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章 吃个午饭再走?

古代言情字数:2051更新时间:2019-08-23

  乔芸儿挨了收拾,缩在一旁不敢再开口。她消停下来,屋子里便也安静了。

  萧穆妤闭着眼,背靠着墙,倒也没睡着。

  山中阴冷,墙上多少沾了湿气,她又只穿着贴身的衣裳,刺骨的冰凉让她无论如何也睡不着,只能理着思绪,试图想出能逃出去的法子。

  山庄里有多少人,萧穆妤并不清楚,却知道会功夫的不少。

  再仔细一想,这山庄,那墨衣男子的所有事情,她一概不清楚。

  这是什么地方,哪些人是从哪来的,还有没有其他同谋,萧穆妤全然不知。

  如今能做的,只是尽量拖延时间,让自己活下来,暗地里寻些蛛丝马迹。

  就这么熬了一整夜,翌日天蒙蒙亮的时候,院子里便传来了动静。

  细细索索的,似乎是有人在行走,却提步不够高,鞋底在地面磨蹭发出的声响。

  萧穆妤睁开眼,此时乔芸儿已缩在墙角睡着了,月儿却不知所踪。

  萧穆妤搓了搓冷得有些发僵的手脚,起身到了窗边。

  伸手将未关死的窗户推开一些,见院子里有九个女子,都没穿外裳,目光呆滞,缓缓地行走着。

  在队伍最前方,便是昨晚那个叫做花儿的人,她手中捧着一炉香,引领着这些女孩子向前走。

  萧穆妤望着这场景,只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感,忍不住微微探身出去,似乎离得近些,就能够看得出有什么不对劲之处。

  直到队伍走远,彻底离开了她的视线,她仍望着那个方向。

  她忽然发现了诡异之处在哪。

  这九个人,除了小腿之外,浑身上下几乎没有动弹。

  便是为着行走需要,小腿动作的幅度也十份有限,这才导致了双腿行走时不能完全离地。

  若是正常的人,又怎么会这样行走。难不成,便是昨儿那虫子导致的?

  若是乔芸儿被种入了那只虫,这会儿也会是这模样不成?

  正疑惑着,门被推开。角落中的乔芸儿被响声惊醒。

  月儿拿了两个碗,放在桌上:“吃。”

  乔芸儿或是因为刚刚醒来,还有几分迷茫,又或是心中忌惮,只是呆在原地,并不敢上前。

  萧穆妤倒不怕,墨衣男子想杀她,易如反掌,也不必弄什么阴谋诡计。

  所有的智谋算计,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都显得不值一提。

  是以她大大方方的坐到了桌子前面,捧起那碗鸡丝笋丁粥,慢慢地吃着。

  月儿则是直接走到了乔芸儿面前,把她拎了过来,强硬地要她把粥吃下去。

  乔芸儿委屈得红了眼,不得不捧起碗,像是在吞咽砂石一样。

  其实这粥的味道不差,鲜嫩入味,萧穆妤自认吃东西还算挑剔,也忍不住称赞这厨子的手艺。

  这一天,墨衣男子并没出现,月儿也没让她们出门,三餐倒是没少她们的,还送了点心茶水。

  萧穆妤几乎一整日都趴在窗边,月儿也不拦着她。似乎只要她们不踏出这间屋子,不动手厮打起来,月儿都不会管。

  如此过了两三日,这日,忽的就听见有些吵闹。

  这庄园一直安静得很,这两日也有人被抓回来,可大多没闹出什么声响,何用的留下,不何用的在院子里隔了喉咙,自有人带下去处置。

  除了乔芸儿这个意外,倒真没别人能自己醒来逃到院子里。

  而萧穆妤也用心观察了下,这庄园表面上只有几个不起眼的丫头小厮,可每一个都不是简单的人物。

  而除了明面上,她能看见的,暗岗还不知有多少。

  就凭她的本事,从月儿的看守下逃出这间屋子都是难事,何况逃离这庄园。

  正想着要不要想法子与墨衣男子见一面,从他身上寻到些办法时,吵闹声就传了来。

  仔细一听,似乎是有人在争吵。

  没多会儿,院门口就有一穿着鲜红衣裳的女子冲了进来,那明亮的颜色直叫萧穆妤双眼一亮:“二姐姐!”

  萧惜燕听到声音,直接便走了过来,推门而入的时候,月儿下意识拦了一下,却被她一鞭子给抽在脸上:“滚!”

  “箐箐,没事吧?”萧惜燕拉着萧穆妤,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看了好几遍,见她还只穿着单薄的内裳,直接去,向后瞪了跟着进来的墨衣男子一眼:“我妹妹连件御寒的衣裳也不配穿吗?”

  “备好了,特请人新做的,刚刚才送来,还没拿给她,你就气冲冲地来了。”墨衣男子笑道,一面让手下人捧来了衣裳。

  二十多套,套套奢华精美。

  萧燕惜随意扯了一件外裳给萧穆妤披着,摸着她冰凉的手,心疼得紧:“没事吧?他们有没有对你做什么?姐姐来了,不怕了。”

  萧穆妤摇摇头,望了一眼那墨衣男子:“二姐姐......跟他认识。”

  萧惜燕一顿:“晚些我再跟你解释。”

  一面说,一面拉着萧穆妤就要往外走。

  “都是误会,一知道她是轻轻,我立刻好吃好喝的招待着,不行你问问她,这几日的吃食,都是雪儿亲自做的。”墨衣男子连忙跟了出来,拦在萧惜燕身边解释着。

  “尹奚,便是因着我在找能将你入狱的证据,所以你才派人来抓我妹妹,给我个警醒教训是不是?”萧惜燕自然而然地把萧穆妤护在了身后。

  “误会,可真是误会。若一早知道她是箐箐,月儿也不会动她了。”尹奚连忙解释,“你瞧,便是连她认识的人,我也毫发未动。”

  “那现在是什么意思,我知道了你的秘密,箐箐成了告你的证人,这会儿是走不了了,要当花泥不成?”萧惜燕冷笑,一只手牵着萧穆妤,一只手已经搭上了腰间的剑柄。

  “不是不是,又误会了不是,凡是我的地界,便由你做主,我这是怕你生气,才解释的。快晌午了,要不吃了饭再走?我让雪儿备些你爱吃的。等吃了饭,我安排马车,亲自送你们回去,可好?”尹奚笑道,讨好的意味十足。

  “不必,你还是趁早去京兆府自首好些。”

  “只要你消气,去便去。”尹奚说着,微微往萧惜燕这边凑了凑,“留下吃个午饭再走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