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 咱们也该有个后

古代言情字数:2002更新时间:2019-08-29

  幸好小柳儿也惦记着萧穆妤的话,知道不能随意对府里的人出手,因此也是忍着,反而被绊住了脚步。

  双方正是彼此纠缠着,叶氏却闻讯赶来,眼见闹得一团乱,心里虽有些发虚,到底还是鼓足了勇气,走上前去:“柳公子,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

  “箐箐!”小柳儿几乎红了眼,那模样看着,真有几分渗人。

  “不是说了吗,箐箐这几日在别的府上住,过些时日便回来了。”叶氏笑道,小柳儿却似乎被激怒:

  “箐箐!”

  府兵们连忙将叶氏护在身后,叶氏深呼吸一口气,给自己壮了壮胆:“你可还记得,三丫头走之前交待过什么,你这么做不怕她生气吗?”

  小柳儿一顿,略微冷静了些:“在哪?”

  “你再等一等,我差人去问问箐箐,看她何时回来,得了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你可好?”叶氏笑道,大着胆子上前两步。

  一昧地躲在府兵身后,让小柳儿觉出自己的不信任,反而不好。

  “今天。”小柳儿往着她,态度明确。

  “今天箐箐可不一定能回来。”

  小柳儿摇摇头:“今天。”

  萧穆妤今天即便不回来,也要在今天之内告诉他什么时候回来。

  可叶氏并不明白他的意思,以为他非要萧穆妤今儿回来不可。

  “三丫头到底也不是你的犯人,你总不能一直把她绑在身边,连半点自由也无吧?”叶氏道,“她本就是个爱玩爱闹的性子,为着你,已经许久不曾出去了。这会儿好容易遇见一位好友,不过与她多相聚了几天,何必苦苦相逼呢?”

  “我没有。”小柳儿倒不怕叶氏误会,他怕叶氏这样告诉萧穆妤,萧穆妤误会了。

  “没有的话,便耐心些多等会儿,这里是她家,她总不会跑了,你怕什么呢。”叶氏提着一颗心,面上镇定自若,其实一直注意着小柳儿的神情。

  见他犹豫半晌后,终究是点了点头,叶氏这才松了口气,命府兵们都散了,又让沁兰带着小柳儿回去,好生安抚。

  而后叶氏回了屋,刚巧萧吏回来了。

  叶氏一听说小柳儿急了,便着人去找萧吏,萧吏这才赶着会府,听说小柳儿已经被叶氏安抚下来,倒也安心下来。

  “箐箐那边到底怎么回事,可问清楚了?”叶氏给萧吏倒了杯水,愁眉不展,“这两日母亲一直在问,那柳公子也只能拖延得一时。”

  萧吏摇摇头:“昨儿靖王妃去了一趟,也没能见着人,被纪爷爷三言两语的,给打发回来了。你也别急,晚些时候,我悄悄派人去看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叶氏点头,除此之外,倒也没别的办法了。

  而另一边,萧穆妤的日子,却是不太好过。

  纪衍将她关在屋子里,几乎不许她出门,也不让她与旁的人见面。

  乔芸儿和纪弘先后来过,都被拦在了门外。

  她倒是能去院子里走走,可一出门,身后便至少跟五六个人,美名其曰是伺候她——萧穆妤禁不住冷笑,只怕便是宫城中的贵人,出个房门也没这么大的架势。

  纪衍每天晚上都会过来用晚饭,而后没话找话聊。

  纪衍本不是那等能言善道之人,也特意去寻了些有趣的事来与萧穆妤说。萧穆妤却沉默不语,不做半点反应,纪衍干巴巴地说完之后,便再无话可说。

  有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如同一只跳梁小丑,丑态百出的惹人发笑,却不得半点关注,只自己尴尬无趣。

  人的耐心终究有限,纪衍自然也有受不了的时候,他忍受不了这样的对待,便直接质问出声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  闻言,萧穆妤才第一次看向了他:“想与世子爷和离。”

  “不可能。”纪衍靠近萧穆妤,声音有些发狠,“你一日是我妻子,便一世是我妻子。”

  “世子又何必如此?你我之间到了这个地步,还有白首偕老的可能吗?再者......”萧穆妤顿了顿,手不自觉地握紧,指甲狠狠嵌入掌心,“我嫁给你三年无所出,期间又数次惹了长辈不快,论理,本该和离。”

  每次提起这件事,萧穆妤便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一碗碗被强行灌进她嘴里的药,那苦涩的滋味,终生难忘。

  “好!”纪衍似乎突然被激怒,一把扯起她便往床榻上摔去,“不孝有三无后为大,咱们也该有个后,以免被冠上不孝的名头。”

  萧穆妤被突然发怒的纪衍吓了一跳,眼见他要扑上来,只能往旁边躲闪。

  可床榻上只这一方天地,她又能躲到何处,只能被纪衍拽到了身下,撕扯着衣裳。

  “纪云博,你想做什么?”萧穆妤慌了,一面推搡着他,一面大声呵斥。

  “你我本是夫妻,自然该做夫妻之间的事。”纪衍气得失了理智,若非乔芸儿告诉他,他还不知萧穆妤这些年一直悄悄服用避子汤。

  难怪成婚三年,萧穆妤一直没能怀有身孕。纪衍本想着这是天命,强求不得,故而一直没说什么。

  可到了今时今日他才知道,这并非天意,而是人为。

  这件事本就叫他气愤不已,萧穆妤却还提起,却还要刺激他。

  多日以来,憋在心口的那一股子气,顿时无法控制,只想全都发泄出来。

  而萧穆妤,一如既往地,成了他的发泄对象。

  只是和以前不同的是,曾经的萧穆妤,不过默默忍受,便真是痛苦难受,也只强忍在心里。

  而今日,萧穆妤却拼死反抗,这无疑是火上浇油,烧光了纪衍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。

  萧穆妤的唇舌被堵住,只能死命去咬入侵的灵活。血腥味在唇齿中交缠,纪衍却没半点要离开的意思。无奈之下,她只能伸手到了枕头底下。

  萧元送她的匕首,自那日尹奚闯入后,萧穆妤便一直随身带着。被关进屋里后,更是藏在了枕头底下。

  这会儿摸到刀柄,拔出来不分由说地就向纪衍刺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