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母女重逢

古代言情字数:2010更新时间:2019-08-21

  萧穆妤又凝神想了好一会儿,怎么也想象不出,到底是怎么样的手段,能在一家人毫无察觉之下,把一个大活人带走。

  一抬头,见小柳儿还在那里划着,便走上前去,蹲在他身边。

  小柳儿面前的地上已覆满了浅浅的划痕,划痕太多,反而看不出原本是些什么。

  萧穆妤认真看了一会儿,才发现他在默写《尚书》的《尧典》。

  乃命羲和,钦若昊天,历象日月星辰,敬授民时。

  “干嘛在这写?”萧穆妤笑问,小柳儿一顿,却还是将“时”字最后一笔写完了,才开口道:

  “今天,没练。”

  “屋里有纸笔,何必蹲在这用树枝呢?”

  小柳儿望向萧穆妤:“你。”

  目光相接的一瞬,萧穆妤心中一颤,呼吸都止了半刻。

  小柳儿眸中十分的赤诚与真心,叫她有些承受不住,下意识地移开视线,脑中一片空白,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。

  小柳儿却没察觉,见萧穆妤脸红了,还伸手去碰:“病了?”

  萧穆妤连忙避开,重心不稳往后摔坐在地:“没、没有,只是觉着有些热,咱们进屋里去吧。”

  小柳儿点点头,也没多想,拉了萧穆妤起来。进了屋,他自去了桌前练字,萧穆妤却好半晌才平静下来。

  此后接连数日,陈振哲都是在下值后来,与小柳儿对招两个时辰后离开,期间纪衍为着乔芸儿的事来过一趟。

  京兆府握了人证物证,又有靖王给的压力,不得不给些态度。在纪衍的努力下,给乔芸儿一个较轻的罪名,只需杖责十下便了解。

  虽只有十下,可乔芸儿自然是受不住的,挨打是一回事,若真的在京兆府受了罚,心中只怕是承受不住。可这也是京兆尹的最低限度,再轻,靖王处说不过去。

  为此,纪衍又来找萧穆妤,只要萧穆妤开口,这顿打便能免了。却恰好遇见陈振哲,这下,萧穆妤话也不必说,纪衍便被陈振哲给打发了。

  至于乔芸儿回去后寻死觅活的,萧穆妤也知当作笑话听了。

  这日一早,用早饭的时候,小柳儿明显感觉到萧穆妤心不在焉的,便是他故意写错字,萧穆妤都没能发觉,不禁有些担心。

  红珠却悄悄跟他说:“夫人快回来了,三小姐这是害怕了。”

  直到了中午,才听到消息,说萧夫人已经进了城。萧吏带着妻子与妹妹便在门口候着,等了小半个时辰,才见到萧夫人的马车。

  萧夫人一下车,见到缩在叶氏后面的萧穆妤,眼圈便红了:“箐箐?”

  “娘......”萧穆妤紧紧跟在叶氏后面,只敢露个头。可萧夫人走上前来,叶氏往旁边让开,她便没个躲的地方了。

  “我的孩子,你真的还活着?”萧夫人把萧穆妤搂在怀里,忍不住就哭出了声。

  萧穆妤鼻尖一酸,心中的委屈忽然涌现,一时间压抑不住,母女两个便在府门前抱头痛哭,萧吏与叶氏怎么劝也劝不住。

  “好好的这是怎么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。”萧淑雯赶来时,见这场景只觉好笑,“娘亲要哭也好,要罚三丫头也好,先回屋再说。一路舟车劳顿的,可经不起这样的伤心。若是娘亲出了什么事,三丫头只怕无地自容了。”萧淑雯一面扶着萧夫人,一面推了推萧穆妤,示意自家妹妹收起眼泪。

  萧穆妤勉强挤出一个笑:“娘亲,咱们进屋去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萧夫人用手摩挲着小女儿的脸,泪水却止不住,被扶进轿子时,非要萧穆妤一起。众人拗不过她,只得应了。

  也不知母女两在轿中说了些什么,下轿子时,萧夫人的情绪缓和了许多,依旧紧紧拉着萧穆妤的手。

  儿媳妇秦雅便笑了:“可见娘亲疼三丫头,一见三丫头,便不管儿媳妇了。大嫂,咱们俩才该找个地方哭一哭才是。”

  萧夫人终于被哄得笑了起来:“就你小气,你大嫂最乖,可别带坏了她。”

  “娘亲这话说得,绾绾就不乖了?”萧淑雯坐在萧夫人身旁,故意吃醋道,惹得萧夫人拧了拧她的脸,“你也跟你弟媳学坏了。”

  “哎哟,我可委屈了,只有弟媳跟长姐学的道理,娘亲怎么还全怪到我身上来了。”秦雅抽出手帕,夸张地拭泪,闹得众人笑出声。

  随后又听秦雅说些路上的见闻,多有夸大,听得萧夫人都津津有味,像是两人不是一道行路,见的不是同一些事一般。

  晚些时候,萧穆妤留在萧夫人屋中,母女二人难得的再睡在一起。

  “娘亲不高兴?”萧穆妤窝在萧夫人怀中,今天虽然有秦雅插科打诨,可萧穆妤瞧得出来,萧夫人的笑里,还是带了几分失落。

  “是......为着二姐姐?”

  “你父亲回来后,可千万别提。那天你两个哥哥替桑儿求情,却被你父亲结结实实地打了一顿。此后谁敢在家里提起‘二小姐’,谁就要挨罚。”萧夫人搂着萧穆妤,却没回答她的话。

  “要不,等爹爹回来。箐箐求求爹爹,让二姐姐回来?”

  “你这丫头,怎么总是不听话。”萧夫人笑道,“当初娘劝你别嫁过去,咱们萧家的女儿,怎可做他人的替身?可你不听,一意孤行,受了这么多的苦。这会儿又不听话,当心你父亲打你。”

  “娘亲才舍不得,娘亲会拦着爹爹的。”萧穆妤撒娇道,萧夫人一笑,视线却不知落在何处:“也不知她过得好不好,钱可够用......”

  “娘亲不必担心,大姐姐会周全好的。她才是最不听话的。”萧穆妤安慰着萧夫人,即便萧淑雯没说过,萧穆妤也能猜得到。

  她和萧吏,定然不会看着自家妹妹在眼皮子底下受苦。

  萧夫人点点头,没再说话,萧穆妤在母亲的怀中自然很是安心,不知不觉便也睡着了。

  第二日醒来,陪萧夫人用过早饭之后,却突然有一个很强烈的念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