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 登堂入室

古代言情字数:2054更新时间:2019-08-25

  小柳儿凝神想了想,问道:“你生气了?”

  “是,我生气了,下次不许这样,知道吗?”萧穆妤打算着说得严重些,叫小柳儿心里也重视起来。却不想小柳儿当场就慌了。

  “我、我不是,你别......我......”小柳儿手忙脚乱的,想拉着萧穆妤解释,又怕碰着她惹她生气,那模样竟生出几分滑稽。

  “好,第一次算你不知者不罪,下不为例,好不好?”萧穆妤冲他一笑,小柳儿这才松了口气,看了萧穆妤一眼,又看了一眼,看得萧穆妤莫名其妙: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眼睛,疼。”

  “不疼了,刚刚一哭,眼泪把沙子冲出来了。”萧穆妤用手帕又擦了擦脸上的泪,“咱们回去吧,你饿不饿。”

  小柳儿点点头:“你做的。”

  “好,我做给你吃,那你先回去等着。”萧穆妤话音未落,沁兰便从院里走了出来:

  “三小姐,这院子暂时住不成了。大奶奶的意思,是去寒宵院和藕花院里暂时住一段时间,已叫人打扫出来了。”

  “寒宵院和藕花院?”萧穆妤问,沁兰点点头:

  “老爷回来了,听说之前柳公子与小姐同住一个院子,大发雷霆,若不是那两日小姐生死未卜,夫人又担心着,这才罢了。若是再住一处,只怕老爷会生气。”

  萧穆妤也知,自家父亲不如母亲那样,是千万不能允许她跟一个男人同住一院。莫说她现在名义上还是纪家的媳妇,即便是真如她所愿,成功与纪衍断绝了一切关系,也不可能容着她就这么恣意胡来。

  可小柳儿这边......萧穆妤看向小柳儿,开口道:“你住寒宵院,可好?”

  小柳儿当即明白了萧穆妤的意思:“一起。”

  “你忘了我刚刚说的?男女授受不亲。”萧穆妤故意板着脸,小柳儿却自恃有理:

  “没亲。”

  萧穆妤失笑,一旁的沁兰听了却是红了脸。

  “男女有别,住同一间院子,于礼不和。”

  “有男人。”小柳儿指出,萧穆妤知他说的是那些小厮,便笑道:

  “他们只是白日里来伺候做事,晚上自有去处,也不住院子里的。”萧穆妤说罢,见他面带失望,便道,“两间院子隔得不远,你白天还可以来找我的。”

  “一起,生气?”小柳儿犹不肯放弃,还想试着争取一下,萧穆妤却毫不犹豫地打消了他的念头:“是,你若非要和我同住一个院子的话,我会生气的。”

  小柳儿只能点头,见他终于同意,萧穆妤才是真的松了口气。

  便让丫头们把小柳儿的东西收拾好——其实小柳儿也没什么东西,他来时身无一物,便是些衣裳鞋子,也都是萧穆妤做的。

  这么些时日,萧穆妤的精力也有限,赶着熬了几天的夜,统共做了七套衣裳五双鞋,再加上一些随身的东西,勉强能换着用便是。

  因着这些天小柳儿闹得厉害,萧府人不得不把他锁着,也没换什么衣裳,东西也一早收拾好了,这会儿只说一声,直接便能拿了送到寒宵院去。

  萧穆妤知道小柳儿为了两人分开住的事不开心,脸上也写得一清二楚,便特意去了厨房,多做了些他爱吃的,又亲自泡了甜露茶,哄了好半天,才在他脸上再看见笑。

  当晚,萧穆妤洗漱过后刚歇下,便隐隐听见了箫声传来。

  熟悉的旋律惊出了她一身的冷汗,起身下意识的便想叫人。可那箫声只是响,她也没混沌了意识,仔细一听,似乎是有人想通过箫声找她。

  萧穆妤犹豫了一会儿,给自己穿上衣裳,又翻出了以前萧元送给她的一柄匕首。当时萧元吹嘘这匕首削铁如泥,是不可多得的珍宝。

  萧穆妤没当真,她不喜欢舞刀弄枪的,得了以后也只是收着,便是嫁去纪家的时候也没带,这会儿也是突然想了起来,连忙翻找出来,藏在袖子里。

  “小姐找什么呢?”沁兰被吵醒,轻轻推门,探了个脑袋出来。

  “不是叫你早些休息,身上的伤还没好呢。”萧穆妤被她吓了一跳,一不留神把匕首给掉了,落在地毯上。

  “小姐?”沁兰被吓了一跳,“您这是要做什么?”

  “嘘。”萧穆妤把手指竖在唇边,拉了她进来,“小声点,我有事要出去一趟,就在家里,只是在院子外面,你别声张。”

  “大晚上的,小姐要去哪?奴婢陪您一起。”沁兰望着被萧穆妤捡起来的匕首,心中一阵发慌。

  “不必......你等我一个时辰,倘或一个时辰后我还没回来,你便悄悄去隔壁院子,叫柳公子找我,知道吗?”萧穆妤这么一说,沁兰更加紧张起来:

  “是有什么危险吗?小姐为什么会回不来?”

  “你别慌,你若是慌了,我该怎么办?具体的事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,等我回来再告诉你。你在这等着我,好不好?”萧穆妤耳边一直绕着那箫声,渐渐便觉得头疼耳鸣,胸口也发闷,知道这是尹奚再催促,只能嘱咐了沁兰几声,又寻了件斗篷披着,顺着箫声指引的方向去了。

  还是在那个冷清的院子里,不同的是,这次人没在外面等着,而是入了府。

  “尹先生这般登堂入室,未免也太不把我永安侯府放在眼里了。”萧穆妤看着尹奚,冷声道。

  “误会,误会,在下这是来道歉的。”尹奚一拱手,“还请三小姐宽恕则个。”

  “尹先生敢找上门来,难道不怕我一喊,喊来了府兵,将先生捉拿送入京兆府中不成?”

  “三小姐这一喊,引来了人,见咱们孤男寡女深更半夜的,倒不知是在做些什么。”尹奚打开折扇,扇了扇风,有恃无恐。

  “能将尹先生这样的恶人受到应有的惩罚,便是损几分名节又如何?先生在京城呆了这样久,当只我本就是没什么名节的人。”萧穆妤笑道,她知道尹奚既然敢来,便不怕永安侯府的府兵。当初在护城军和京兆府合力缉捕下,他都能毫发无伤的逃开,又何况区区几个府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