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章 破镜重圆?

古代言情字数:2075更新时间:2019-08-27

  “你就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?”纪衍问道,看着她一双眸子,似乎想要看出她心中所想。

  “该说的,我已与世子说得清楚了。也没什么话想对世子说。”萧穆妤说罢,略一行礼,便想要离开。

  纪衍却伸手将她拽了回来:“那个男人的事,芸儿和你被掳走的事,你不该跟我说说吗?”

  两人的距离极近,近得萧穆妤能感受到纪衍身上翻腾的怒火。像是落在寒冬山林里的大火,气势汹汹,无法抵挡,只能眼睁睁地瞧着它吞噬一切。

  “原来是这件事,世子若是怀疑我与那帮贼人有勾结,刻意谋害芸姑娘......”

  “我自然知道你肯定与他们无关,也知你也是受害者。”纪衍打断了萧穆妤的话,双手紧紧抓着萧穆妤的双臂:“可我是你的丈夫,除了这些事,你难道不该与我交待一番?”

  “名存实亡的夫妻,世子爷又何必在意?”萧穆妤一双手臂被捏得生疼,“不过因为世子爷尚在热孝之中,故而没催着休书。自那日起,我便与世子再没关系,又何须向世子交待?”

  萧穆妤一口一个“世子”,听得纪衍刺耳。他还记得萧穆妤以前遇见她,总是面上带些许粉红,一双眼亮晶晶的,几分羞怯几分欢喜地喊着“阿衍哥哥”。

  后来成了婚,他们第一次成为夫妻之后,萧穆妤带着几分小心地问:“我可以唤你阿衍吗?”

  在得到他的默许之后,那样的欣喜开心,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。

  这会儿,却成了生冷疏离的“世子爷”。

  纪衍再也忍受不住,也再不能放任萧穆妤这样胡闹下去,索性不与她多言,拉着她便走。

  “做什么?你要带我去哪?纪衍!”萧穆妤拼命挣扎,却完全无法撼动纪衍的力量,逼得急了,拔下发髻上的珠钗便朝他刺了过去,刺进了他的手臂中。

  纪衍几乎红了眼:“你伤我?”

  “是世子爷无礼在先,我不过是自保。还请世子爷自重。”

  “你我是夫妻,哪有什么无礼不无礼?”纪衍拔下珠钗,也不管伤口在流血,将萧穆妤抗在肩上,直接将人带回了他的房间。

  “纪云博,你到底想做什么!”萧穆妤落了地,下意识地退后了几步,不敢离纪衍太近。

  “你看。”纪衍伸出手臂,“我受伤了。”

  “那又如何?”萧穆妤不解,难不成他想刺回来?

  “你果然比以前无情多了。”纪衍冷笑一声,“好好在这里想想,自己错在何处。我晚些时候来找你。”

  说罢,转身出了门,将门落锁。

  饶是萧穆妤反应及时,终究是晚了一步,只能这么被锁着。

  纪衍听得里面的拍门声,满腔怒火渐渐转化成无奈,吩咐道:“伺候好了,莫让她逃了,也别委屈了她。”

  说罢,去了书房,翻出药箱,自己给自己做了简单的处理,再换了衣裳,这才出去招待客人。

  一出去,便见着了乔芸儿。

  “大哥哥跑哪去了?祖父正找你呢。”

  “这就去,怎么了?”纪衍一笑,自然改了行进的方向。

  “不知道,不过永安侯也在,多半是为着你跟萧穆妤的事。”乔芸儿不满道。

  “她是你嫂子,怎的这么无礼。”纪衍知道乔芸儿与萧穆妤有些误会,可自己每每开口,她都闹着不肯听,久而久之的,纪衍也没了办法,又想着她年幼,只能是多哄着她些。

  “她才不是我嫂子,大哥哥忘了,是她自己理亏,无颜再呆在咱们庆国公府。她既能做出那等子令人不齿之事,大哥哥又何必替她的颜面着想?一封休书写清楚她的罪过,赶了她出去才是正经。”乔芸儿道,纪衍有些无奈:

  “说了是误会,箐箐不是那样的人......”

  “大哥哥别被她给骗了,燕姐姐这会儿还在城外住着不敢入城呢。定是她在永安侯面前挑唆了什么,若不然,亲生女儿,永安侯怎会冷血至此。”

  “长辈的事,岂是你我小辈能置喙的?”纪衍沉了脸,乔芸儿吐了吐舌尖,拉着纪衍的手撒娇:“芸儿不小心说错话了嘛,大哥哥这么凶做什么?”

  “何曾对你凶了?好了,不是说祖父叫我,别耽搁了时辰。”纪衍说罢,又哄了乔芸儿几句,方才快步去了。

  一进屋中,便见着自家父母弟弟,并着萧家人都在,只是不见了萧元。

  他进屋才行了礼,萧元便跟在后面走了进来:“爹,没找着,到处都找了。”

  “文琢在找什么呢?可是有什么东西掉了不成?我让下人帮着找找。”纪衍笑道,纪弘却先开了口:

  “不是东西,是大嫂不见了。”

  话音未落,叶氏笑着解释道:“早些时候箐箐说有些不舒服,这会儿只怕是撑不住,先回家去了,还望纪爷爷与纪伯伯莫要怪罪。”

  “这孩子,越发不懂得礼数了。纪伯伯,轩皓,我这就差人叫她回来。”萧巍皱眉。

  “没事,本就想着趁这机会,让两个小辈把误会说清楚。既然箐丫头不舒服,那就叫她回去歇着,何必再把人给叫回来。”纪长鸿点点头,反而劝着萧巍,“你别总这么大脾气。”

  “他这脾气自小养成的,改是改不成了。”纪衍之父纪朗铭笑道,“父亲看着他长大,知道他是改不了了。”

  说着,望向了纪衍:“来给你岳父磕头,箐丫头坠落山崖,怎么说都是你的不是。”

  纪衍依言上去,跪在萧巍面前磕了头,见萧巍夫妻面色并不太好,便又磕了一个头:“这一礼,是替箐箐赔的罪。她的确不舒服,却没回永安侯府,而是在屋里歇下了。”

  “歇下了?”萧元几乎跳了起来,随后怯怯地瞧了父亲一眼,收敛许多:“她怎么会在这里歇下?”

  “这里是她的家,歇下是应该的。”纪衍笑道,“之前是与箐箐有些误会,可方才已经解释清楚。箐箐也愿意原谅我的不周到,同意留下与我好好过日子。本是要亲自与岳父岳母禀明的,可女婿见她脸色实在是差,便哄她先去睡着,由女婿来向岳父岳母道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