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章 家里是安全的

古代言情字数:2034更新时间:2019-08-23

  萧惜燕没理会他,只是回头看着自家妹妹:“饿不饿?”

  萧穆妤拉着萧惜燕往旁边走了几步,刻意避着尹奚,小声开口:“二姐姐,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怎么会认识他?”

  “瞎了眼了。”萧惜燕没好气道,“这样,再委屈你待一会儿,叫他准备马车。路上终究有些距离,你走不了那么远。其他的事,晚些再告诉你。”

  萧穆妤只能点点头,萧惜燕这才对尹奚开口:“午饭叫她做着,我要先四处逛逛,看你到底是抓了多少无辜的人。”

  “这话说得,还用你亲自去看?进屋里坐会儿,我叫他们把人带来。”尹奚殷勤地上前两步,“里面请,我带了上好的石露清芽,用南山上的泉水泡的,味道最好。”

  萧惜燕斜了他一眼,带着萧穆妤进了屋。

  尹奚忙跟在背后,上茶上点心,忙前忙后的伺候着,便是连乔芸儿都觉得异常,盯着他看了又看,怀疑与之前的,是不是同一人。

  不一会儿,便被带进来了二十多个姑娘,穿着绸衣锦缎的也有,穿着粗布衣裳的也有。一个个脸色苍白,满是泪痕,有胆小的刚一进来便忍不住哭了,却不敢哭出声。

  “你瞧,都好好的,只是被吓着了,一根寒毛也没掉过。”尹奚站在萧惜燕身边,半弯着腰。

  萧穆妤看了几遍,开口道:“不对,还有好些没在里面。”

  她看向萧惜燕:“前两日我见着那个叫花儿的,带了九个姑娘出了院子,每一个在这里面。”

  “箐箐记错了。”尹奚叫得很是亲昵,如同二人是亲兄妹那般。

  “你的意思,我妹妹在撒谎?”萧惜燕反问,尹奚还没站直的腰又弯了下去:

  “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这些人相貌平平,模样都差不多,咱妹子不小心记岔了,也是有的。”

  “谁是你妹妹?”萧惜燕一把揪住了尹奚的领子:“这段时间,城中共失踪了五十一人,城外失踪了一百三十六人。你告诉我就这几个?当我傻子不成。”

  “冤枉,我这真只有这么点人,不信你亲自去找,除了我手下的人,再没别人了。”尹奚双手举至耳边,神色很是无辜。

  萧惜燕脸色一变:“你杀了她们?”

  萧穆妤吓得心中发颤,那二十多个姑娘更是害怕,有几个腿一软,摔倒在地。又有一个见萧惜燕似乎与尹奚不是一伙的,大着胆子膝行上前,拉着萧惜燕的裙摆哭道:“姑娘救我,我不想死。”

  话音未落,花儿便快步走了进来:“公子,来了许多官兵,已将庄子包围了。”

  “桑儿,你带人来抓我。”尹奚眉头一蹙,委屈得紧。

  “我一早便说了,你犯下如此大罪,只要有机会,定会送你入狱。”萧惜燕站起身,挡在萧穆妤和乔芸儿面前,“劝你束手就擒。”

  “哎哎哎,别动手啊。只要你欢喜,我便束手就擒,可好?”尹奚笑道,萧惜燕却有些不知他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,只是狐疑地望着他。

  这么点功夫,京兆府并着护城军的人已经进了院子,看样子一切都尘埃落定,不必再担心了。

  可月儿和花儿却突然发难,冲着萧穆妤与乔芸儿而去。

  萧惜燕倒未放松警惕,一手拔剑,一手扬鞭,分别击退两人。不想尹奚趁机欺身上前,在她唇上印下一吻,继而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,从另一边的窗口跃出。

  萧惜燕连忙去追时,主仆三人已没了踪影,气得狠狠锤了下窗框。

  “燕姐姐......”乔芸儿怯怯地开口,今天的一切都太过突然,方才花儿攻向她时,似乎真要杀了她,吓得她只能僵在原地。

  “人逃了。”萧惜燕走回来,神色不太好,却也只能收拾心情,带着她们出去。

  院子里带队的,是陈振哲,听说主犯逃了,也只是皱眉:“我的人倒抓了些从犯。”

  “没用,他们嘴里挖不出东西。那人没别的本事,倒是御下有方,这几个,估计是他故意留下来的。”

  “弃车保帅?既如此,我还非得抓到他不可。”陈振哲说着,一面安排人在庄子里四处搜查,一面让人把那二十几个姑娘带下山。

  乔芸儿这会儿终于缓过神来,开口道:“陈统领,萧穆妤和那个尹奚是一伙的,是她让人把我抓过来的!”

  “芸儿被吓坏了,统领莫要当真。”萧惜燕先一步开口。

  “燕姐姐,我没有......”乔芸儿还要辩解,却在萧惜燕一个眼神中,没了声音。

  “遇上这样的事,的确容易被吓糊涂。”陈振哲道,便是萧惜燕不开口,他也不会把乔芸儿的话当真。

  “倒是你,赶紧回去吧,你家柳公子要拆房了。”

  萧穆妤一怔,回府中一看,可不是要拆房了吗。

  她那院子里的屋顶都被掀了好几块,工匠们正在修缮,而小柳儿被铁链锁着,锁在一棵三人合抱的古树旁。

  红珠连忙解释:“柳公子不听劝,险些打死了人。陈统领将他制服之后,不得已才这么做。铁链里塞了棉花,不会伤着柳公子的。”

  萧穆妤没空多说,三两步上前,本还狂躁挣扎的小柳儿见了他,忽就停了下来,只是望着萧穆妤,双眼泛红:“箐箐......”

  “我没事,叫你担心了,是我不好。”萧穆妤一面说,一面让人拿钥匙来解锁。

  底下人还有些怯怯地,被萧穆妤一喝,连忙捧了钥匙来。

  才把铁链解开,小柳儿便将萧穆妤拦腰抱起,跃上屋顶直跑,一直把人带到了峭壁中间的山洞里。

  路上跑得太急,萧穆妤只觉头晕目眩,胸口一阵犯恶心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。

  见到周围的场景,却无奈一笑: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

  “不安全。”

  “不是不安全,这次的事是个意外,你听我给你解释,好不好?”萧穆妤拉着小柳儿坐下,被他反握着手,“这里安全,那里不安全。”

  “这次是我不小心,在外面中了别人的诡计,家里是安全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