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章 无论去哪都一起

古代言情字数:2009更新时间:2019-08-26

  萧穆妤也叫丫头拿了小镜子来,对镜照了半晌,才在右边耳垂下一寸左右的位置,发现了一条极细极浅的血丝。

  那血丝的颜色甚至不及面上胭脂的十分之一,若非仔细查看,怎么也发现不了。

  “手腕给我。”吴恨放好了药枕,萧穆妤依言将手枕在药枕之上,由着吴恨切脉。

  不像吴恨切了大半个时辰,眉头越皱越紧,就连小柳儿也开始紧张起来,想要催促,又怕打扰。

  “箐箐,你遇见什么人了?”吴恨收回手,面色沉重。

  萧穆妤心中有了个大概,唤退了左右,才将尹奚的事说了一通。

  “尹奚?”吴恨以手扶唇,据他所知,江湖上并没这号人物。

  “先生,可还有救?”萧穆妤问,这话一问出口,明显感觉到身旁的小柳儿紧张起来,想要拉她的手,却又不敢拉,犹豫半晌拽住了她的衣袖。

  “他若想让你活,便不会死。”吴恨收拾着东西,“这蛊毒,我解不了。你若信我,便与我去山中一趟,求求家师。若能求得家师松口,便能驱毒,若是家师不愿救你,我也没法子了。”

  “前辈诊治,可有什么规矩?”萧穆妤问,总该把这些事项问个清楚,免得犯了忌讳。

  “第一项规矩,绝不诊治任何病人。”吴恨道,声音略显低沉。

  萧穆妤一愣,小柳儿却是觉得受到了戏弄,一伸手就把吴恨提了起来。

  “说了不许对吴先生动手,你又忘了不成?”萧穆妤连忙去拉他,小柳儿却是恼了:

  “他,欺负、人。”

  “这不是欺负。”萧穆妤望向吴恨,“既然先生提出,定然是有法子的?”

  吴恨艰难地点点头,有些喘不过气来,萧穆妤又连拉带哄的,好不容易才让小柳儿松了手。

  “办法不是没有。”吴恨的脸憋得通红,扶着桌子不住地咳嗽,“唯有箐箐只身一人同我回去,我帮着求求师父,看师父能否破例一次。再不行......”

  吴恨一顿。

  再不行,他便将蛊虫引到自己身上,逼着师父出手相救。

  “再不行什么?”萧穆妤问,吴恨却摇摇头:“先去求过师父再说。只是一点,师父即便同意,也会开出条件。这条件或许是永远不得再离开,又或许是以性命替他试药。你要先考虑清楚,最好与家中父母仔细商议过后,再行打算。

  吴恨是深知自家师父的古怪脾气的,便是他将蛊虫引到自己身上,师父也不会轻易地便放了萧穆妤。这虽是下下策,却也是唯一的法子。

  “家师不爱与生人见面,若去的人多了,他定恼怒。到时,说不定连面也见不着,便被赶走。所以只能是你一个人与我过去,多的连个丫头也不能带。”吴恨缓过劲来,说话也顺畅许多,“纪老爷子身体无大碍了,不日我也要离开。你若决定好了,便自己去药炉找我。而这蛊虫,只要尹奚那边不动作,便会安生,不会影响什么。只是需注意一点。若是那根红线延伸到了心口,我便至多帮你拖延一月时间。”

  萧穆妤颔首一笑:“箐箐明白了,劳烦先生白跑这一趟。”

  吴恨瞧着萧穆妤的模样,欲言又止,最后只是点点头,起身去了。

  萧穆妤叫人送吴恨离开,却没让沁兰她们进来伺候,只是怔怔地坐着。

  直到自己被拢入一个怀抱:“箐箐不怕,有我。”

  萧穆妤莫名觉得双眼有些泛酸,只是笑道:“才乖了两天,又忘了,男女授受不亲。”

  小柳儿松开了她,蹲在萧穆妤面前:“不怕,有我,活着。”

  “生死有命,若真是命数到了,人力又怎么能阻挡?”萧穆妤笑道,许是那次坠崖,叫她对这些事,无端看开了许多。

  小柳儿凝神望着萧穆妤:“一起。”

  “不许胡说。”

  “一起,我陪你。”

  “你听我说。”萧穆妤拉了小柳儿坐在身旁的凳子上,“性命可贵,没有人该为了另一个人随意放弃自己的性命。便是我去了,你也要好好活着,听见没有?”

  小柳儿摇摇头,倔强而又坚决:“一起,不管哪里,一起。”

  “你再这样,我可要生气了?”萧穆妤提高些许音量,小柳儿却比她更激动:

  “一起!”

  萧穆妤第一次觉得有几分无力。

  吴恨的师父性子乖僻,她若去相求,无非是为难吴恨。倘或他的师父终究不允,本来与吴恨无关的事,或许还会惹得他自责。

  其实,最有效的法子,便是让尹奚交出解药。可他那样一个人,并非威逼利诱、严刑拷打便会就范的。他若是以此为威胁,对萧惜燕提出什么条件,萧惜燕为了她,多半会答应——萧穆妤却不愿。

  最好的法子,便是当此事从未发生过,如此,大家都好......只除了小柳儿。

  依之前的情况来看,她别想临近时间悄悄溜走,小柳儿若是找不见她,定然又会发狂乱来。

  再闹一通,要么家里人忍着,找个地方将他永远的关押起来,只留一条苟延残喘的性命,要么直接杀了他,这些都不是萧穆妤想见到的。

  可让他跟着,又要轻易地放弃性命。

  萧穆妤一时茫然了,不知该怎么做才好。

  或许当初就这么摔死了,便不会生出这么多事端了?

  “箐箐。”小柳儿也顾不上萧穆妤会生气,紧紧握住了她的手,再肯定地重复了一次,“一起!”

  “不说这些了,我有些困,想睡会儿。这两日陈大哥事忙,没空闲来教你,你自己好好练功,好不好?”萧穆妤是真有些累了,只想找个地方躺一躺,小柳儿却不放心:

  “活着。”

  “放心,时日且长呢。再者说,这世上能人辈出,你也听二姐姐说要请人来瞧我了,或许那位先生能解蛊毒,也未可知?我还不至于这么早便放弃了。”萧穆妤安慰着小柳儿,小柳儿将信将疑,又见她是真的累了,才送她去歇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