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章 套上了一个枷锁

古代言情字数:2054更新时间:2019-08-26

  “倒真不愧是桑儿的妹妹,果然有几分胆识。”尹奚笑得一双眼弯成了月牙,月牙中的黑眸亮晶晶的,很是动人心神。

  “不敢,区区一无知妇孺,担不起‘胆识’二字。”

  “若无胆识,怎的敢单刀赴会,便不怕我再将你掳走不成?”尹奚问道。

  “先生催动奇术,我自不敢不来。那翠芜饼与秋海棠实在惊为天人,叫人永生难忘。”

  “没那么夸张。”尹奚摆摆手,“那天月儿给你的东西,效果第二天就没了。只是后面几日,在三小姐的吃食里面,多加了些滋味。倒也不是想要三小姐的性命。只是怕以后有事相求,找不到三小姐罢了。”

  萧穆妤浅浅一笑,并不作答。

  晚间那箫声响起的时候,萧穆妤便知道,自己多半是脱离不了尹奚的控制了。

  可这也不代表自己便要俯首称臣,唯命是从。

  大不了,拼个鱼死网破就是。

  “我这次来,一是为之前的事道款。底下人不识三小姐,故而冒犯了,还求三小姐宽宥。第二嘛......桑儿为这事恼了我了,还请三小姐帮忙,在桑儿面前帮我说说好话。”尹奚忽然正色道,见惯了他的笑模样,冷不防这么一严肃起来,倒叫人觉得有些不习惯。

  “我若不允呢?先生又该如何。”萧穆妤听不惯他叫自家姐姐叫得这样亲密,仿佛有着什么旁人无法比拟的亲厚一般。

  “若是不允,我便只能......求你了。”尹奚冲萧穆妤做了个揖,“求三小姐菩萨心肠,帮我一帮吧。”

  萧穆妤已做好尹奚为此恼怒,要给她几分教训作为威慑,逼迫她帮忙说情,或者许她什么好处,引诱她动心的准备,忽的来这么一下,让萧穆妤实在闹不清尹奚的想法。

  “若是三小姐还为着之前的事生气......我让月儿来给你打一顿,如何?”尹奚笑道,萧穆妤嗤笑一声:

  “为着哄人高兴,便随意出卖对你忠心耿耿,无甚错处的下属,先生未免太卑鄙了些。”

  “常言道不爱江山爱红颜,为博红颜一笑,江山皆可抛,何况一下属?再者,本是月儿冒犯三小姐在先,理应受罚。”尹奚说着,手上比了个动作,月儿便从阴影中出现,跪倒萧穆妤面前,双手捧着一把小刀,十足十地“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”。

  “你是主谋,何必拿旁人来顶罪。若是先生肯去京兆府,说清自己的罪孽。不必我去说情,二姐姐也定会见先生一面。”萧穆妤并没接那把刀,剜肉拆骨的事她做不出来,再者,放着尹奚不管,对付月儿,反是失了主次。

  “我倒也想,可一家子老老小小的,都等着我回去呢......我知道了。”尹奚用扇柄一击手心,似乎想到了一个极好的主意:

  “听说令尊将桑儿赶出了家门,倘或我能叫永安侯改变主意,桑儿多半也就原谅我了,你说是不是?”

  “你想干什么?”一听涉及到萧巍,萧穆妤下意识地捏住了袖中的匕首,“若你敢算计家父,萧家兄妹几人,便是上天入地粉身碎骨,也定将先生挫骨扬灰。”

  “怎么会,既是桑儿的父亲,我又怎会不敬。只是如今需得先回家一趟,待得过些时日回来了,定能让令尊主动邀桑儿回家。还请三小姐,替我传这句话。叫桑儿一定要等着我回来。”尹奚说完,萧穆妤只觉眼前一晃,两人已然消失无踪。

  萧穆妤四处找了半晌,连个影子也没瞧见。

  越想着,越觉得尹奚的话不对劲,生怕他会做出些什么,可又不敢告诉萧巍。

  一路上心神不宁的,回了房间见到沁兰也没多言语。

  洗漱换了衣裳过后,萧穆妤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一整夜也没睡着,第二日便有些坐不住,给萧夫人请安过后,早饭也没来得及吃,便出城去找萧惜燕去了。

  萧惜燕听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,气得险些掀了桌子,半晌平静下来,才开口道:“虽不知他到底有什么打算,可他既然说得出,必然能做得到......只是他未必敢堂而皇之地逼迫父亲些什么。”

  “那,咱们要告诉父亲吗?”萧穆妤问道,事先跟萧巍说一声,也叫他心中有个底,说不定还能先发制人,将尹奚拿下。

  萧惜燕沉默了半晌,瞅着萧穆妤:“你敢说吗?”

  “......不敢。”说了,只怕还没找到尹奚的下落,先被萧巍给打死。

  “罢了,咱们警醒着些就是。”萧惜燕叹道,只是尹奚这么一说,无外乎是给她上了一道枷锁,将她困在此处。

  至少在尹奚回来之前,她只能呆在这,不能离开。

  一想到这,萧惜燕不禁便有几分气闷。

  “至于他在你身上种下的东西,我写信请个朋友来帮着你瞧瞧。不然总也放心不下。宫中的御医医术虽好,可这些邪门歪道的东西,他们不一定了解。”

  萧穆妤点点头,忽的就想起了吴恨:“我也认得一位大夫,听行舟说医术甚好,如今正在纪府里照顾纪家祖父的身子,或许可以请他帮忙?”

  “你先请他帮忙,我这边也照样写信,万一那位先生也没法子,咱们也不至于太过紧凑。”萧惜燕说着,也试着给萧穆妤切脉。

  可以她这几年勉强摸索出来的一些经验,只够瞧得出一些浅显的伤病。像萧穆妤这种受了精心设计的,她是一点头绪也没有。

  回永安侯府之后,萧穆妤倒是提起了笔,斟酌了半晌,才写下一封信,差人送去了庆国公府。

  晚些时候,吴恨应邀而来,一瞧见萧穆妤,便道:“你这脸色可不怎么好。”

  萧穆妤疑惑地望了沁兰一眼,因要见外客,未免失礼,她还特意瞧过自己并无不妥之处,也在镜前瞧过,没发现面色有哪里失常。

  “先生怎的这样说?”

  “你这脸色,粗瞧着并无什么不妥,可耳垂下一寸之处,却冒了根血丝,你竟没发现不成?”吴恨一面说,一面将诊治所用的工具拿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