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章 唾沫星子是能淹死人的

古代言情字数:2005更新时间:2019-08-27

  因着头天晚上彻夜未眠,即便萧穆妤心事重重,也很快睡了。此后几日,萧穆妤再没提这事,小柳儿刚开始还有几分紧张,随时关注着她的动向,见她真无寻死之心,这才松了口气,开始专注于练字习武。

  只是小柳儿不知道的是,萧穆妤曾悄悄给萧惜燕传信,只说了吴恨的师父有法子相救,这会儿吴恨便是求教去了,叫萧惜燕不必再麻烦友人再跑一趟。

  接下来要怎么办,她其实没个详细的计划,脑子里还是有几分混沌。

  唯一知道的,便是要给小柳儿打算好。

  父母有哥哥姐姐们孝顺,她若去了,虽会惹得父母伤心,但在其他子女的陪伴下,总会从悲伤中走出来。

  除此之外,她也没别的什么可挂念的。

  只除了小柳儿。

  至少在有限的时间内,要让小柳儿能融入这个世界,不再以她为中心。

  是以,萧穆妤开始有意地跟他说一些文章的意思——以前都是小柳儿自己琢磨,顶多有不懂的字才来问问萧穆妤,他不问时,萧穆妤也不去管。

  如今在这上面费了心思,花费的时间便也更多了。每日里除了晨昏定省之外,萧穆妤几乎就和小柳儿呆在屋里,一本书一本书的读。

  期间,纪家派人来过几次,以各种名头,给萧穆妤下了邀贴,都被萧穆妤婉拒。

  直到这日,乃是纪长鸿的寿辰。

  纪长鸿自妻子仙逝后,便辞去了所有职务,只留一个虚衔。开始还有人上门向他讨教朝中事务,纪长鸿却一概不言。后来或许不胜其扰,直接闭门谢客。

  这次难得的下了邀贴,于情于理,萧穆妤都不能不去,便提前几日备好了贺礼,又早早便开始与小柳儿说这事。到了纪长鸿寿辰之时,萧穆妤临走时不过跟小柳儿说了一声,便留他在家。

  纪府没有想象中的热闹,纪长鸿此次虽是高寿,可因夫人仙逝,总是提不起几分兴趣来。

  家里人办寿宴虽是想哄他开心,可一来要照顾他的心情,二来也是在热孝期间,不得笙乐抑或大肆庆祝,便只请了几家向来交好的,一同吃个饭便是。萧穆妤全程跟在两个嫂嫂身后,也不多言,只在旁人问及她的时候才偶尔答两句。亦有对她与纪衍之间的事满怀好奇的,想方设法的旁敲侧击,萧穆妤要么装着听不懂,要么便留着让两个嫂嫂帮忙周旋,安静得不像话。

  即便她已低调至此,耳边还是得不到安静。

  总会有些闲言碎语的,顺着风,吹进她的耳朵里。

  来的客人说是关系好,可都是与庆国公府关系好,与萧家,虽也有来往,到底真心不足。

  尤其当初萧穆妤死活要嫁给“姐夫”之事,到底还是传开了,叫多少人心中不齿。这几年萧穆妤又基本上都窝在房间里,甚少出来与旁人交往。有些看着她兄嫂姐姐的面上,倒也不说什么,有些便忍不住议论起来。

  再加上又乔芸儿这个不怕事大的,添油加醋,颠倒黑白,将萧穆妤所谓的故事在小姐妹中宣扬,真真假假,自然没人会真的来找萧穆妤证实。

  叶氏和秦雅还记得处处护着萧穆妤,妯娌姑嫂三人总是走在一处,挡下来不少来者不善。却挡不住交头接耳,碎碎细雨。

  又因是在庆国公府上做客,总不能闹起来给主家失了面子,只能算是吃了这个哑巴亏。

  “你若是不舒服,我先送你回去可好?”眼瞧着说的话越来越过分,秦雅起身凑过去把话岔开,免得再谈,叶氏则是悄悄在萧穆妤耳边开口。

  “父亲会骂的。”萧穆妤摇摇头,这些天她只与小柳儿一处,已让萧巍不满,幸好有萧夫人劝着。

  若是今儿再提前走了,只怕萧巍会迁怒到小柳儿身上。

  “父亲那边,有我周全,你还是先回去吧?”叶氏瞧了不远处的乔芸儿一眼,她与三个姑娘在一起,说得眉飞色舞的,不时露出鄙夷之色,向这边看一眼。

  想也知说不出什么好话来,又何必白白在这受委屈呢。

  “她们说她们的,不在我面前嚼舌便是。即便箐箐真的走了,她们可会停了?只怕说得更肆无忌惮。我在这坐着,好歹叫她们收敛几分。”萧穆妤倒是不在意。

  她真不在意。

  以前,乔芸儿可是站在她面前戳着她的心窝。这会儿,好歹也顾及长辈的面子,只是悄悄说话。

  “那咱们进屋里去,陪纪爷爷说话去,不在这烦心。”叶氏说着,刚把萧穆妤拉起来,就有人来叫她去说话。叶氏推脱不得,想带着萧穆妤去,萧穆妤却怕两位嫂嫂都让她拘着了,便笑得:“昨儿睡得晚了,这会儿没什么精神,想在这坐一坐。大嫂子只管去便是,我在这等着,不乱跑。”

  叶氏没办法,只得低声嘱咐她:“若是那边人来挑衅,千万别搭理。这样的日子闹了起来,无论如何都是咱们理亏。”

  萧穆妤点点头,待叶氏走后,只见乔芸儿高傲地一扬眉,似乎就要来扬扬威风。

  若是平时,萧穆妤还只怕认真起来,发泄发泄这几年憋着的委屈与憎恨,可今儿的日子,实在不适合闹些什么。她便转身,往其他地方去了。

  毕竟是她呆了三年的府邸,到底有几分熟悉的,萧穆妤饶了几步,自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。

  这有个小池子,池子周边种了一圈垂柳,这会儿树叶落了些,仍有不少黄叶依附在柳枝上。

  萧穆妤想起小柳儿手腕上的柳环,忽而便来了兴致,折下一枝柳,坐在石头上编着手环。

  “你在我府上,还惦记着他?”身后忽然传来纪衍的声音,唬了萧穆妤一跳,起身一看,纪衍便站在石板路上望着他,面色晦暗不明。

  萧穆妤不欲与他多言,将柳条掷在地上,提步便走。

  纪衍却是拦住了她:“还要去哪?”

  “世子爷想做什么?”萧穆妤望着他,神色冷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