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近乡情怯

古代言情字数:2003更新时间:2019-08-19

  “不过是每月里那几日的事,我今儿实在是起不来了,才派人麻烦了绾丫头,她可还好?”

  “好着呢,之前发了脾气,还训了我一通。”萧穆妤半带撒娇,“可委屈我了。”

  “谁叫你偏偏闹到京兆府去了,贪玩也不是这么贪的。”叶氏笑道,到底知道她已让萧淑雯说过了,没十分责备。

  “我向来胡闹,嫂子是知道的,待会儿大哥哥回来了,还请嫂子帮忙说说情,别叫他骂我了。”

  “这会儿才知道怕......”叶氏说着,忽的一皱眉,萧穆妤便知她又疼了,连忙叫人拿药来,却被叶氏制止:

  “才吃了,一会儿药效便起了的。我没事,你不必担心。”

  “可惜二嫂子陪着爹爹娘亲去了常州,不然这会儿还能帮帮大嫂的忙。”萧穆妤皱着眉头,满是心疼。

  叶氏不禁失笑:“只会推到你二嫂子身上,你怎么不帮帮我?”

  “我?”萧穆妤一愣,连忙拒绝,“我不成的,我什么都不会。”

  “你在庆国公府这么些年,就没跟着学一些?”叶氏好奇,萧穆妤心中一沉。

  她连门都不怎么能出,何况是处理家中的事。

  “那便现在开始学,总归要学的。月霜,把账本拿来。”叶氏只做不觉,开口道,让萧穆妤慌了一慌:“大嫂......”

  “怕什么,这不是有我吗?不懂的,你只管问我便是。”叶氏笑道,给了萧穆妤几分安心,只能硬着头皮翻开了账本。

  好在她并非什么都不懂不明白,至少账本上的数字是看得明白的。又因叶氏不舒服,萧穆妤也不敢太打扰她,只能自己慢慢摸索,不知不觉地,时间便过去了。

  待得萧吏回来的时候,她正埋首于那些恼人的条目之中,直到萧吏走到了面前,才反应过来。

  萧吏示意她别出声,萧穆妤顺着自家兄长的视线望过去,才发现叶氏早已睡熟了。

  萧吏先瞧了瞧叶氏的情况,而后才看向萧穆妤,示意妹妹跟着自己走。

  萧穆妤只好把账本还给月霜,轻手轻脚地跟着萧吏去了书房。

  一进书房,萧吏的脸就沉了下去。萧穆妤心中发虚,在门口磨蹭着。

  “站在那坐什么,过来。”萧吏唤道,萧穆妤冷不防被唬了一跳,只好一步一挪地走了过去:

  “大哥别再生气了,大姐姐跟嫂子都骂过我了。”

  “满口胡言,你嫂子舍得骂你?”

  萧穆妤扁扁嘴,没说话。

  “京兆府的事暂且不论,听说你那位柳公子今儿又在家里闹了一遭?”

  “我明明吩咐了不许嚼舌,谁这么多嘴,叫我知道了非得......”萧穆妤一开始还气着几分,可在萧吏的目光之下,渐渐偃旗息鼓,没了声响。

  “我之前是怎么说的?叫你管好他,别生出事来。你嫂子今儿本就不舒服,还拿事闹她?”萧吏问道,萧穆妤嗫喏着开口:“只是在院子里闹了一下,没吵着嫂子。”

  “都惊动了府兵,你以为你嫂子能不知道?”萧吏打断了她的话,萧穆妤的脑袋越发垂了下去,只一言不发。

  “京兆府的事,我不管你,你也懂些分寸,别把事情闹大了。今儿早上接到二弟来信,弟媳已陪着母亲在回来的路上,你把身子养好了,别到时还一副受了虐待的模样。”萧吏深呼吸一口气,算是把心口的怒气平了下去,回身在书桌的抽屉了把信拿出来给了萧穆妤。

  萧穆妤接过信,抬眼小心地望着萧吏:“大哥不生气了?”

  “不想被你气死。”萧吏没好气道,“听说你看了一天的账本?吃东西了没?”

  萧穆妤摇摇头,换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:“快饿死了。”

  “那就回去吃东西,我回来时路过三珍阁,顺道买了些一品酥,派人送到你院子里去了。”

  萧穆妤甜甜一笑:“谢过大哥哥。”

  说罢,便离了书房,回了自己的院子。

  饭菜早已送了过来,小柳儿却还窝在书桌那边,一天没挪动过地方,直到萧穆妤叫他,他才放下了手中的书,过来一起吃东西。

  晚饭过后,萧穆妤才打开了信,上面写着,至多半月功夫,马车便能回京。

  萧穆妤捧着信读了好几遍,而后便倚在榻上怔怔的出神。

  “箐箐?”小柳儿开口唤了几声,萧穆妤都没能回过神来,便从她手中扯过了信,手腕却猛地被萧穆妤给握住。

  对上小柳儿惊愕的目光,萧穆妤知道自己反应过度了,不由得有几分不好意思:“我刚刚被吓了一跳,怎么了?”

  “你、怎么?”

  “我没事,只是......娘亲快回来了,有些近乡情怯罢了。”萧穆妤一笑,起身把信收到梳妆台的小匣子里。

  这几年,她几乎不敢回家,也不敢跟家里人有过多来往,怕她们知道自己过得不好。

  仔细一算,上次与父母见面,还是过年那会儿——她不得不回家。

  其实当初嫁给纪衍,萧母是特意问过她的意见的,只要她不同意,便是拼着两家颜面有损至此有些嫌隙,萧母也不会叫她嫁过去。

  可她当时满怀憧憬,只觉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,哪有不同意的理——便是萧母有所犹豫,她还撒娇耍赖的说服了萧母。

  如今发现,天上掉下来的,往往只有陷阱。也不知,娘亲会否就此生气。

  二姐姐已被赶出家门,她虽不至于此,可是......

  萧穆妤叹了口气,不愿再想,大不了,走一步看一步罢了。

  第二日中午,萧穆妤便听见乔芸儿被京兆府的人硬请了过去。

  登时萧穆妤正研究着琴谱,闻言一笑。

  依乔芸儿那个高傲的性子,便是后面没怎么样,只是去了这一遭,便是足够的羞愤。

  况且京兆府既然敢从庆国公府把人带出来,冒了得罪的风险,乔芸儿便不可能会“没怎么样”。

  有道是作茧自缚,她倒要看看,乔芸儿会怎么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