深更半夜的,纪弘又闯了进来,她整个人完全紧张到了极点。

  “我只是替你哥哥来看看你的情况,以免叫他们担心。嫂子,可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不成?”纪弘知道萧穆妤防备着自己,加之男女授受不亲,他自然也不能靠得太近,便站在临窗的位置,尽可能地放低声音。

  “帮忙?你能帮我逃出去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