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在自己房间里失踪

古代言情字数:2040更新时间:2019-08-21

  “又打什么鬼主意?”萧吏知道萧穆妤又在算计些什么,倒没有立即答应。

  “烦请哥哥,替箐箐找一个功夫高强的人,教教小柳儿功夫。”萧穆妤牵着萧吏的衣角撒娇。

  “教会了他,再与纪衍一比高下?”萧吏道。

  萧穆妤被戳破心思,倒也不遮掩些什么:“箐箐都答应他了,人不信不立,哥哥也不希望箐箐做一个言而无信之人吧?”

  “少来这套。”萧吏摇摇头,往前走了两步,却见萧穆妤停了下来,站在原地,瘪着嘴望着他。

  “站在那干嘛?”萧吏回身问,萧穆妤不答,只是望着自家哥哥。

  “好了。”萧吏没办法,只得松口,“过两日给你请来,行了吧?”

  “还要过两日啊。”萧穆妤低下头,手指绞着手帕。

  “去街上随意寻一个来,你满意吗?”萧吏问,萧穆妤抬头望着萧吏,顿了顿,方才笑了:“那便麻烦哥哥了。”

  虽然多少有些不满,可到底是萧穆妤求他的事,萧吏还是上心的,当晚便写了封信叫人送了出去。第二日下午,便有一人来了永安侯府。

  萧穆妤见到来人时,唬了一跳:“陈大哥,怎么是你?”

  “你大哥叫我来的。”陈振哲笑道,视线却落到了小柳儿身上。

  “大哥哥怎么会惊动了你,快坐。”萧穆妤一面请陈振哲坐下,一面让丫头奉茶。

  “不必,这徒弟收不收,还没个定数。”陈振哲走到了小柳儿面前,看起来身子骨倒是结实。

  抬手要搭在小柳儿的肩上,后者却是一个闪身,避开了陈振哲。

  陈振哲见他浑身肌肉紧绷,已然是将他当作了敌人,便一握拳,直接向小柳儿攻了过去。

  两人便在这院子里打了起来。

  萧穆妤倒不担心,陈振哲功夫高强,放眼整个南阳国,能胜过他的,寥寥无几。

  而陈振哲不过是要试试小柳儿的身手如何,自然知道分寸。

  是以萧穆妤只是坐在了院中的石凳上,看着二人打斗。

  只是没想到,两人一打就是一个下午,有来有往,萧穆妤也看不出是谁胜谁负,一开始还瞧个热闹,渐渐地便觉得无聊了。

  她本想离开,又怕小柳儿见不到她胡思乱想,到时候又闹腾起来,只得撑着脑袋瞧着。瞧着瞧着,便犯困起来,不知不觉地,便趴在石桌上睡着了。

  “箐丫头,醒醒。”被陈振哲叫醒的时候,天色已暗了几分。

  “嗯?打完了?”萧穆妤坐直了身子,见小柳儿盘腿坐在地上,手中拿着树枝,不知道在地上划拉着什么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他底子不错,我每日下值之后来与他练上一两个时辰便是。”陈振哲坐在萧穆妤对面,饮了一口茶。

  “只是练一练?陈大哥未免也太敷衍人了。”萧穆妤见桌上的点心凉了,便让红珠另换新的来。

  “他已过了习武的最佳年龄,若是按照孩子一样教他招式,只会让他被困在里面。不如每日多练练,经验累积到了一定的程度,也就无师自通了。”陈振哲说着,又望了小柳儿一眼,“他是个有天赋的,可惜了。”

  “辛苦陈大哥了,平日里巡防京城内外如此辛苦,还要分心思烦箐箐的事。”箐箐笑道,把一碟云片糕推到了陈振哲面前。

  “方才还闹着我敷衍,这会儿又变了脸色。你这性子倒是没改。”陈振哲笑道。

  萧穆妤一笑,倒有些不好意思了:“陈大哥最近忙些什么呢?”

  “左不过是那些事。”陈振哲叹了口气,“最近城内外混了些不干净的人,到现在还没查出个底细。”

  “不干净的人?”萧穆妤好奇。

  陈振哲点点头:“从年前开始,便陆陆续续的,分作了几批人。大多扮作苦力,在各大商铺货场来回行动。有几个还想混进宫里,被杜黎察觉,拿进了牢里。可当晚,便悉数服毒自尽。”

  萧穆妤心中一颤:“这样狠毒,只怕不是一般的人。陈大哥为何不将剩下的人全数拿下,事先防备着不叫他们自尽?”

  “你不懂,我们察觉的,只有部分,还有其他的没查出来。若是拿了这些,打草惊蛇,反而不易掌握他们的动向——至少要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,为首的是什么人,到底有多少潜进了京城......这些日子,你可要小心些,没事别出去乱跑。京兆府接到报案,已有好几家姑娘失踪,到现在也没个下落。”

  “失踪?”萧穆妤皱眉,“也是那些人做的?”

  “尚不确定,只是她们失踪得离奇,我才多一句嘴。”陈振哲顿了顿,神色越发的严肃,“她们都是在自己的房间失踪的。”

  萧穆妤一惊,更觉得不可思议:“自己房里?”

  “是,都是第二日一早,便没了踪迹,门锁一概完好,房间里也没争斗的痕迹,就这么无缘无故的消失了。其中不乏朝廷官员之女。如今圣上下了死命令,命京兆府一月之内破案。京兆尹如今焦头烂额,辞官的心都有了。”陈振哲说着,眉头皱得越来越紧。

  不经意间抬头,见萧穆妤眉宇之中带了忧虑之色,生怕自己吓到了她,不禁爽朗一笑:“你倒不必怕,这永安侯府,也算是铁桶一块。府兵大多是由你哥哥亲自训练出来的,便是那些人再有本事,也绝不可能潜进府里。况且,还有那小子在。他虽不懂功夫,却胜在警醒。听说他住在你院子里,有他护着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“箐箐才不是那么胆小的人,只是......觉得此事实在诡谲了些,怎么会有人在自己家里失踪?”

  “离奇的案子多了去了,有空叫你哥哥带你去刑部看看卷宗,可比话本精彩。”陈振哲笑道,萧穆妤知他是在开玩笑,以放松自己的心情。

  刑部是什么地方,哪是随随便便都能进去的。

  “这时辰也不早了,我找你大哥还有事......小柳儿晚上若要练招,你要拦着点,欲速则不达。”陈振哲说罢,便起身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