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男女授受不亲

古代言情字数:2028更新时间:2019-08-20

  没曾想,下午些时候,纪衍却来了。

  他跟着丫头进萧穆妤的院子里时,萧穆妤正在晃秋千。

  而小柳儿在背后推着。

  这场景实在太过刺眼,他一时有些没控制住情绪,大步走向前去:“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

  小柳儿停了下来,神色也变了,几乎就打算冲上来将人打一顿。

  萧穆妤在他动作之前先一步握住他的手,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。小柳儿深呼吸一口气,站在萧穆妤身后,以眼神威慑着纪衍。

  纪衍瞧着他们之间的往来,心中更是愤怒:“收拾东西,现在就与我回去。”

  “世子爷到底是来做什么的?若是耀武扬威,还请回庆国公府去。”萧穆妤坐在秋千上,含笑望着纪衍,像是望着一只哗众取宠的猴子。

  纪衍受不了这样的眼神,怒道:“便是再怎么胡闹任性,也该是有个限度的。萧穆妤,适可而止。”

  连名带姓的唤她,可见是真的生气了。萧穆妤却觉着好笑,纪衍竟然认为这一切,只不过是她的“胡闹任性”,看来纪衍还觉得,他已经最大限度的容忍自己的“胡闹任性”了。

  “世子爷,敢问你今儿亲自前来,到底是要做什么的?若是要发脾气,还请回去对着你府里的下人发,若是要问责,也敢说清楚,我有什么罪什么责?”

  “明知故问,芸儿现在还在京兆府没能出来。”纪衍道,若非现在是在永安侯府,他只怕就要拉着萧穆妤问个清楚。

  “原来是为了这件事。”萧穆妤笑出声,“看来是误会了,我一开始见沁兰在街上被人拉扯,便把她救了回来。偏偏有人上京兆府告我,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,我自是要为沁兰做主的,告的,也是那个叫张柱的。至于怎么牵扯了芸姑娘,我却不知。雨兰,你可知是怎么回事?”

  萧穆妤问向一旁候着的丫头,不等她说话,纪衍便先开口:“你也不必不承认,这事,芸儿的确是欠考虑了些。当时大家都以为你死了,秋蕊是个忠仆,随你而去。芸儿怕沁兰也想不开——若她也出了意外,实在是对不住你。恰好张柱陈情,说他与沁兰情投意合,芸儿一想成人之美,二想着,有了家室,沁兰寻死的心也不会那么强烈了。谁知张柱信口胡言,芸儿天真,听信了她的话。原也是好心,你又何必紧追不放?”

  “怎是我紧追不放?”萧穆妤反问,笑中带了些嘲讽,“我只告了张柱,至于京兆府如何办案,岂是我一个小女子能左右的?”

  “你我也不必再这么拐弯抹角的,若你心中有气,我替芸儿向你道歉便是,她还年幼,经不起这等惊吓,你便与京兆尹说说,将芸儿放了。”纪衍几乎没了耐心,命令式的语气让萧穆妤觉得颇没没意思,也懒得再与他周旋:

  “我没那么大本事,能够左右京兆尹的判决——你堂堂庆国公世子都做不到的事,我一个女子,又怎么能办到?世子爷莫要再强人所难,请吧。”

  “萧穆妤,你别太过分了。”纪衍忍不住快步上前,小柳儿见了,连忙挡在萧穆妤面前。二人尚没开口,便打了起来。

  小柳儿力气大,动作也敏捷,可到底缺了技巧及与人对战的经验。

  上一次,纪衍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一时没反应过来,才在三两招内,挨了小柳儿的打。

  这一次,他心中含着气,又承着上次的怒意,先有准备之下,反而是小柳儿不敌。

  两人打了几个回合,小柳儿渐占下风,几次被纪衍打倒在地。他却倔强,倒了后不知疼痛似的,片刻间又战了起来。缠得纪衍越发的怒气上涌,手中力道也渐渐失了控制。

  “纪衍!你在我永安侯府肆意妄为,未免太目中无人了些!”眼见着小柳儿吃了不少亏,萧穆妤急了连忙起身,却又掺不进两人的战局之中,只能试图何止纪衍。

  “我是教教这村夫规矩。”纪衍说着,逮了小柳儿一个破绽,狠狠一踹,把人踹了个底朝天。

  萧穆妤连忙拽住还要冲上去的小柳儿,小柳儿红了眼,即便是萧穆妤,也几乎拽不住他。

  “便是要教规矩,也容不得你庆国公府的人来教。若是再不客气,我便喊人了。”萧穆妤死死抱住小柳儿,免得他再冲动。

  “萧穆妤,你可还知什么是礼义廉耻。身为有夫之妇,竟与别的男人肌肤相亲,半点避忌也不知!”纪衍喝道,三两步上来一拳便打到了小柳儿脸上。

  小柳儿往一边摔倒,自然带着萧穆妤一起跌倒在地。

  这一跌,萧穆妤自然失了劲,小柳儿更被激怒,冲往了纪衍,两人当即扭作一团。

  “愣着做什么,叫府兵来,把这贼人赶出去!”萧穆妤冲雨兰喊道,雨兰早已被吓傻,可早有机灵的丫头跑出去找人。

  来的小厮见是庆国公世子,也不敢随意上前,紧接着,府兵便赶了过来,将两人分开。

  气急了的小柳儿自然不管谁是谁,府兵为着萧穆妤的吩咐,也不敢对他真的动手。就这么一闹,纪衍脸上反而挨了几下。

  “小柳儿,住手!”萧穆妤拽着小柳儿,见他不听人说话,便也恼了,“你再闹,我以后都不理你了!”

  小柳儿一顿,只好放下了手,不甘心地回了房间,把门摔得震天响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萧吏也听到消息赶了过来,见院子里乱糟糟的,脸色黑得如锅底一般。

  “大哥。”萧穆妤三两步小跑到萧吏面前,委屈得红了眼。

  “纪世子,你来我家,便是生事的不成?”萧吏上前半步挡在萧穆妤身前,示意府兵退到一边去。

  “子珩,是误会。我与箐箐生了几分误会,特来与她解释的。”纪衍将情绪平静下去,倒露出了几分笑。

  “误会?误会能闹成这样子。听说,你在我妹妹院子里大打出手?要想打架,世子找我便是。箐箐不懂得功夫,自然承不了你的拳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