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章 你们是仇人?

古代言情字数:2009更新时间:2019-08-22

  “有道理。”墨衣男子蹲了下来,将萧穆妤的下巴抬起,望着她那双漆黑如宝石的眼,“你若猜对了,我留你多活几天,可好?”

  “多活几天,少活几天,区别很大吗?”

  “可大得很呢。多活几天,你就多了几分获救的可能。或许就在这几天内,你找到逃出去的方法,又或者在这几天内,有人找了过来,将你救了出去。你说呢?”墨衣男子笑问。

  这让萧穆妤难以否认。

  的确,多几日的时间,便多一些机会。

  可面前这人既然能如此坦荡的说出来,便代表他有自信,自信萧穆妤不会从他手底下逃脱。

  饶是如此,到底也是一次机会。

  萧穆妤凝神想了想。

  方才那个叫月儿的,对自己满是杀意,动作没有半分犹豫。而面对乔芸儿,却只是带走,并没急着要取乔芸儿的性命,便代表乔芸儿和她是不一样的。

  至少乔芸儿现在不能死。

  于是开口道:“先生大费周折,为的是找到自己需要的人。如何验证自己需要,得费些功夫,所以才先将人带了来。若是合条件的,暂留性命,不合条件的,当场宰杀,以免走漏了风声。”

  墨衣男人点点头,颇为认同:“那你再猜猜,我是以什么法子,带了你们来。”

  “想来,当是白天那老妇人,翠芜饼和海棠花,都有问题,晚间再以一首曲子把人引出来......只要离了家门,便由你们做主了。”

  “果然有几分聪明,便暂时让你再活一活。”墨衣男子道,示意月儿松手。

  萧穆妤之前被反剪双手,由于月儿的力道过大,阻碍血液流动,这会儿双手发麻,慢慢地在恢复知觉。

  墨衣男子说完,便转身往回走,丝毫不担心萧穆妤会不会跟上。

  事实上,有月儿在后面看守着,由不得萧穆妤不跟。

  才走了没几步,乔芸儿的惨叫声再次传来,唬得萧穆妤一个寒颤。

  乔芸儿并非胆小的人,平日里也是厉害得很,若非遇着什么可怕的事,她不会吓成这样。

  墨衣男子不曾回头,却好似瞧见了萧穆妤的胆怯,径直往乔芸儿逃出来的那间屋子过去。

  只见方才那姑娘一只手按着乔芸儿,另一只手上拿了个铜罐子。

  乔芸儿的手臂上已经被划出了一道血痕,那姑娘拿着手中的罐子,便要往乔芸儿的伤口上凑。

  萧穆妤瞧见铜罐口似乎有什么在蠕动,仔细一看,却是只虫。

  “你们要做什么?”乔芸儿脱口问出,墨衣男子走到乔芸儿身边,拿过姑娘手中的铜罐,慢慢又晃悠回来:

  “这可是耗费了三百多种珍贵的药材,九十八只难见的毒虫,才炼出来这么一只宝贝。给了她用,也不算辜负这尊贵的身份,你说是不是?”

  “你们、你们是一伙的?”乔芸儿见墨衣男子对萧穆妤和颜悦色,自然也就误会了,“萧穆妤!你未免太歹毒了些,为了个低贱的下人,污我清白还不够,还要这样害我?我定会告诉大哥哥,我一定会告诉大哥哥!”

  萧穆妤并没理会乔芸儿,只是望着墨衣男子。

  他将毒虫接在指腹上,轻轻摩挲,仿佛是极爱的珍宝一般。

  虫子似乎闻到了血腥味,早有些不耐烦,在墨衣男子指腹上来回爬动,似乎有些焦急与不耐烦。

  “你们是仇人?”墨衣男子开口,似在问她,又似在问乔芸儿。

  “算吧,我们都恨不得对方身败名裂,活在痛苦之中。”萧穆妤答道,仍是望着他指腹上的虫子。

  “那我替你杀了她,你如何谢我?”墨衣男子说着,自袖间滑出一柄匕首,抵在乔芸儿脖颈之间。

  乔芸儿顿时不敢再开口,浑身都发着颤。

  “先生想杀,是先生的事,与我无关。”萧穆妤回过神来,望着墨衣男子,好似乔芸儿的死活她全然不在意一般。

  “好个冷血冷情的丫头,可要叫人伤心了。”墨衣男子走到萧穆妤身边,捏开了她的嘴,“这么喜欢,直愣愣地盯着瞧,要不要......尝尝是什么味道?”

  说着,作势要往萧穆妤嘴里塞。

  那只手一靠近,血腥气扑面而来,叫萧穆妤忍不住推开墨衣男子的手,偏过头干呕起来。

  她刚把人推开,背上便被狠狠地踹了一脚:“大胆!”

  月儿似乎动了怒,连带着另一个姑娘,也瞪着她。

  “好了,月儿花儿,把她们两......关在一个屋子里,看好了,别打起来,也别伤着损着了。”

  乔芸儿早被吓傻了,直到两人被关进同一间屋子后,才反应过来,大吼一声就冲向萧穆妤。

  还没等她碰着萧穆妤,便被拎着后颈,扔了出去。

  “公子说了,不许打架。再犯,当心我不客气。”月儿冷冷地抛下这句话,便倚在门边。

  “萧穆妤,你倒是好本事,府里一个,外面一个。你到底背着我大哥哥,勾搭了多少男人?真是恶心。”乔芸儿不敢乱动,语气中却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。

  萧穆妤没说话,那人把她们关在一处,就是为了瞧她们如何争执敌对。

  她不是戏台上的戏子,没必要配合这处好戏供人玩乐。

  乔芸儿见她不说话,更加发作起来。

  一来,萧穆妤以往在庆国公府,便是这么逆来顺受的模样,乔芸儿早已习惯,也每每骂得过瘾了,才会离开。二来,由于之前的所见所闻,乔芸儿认定了萧穆妤和那墨衣男子不清不楚。这会儿的沉默,只不过是心虚。

  越想着越气,一时忘了自己身处何方,言语之间越来越肆无忌惮,当她说出“狗男女”这个词时,月儿终于忍不住,狠狠地打了几个耳光,打得乔芸儿脸颊充血,唇间染红。

  “再敢胡说八道,我拔了你的舌头。”

  乔芸儿瞪大了眼,想哭又不敢哭,泪水扑簌而下,死活不敢发出半点声响。

  月儿望向萧穆妤,后者却已经阖上了双眼,打定主意不闻不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