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章 杀人如麻

古代言情字数:2035更新时间:2019-08-22

  她想去看看自家二姐姐。

  在萧惜燕住的客栈外面,萧穆妤犹豫半晌,方才下了马车。

  寻了店小二一问,才知萧惜燕一早便出门了。盘算着时辰还早,萧穆妤便选了个能瞧见门口的角落,点了些菜品小食,打算等着萧惜燕回来。

  可这一等等到了快黄昏时候,萧惜燕还没回来。叫了人来问,才知她这几日每每天刚亮便出门,临近宵禁时才回来。

  等是等不着了,萧穆妤让店小二给萧惜燕传个口信,请姐姐明儿一定等着她,才起身出门。

  在门口却遇见一个年老的妇人,臂间挎了个篮子,一步一步地走近,从篮子里拿出一块碧绿色的糕点,递到萧穆妤面前:“小姐尝尝,自家做的翠芜饼,最是新鲜的。”

  萧穆妤接过尝了一口,味道一般,可见这妇人一把年纪了,未能在家中享受儿孙之福,却日日为了生计奔波。又见她篮中的翠芜饼几乎没买多少,心中多少有些不忍,便点点头:“倒是爽口,还有多少,我都带回去给家里人尝尝。”

  “谢谢小姐,小姐人美心善。这枝花送给你。”妇人一面说着,一面从怀中掏出一枝秋海棠,颤颤巍巍地,簪在萧穆妤鬓边。

  萧穆妤也没拒绝老妇人的好心,买了翠芜饼,便上了马车。

  回到府里,随手把翠芜饼赏给了下人,那秋海棠不知什么时候掉了,她也没放在心上。

  可到了夜深之事,隐隐约约听见一曲箫音。

  呜呜咽咽,如泣如诉。

  萧穆妤竟连外裳也没披,从打开通风的窗子,翻了出去。

  她对自家屋宅熟悉得很,轻松地避开了夜间巡查的府兵,绕到一个较冷清的院子里。

  这院子里杂草丛生的地方,有一个约莫半人来高的破洞,小的时候,萧穆妤常跟着哥哥姐姐,从这里偷溜出去玩。

  这面墙背后,是一个无人经过的小巷子,出了巷子,却有一穿着夜行衣的女子等在那处。

  见了萧穆妤,女子拿了一件黑色的斗篷将人裹了,夹在胁下,几个起落之间,避开了巡防的士兵,出了城门。

  出城后又往西南方向奔袭了五六里地,树林之中,掩着一座庄园。

  女子带着萧穆妤入了庄园,进了一个房间。

  房间里站着一身着墨色长袍的男子,正用桌上的诸多汤汁药草,调试着什么。

  见女子把人带来,男子拿了一个碗。

  碗中盛了小半浅橙色的汤汁,男子拿起萧穆妤的手,从她指尖刺了一滴血落入碗中。

  血与汤汁瞬间交融再一处,男子皱眉:“已成了家的,白浪费我这些药。”

  “属下知错。”

  “罢。”男子把汤汁随地一泼,“处理了吧。”

  女子将萧穆妤带出房间,到了院子里,正要一刀了断了她,忽便听见一声尖叫。

  这尖叫吵醒了神智混沌的萧穆妤,一回神,便见明晃晃的钢刀悬在自己头顶,下意识地,便往后缩了缩。

  只见一间房门被推开,从里面扑出一个头发散乱的女人。

  “月儿,拦住那丫头。”后面追出来的人唤道,本要杀了萧穆妤的女子,立刻上前,将那女人抓住。

  女人挣扎间,让萧穆妤看清了她的相貌,不是别人,竟是乔芸儿。

  “放开我,你可知我是谁?我外祖父是庆国公!”乔芸儿挣扎着,却无法撼动月儿分毫。

  萧穆妤的视线在四周搜寻着,想要找到一两件能够防身反击的东西,可这院子像是刚刚被人打扫过似的,干净得连颗石子也没有。

  “吵嚷什么呢?”墨衣男子闻声出门,正对上萧穆妤的目光,不禁笑了,“哟,又醒了一个。”

  月儿一惊,连忙走上来,便要先杀了萧穆妤。

  萧穆妤爬起来便要跑,还没等她站稳,脑后一阵风声,迫得她往前一扑,险险避开了刀锋。

  月儿一击不中,便有些恼羞成怒,一只手把萧穆妤拎了起来。

  萧穆妤避无可避,只能冒险向她膻中穴拍去。

  膻中穴位于正胸口,是人身上三十六个致命死穴之一。萧穆妤之前只是听陈振哲说过,与小柳儿胡闹的时候轻轻戳过一次,也不知是否真如陈振哲说得那么厉害。

  只是如今正在生死关头,一时也顾不得那么多,只能拼尽全力。

  却不想月儿真的避开了,为着避开,竟松了手。

  萧穆妤仰面摔倒在地上,摔得骨头生疼。

  萧穆妤趁此机会爬起来,拽起还在发愣的乔芸儿,不管不顾地向前跑。

  没跑几步,便被月儿追赶上。

  萧穆妤还盘算着这一回该怎么办,便被人猛地一推,直接扑到了月儿身上。

  乔芸儿只想着利用萧穆妤拖延些时间,给自己争取一个逃脱的机会。

  却不想一转身,直接撞上了墨衣男子,吓得她双腿一软,跌坐在地上。

  “我警告你,你、你若真敢杀了我,我外祖父不会放过你们的。还有我表哥,他、他定会把你们揪出来,剥皮削骨......你别过来!”乔芸儿嘴上逞强,心中却怕得紧,说到最后,已是满脸泪水,语不成句。

  墨衣男子微微一笑,头一偏,方才追着乔芸儿的女子便上前来拿她。

  乔芸儿一边挣扎一边惨叫,硬生生被拖着走。

  “先生费尽周折把我们绑过来,不是只为了杀戮吧?”萧穆妤已被月儿压住,心中虽也害怕,却也强忍住了。

  “自然不是,我要杀人,何必费这些劲,随意抓上几个,爱怎么杀怎么杀。”墨衣男子上前两步,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萧穆妤,“你这么聪明,要不猜猜,我抓你们,是为了什么?”

  “猜出来了,我能得什么好处吗?”萧穆妤抬头望着墨衣男子,眼见乔芸儿被拖远,也没了声音,想必是被打晕了。

  “好处?”墨衣男子似乎听见了什么笑话,“刚刚还说你是个聪明人,怎么这会儿便犯起了傻。如今你是我的阶下囚,还妄想得到什么好处?”

  “左不过,便是个死。既然都要死在你先生中,又何必曲意讨好,陪先生玩什么猜谜游戏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