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章 登徒浪子

古代言情字数:2034更新时间:2019-08-25

  见萧穆妤回来,都松了口气,秦雅更是走上来拉她:“你也是,什么时候出去不好,偏偏这会儿贪玩,你二哥哥非骂你不可。”

  一面说,一面拉着萧穆妤到了软塌前,轻轻推了推她:“娘您瞧,三丫头给您抓回来了,赶紧打她。”

  “箐箐,你没事吧?”萧夫人拉着萧穆妤的时候,让她坐在自己身边,仔仔细细地查看着,“听说你又被掳走,怎么回事?”

  “是底下人大喊大叫的,把柳先生吓着了,以为又有危险,才想着带女儿逃开,让娘亲担心了,是箐箐不好。”萧穆妤伏在萧夫人怀里,萧夫人确认她并没受伤,这才松了口气:

  “没事就好,那歹人可打你了不曾?让你受委屈了不曾?听说在那院子里,发现了好些人骨头,我真怕你少胳膊少腿的——那该怎么才好。”

  “娘亲这话怪吓人的,三丫头这会儿好好的,可就别想那些可怕的事了。”秦雅连忙道,萧夫人却不知是想起了什么,面色也不太好:

  “这段时日歹事多,指不定便是有些什么。过两日,我带你去庙里请个护身符,避挡邪祟。”

  “好。”萧穆妤软着声音,她知萧夫人着实被自己吓坏了,便也竭尽全力的安抚着自家娘亲的心情。

  叫父母无端为自己担心伤神,着实不孝。

  正说着,永安侯萧巍走了进来。他一进来,屋里的人都止了嬉笑,几个小辈站起身,神色恭谨。

  萧巍看了萧穆妤一眼,而后走向了萧夫人:“孩子们都没事了,这下你可放心了?”

  萧夫人点点头:“到底还是被吓得不轻,可别再骂他们了。”

  “好,你好生休息,晚些时候,我要去庆国公府一趟,纪伯伯有事找我。”萧巍声音低沉,带了几分不怒自威,可面对自家夫人的时候,声音却总是温柔的。

  “纪伯伯找你什么事?”萧夫人微微坐起来了些,“若是为着箐箐的事,你可别就这么听纪伯伯的。”

  “听说之前在城外,箐箐又与衍小子起了冲突。”萧巍说到后半句,已是望向了萧穆妤,声音也不自觉地严肃起来。

  萧穆妤一凛,站直了身子,低首道:“是,回来的路上遇见了庆国公世子,他想带着箐箐回庆国公府,箐箐不愿与,便说了几句。”

  萧穆妤犹豫了会儿,没敢把萧惜燕说出来。

  瞧萧巍的模样,对于自己提出下堂之事,很是不满,若是把萧惜燕也带进来,只怕是连累了她。

  “回去做什么?再死一次不成?”萧夫人不满地开口,萧巍只好哄着她:

  “好好的,纪家那小子也没犯什么错处,咱们总不能无缘无故地支持小辈们离了。”

  “怎么就无缘无故了?之前箐箐差点没命,你没听外面是怎么传咱们女儿的?”萧夫人怒道。

  “你着什么急?”萧巍的声音弱了下来,“总是要弄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,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做了决定,是不是?”

  “总之我不管,你今儿去了,什么也不能答应纪伯伯。”

  “好,你先好生歇着,别急了。”萧巍抚慰着自家夫人的情绪,又说了几句,这才与几个小辈出了门。

  一出门,萧穆妤便被叫了一声,叶氏和秦雅只能行了礼,先各自回自己的院子里去。

  而萧穆妤,则是跟在萧巍身后。

  “你这遭,又在闹些什么?”萧巍问,萧穆妤只是低着头,不敢开口,面对纪衍时的理直气壮,这会儿悉数烟消云散,抓也抓不住。

  “当初是你死活闹着要替你姐姐嫁到庆国公府,拦也拦不住,现在又闹着要离了。婚姻大事,岂同儿戏?”萧巍道。

  萧穆妤憋了半晌,满腔的委屈只转为一句:“女儿就是不想再为纪家妇。”

  “胡闹!”

  萧穆妤双眼一红,泪水几乎忍耐不住:“爹,女儿在纪家待不下去了。”

  萧巍脚步一顿,回身过来见萧穆妤已然落泪,不禁道:“有什么事直接说便是,只是哭又有什么用?你哭了,我便得了神通,看出你心里在想什么?”

  萧穆妤抽了抽鼻子,却是越来越委屈,当着自家父亲的面,便再也绷不住了,泪水接连的往下掉。

  “再哭,传到你娘耳里,又要惹她伤心不是?”萧巍拿她没办法,萧穆妤顿了顿,擦干面上的泪水,花了好一阵子才勉强平定下来,瓮着声音开口:“爹,纪衍他容不下女儿,若是您也容不下女儿,女儿就真无处可去了。”

  “说了半天,你还是没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”萧巍叹了口气,这话一提,萧穆妤又哭了出来,泪水一串接一串的掉。

  “罢了,这事暂且不提。待会儿我去一趟庆国公府,看纪伯伯要说什么。若他真是提你们两个的事,也待我问过云博之后再说。”萧巍见她这样,也不再逼她,只是让她回去了。

  萧穆妤这一哭,泪水便是止不住,一路哭着回去。下人们见了,也不敢招惹,直走到了自己的院门前,小柳儿本在门口等着她,见她哭着回来,当即便急了:“箐箐!谁、欺负......”

  “没有。”萧穆妤摇摇头,嗓子有些哑,“就是风沙入了眼,有点疼。”

  小柳儿捧起萧穆妤的脸认真地瞧着她的眼睛,看了半晌也没瞧见什么沙子,只能试着吹了吹。

  只吹了这么一下,也不知沙子吹出来没有,却见萧穆妤一张脸几乎红透了。

  “痛?”

  “小柳儿,你、你先松手。”萧穆妤手足无措,想要推开他,又觉得不合适,只能往后退了退。

  小柳儿随着她的动作松了手,仍是不解,向她面前凑了凑:“哪里痛?”

  “我不痛。”萧穆妤只觉得脸上烫得慌,背过身去缓了一会儿,才看向小柳儿,“不是跟你说了,男女授受不亲,怎么你还是这样?”

  “不对吗?”

  “当然不对,男女有别,轻易是不能有肌肤之亲的。我是知道你的好心,别的人不知道,便只当你是登徒子,会打你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