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大闹一场

古代言情字数:2009更新时间:2019-08-19

  萧穆妤知道自己是逃不过了,只好磨磨蹭蹭地上了来接她的马车。

  一回到永安侯府,便有婆子小厮们迎了上来:“三小姐回来便太好了,那位柳公子,因一直没见着三小姐,这会儿急了。”

  萧穆妤这才想起,因去靖王府耽误了些时间,晚了与小柳儿约定的时辰,连忙往自己院子里赶。

  只见院子里狼藉一片,几个府兵手执长枪或绳索,聚在一片房檐底下,仰头看着什么。

  萧穆妤顺着他们的视线向上望去,小柳儿正在屋瓦之上,此刻似乎已经被激怒,展开了临敌的架势,随时会扑下来大杀一场。

  “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”萧穆妤喝道,府兵回过头来,还没来得及回话,便有一道影子从他们头顶掠过。

  小柳儿跳了下来,一把抱起萧穆妤,到了对面的屋顶上。

  这下子把府兵们吓得够呛,刚好梯子送了过来,便准备搭梯上房。

  萧穆妤先制止了府兵,让他们都散了去。而后才小心地,在屋顶上站稳。

  小柳儿身上已缠了一圈绳子,萧穆妤先给他取下来扔到一旁,而后才抚慰着面前人的情绪:“我去大姐姐那了,耽误了一阵时辰,是我的错,你别生气,好不好?”

  小柳儿摇摇头:“不走,危险。”

  说着,眼圈竟红了。

  “这里是我家,我能走到哪去?外面也不危险的。”萧穆妤说着,脚底下一滑,险些滚了下去。

  待缓过神来时,已被小柳儿紧紧抱在怀里,不由得脸上一红:“我们先下去,好不好?”

  “危险。”小柳儿摇摇头,半点没有卸劲的意思。

  萧穆妤又不能推开他,一是推不开,二是推开了可能自己重心不稳就摔了下去,最重要的是,小柳儿可能是被吓着了,这一推,只怕更哄不好了。

  便笑道:“不危险,他们胆子小,见你发脾气,害怕了而已。这样,我们坐下来好不好?我站不稳。”

  小柳儿这才肯点头,扶着她坐下。

  坐下虽还会担心摔下去,总比站着时好得多,萧穆妤松了口气,看向一脸紧张的小柳儿,不由得笑了:“你听我说,这里不比山间,没有那么多危险,也不会时时担心野兽袭击丢了性命,在这府里,是绝对安全的,你明白吗?”

  小柳儿点点头,又摇摇头,攥紧了萧穆妤的手:“不走,不、回。”

  “这里是我的家,我怎么可能会不回来?”萧穆妤伸手理了理他有些散乱的头发,“就像之前在山间呆了那么久一样,不论我走多远,总会回来的。”

  “家?”小柳儿之前并没有家这个概念,听萧穆妤这么一说,也不算十分明白。可萧穆妤一再向他保证不会再一去不回,终究让他安心了些。

  “之前是下人们太过鲁莽,我替他们向你道歉好不好?”

  小柳儿摇摇头,到底那些人也没伤着他,绳子刚上身他便打到几个窜上了房。若非萧穆妤叮嘱过不能随意伤人杀生,他只怕已经开杀了。

  “不生气的话,我们下去好不好?这里太高了些,我害怕。”

  小柳儿点点头,抱着萧穆妤跃了下去。

  见萧穆妤安然落地,红珠等人不禁松了口气,想要上前,却有些忌惮小柳儿。

  “好了,把院子里收拾干净,别大惊小怪的。这件事就这样了,叫我听见谁胡乱嚼舌根,定不饶他。”萧穆妤冷下脸来,唬得丫头府兵们不敢多说。

  带了小柳儿进屋,小柳儿直接去书桌前寻书来看,这两日,只是练字已然满足不了他,自己便开始翻书来看。遇上不懂的,就跑来问萧穆妤。

  他一旦看书,便代表心情平静了下来。萧穆妤这才叫来了两个丫头,让她们去请府医给今日受伤的府兵小厮瞧一瞧。红珠这才敢大着胆子开口:“小姐,你没见刚刚柳公子有多可怕。”

  红珠刻意压低了声音,害怕叫小柳儿听见:“跟地府里走下来的恶鬼似的,十来个人都拦不住他。”

  “我再说一遍,以后要敬重柳公子,便如同我一样。若他急了烦了,耐心劝着便是。这次也就罢了,下次谁还敢把他当贼人对待,我可是要立规矩的。”萧穆妤道,把红珠未说完的话堵在喉咙口,只能低声嘟囔了几句。

  “沁兰怎么样了?”萧穆妤也不再提此事,一再的耳提面命,红珠自当有分寸了。

  “醒了,只是身子还有些虚。奴婢没让她下地。”

  萧穆妤点点头,起身便去了沁兰的房间。

  此时沁兰正在喝药,见了萧穆妤便挣扎着要起来。

  萧穆妤连忙拦了,接过药碗喂她喝净,而后才开口:“你且好好养伤,其他的什么都别管。张柱的官司吃定了,再不济,也得去牢里待上十几年,若是他强辱你的罪定下来了,再加上私造卖身契,是决计活不成的。至于乔芸儿,你放心,我不会叫她好过。”

  “劳小姐费心了。”沁兰眼圈一红,泪水便落了下来。她一哭,红珠和另一个丫头也忍不住哭了。萧穆妤被这氛围晕染得悲从中来,险些也没控制住。

  “不哭了,都回家了,什么都不必怕了。我便是个没用的,还有父亲和大哥哥他们。”萧穆妤笑道,沁兰急忙收了眼泪,缓缓跟她说着,自她失踪后发生的事。

  只是沁兰知道的也有限,萧穆妤又怕她太费精力养不好伤。粗粗听了些,便催着人赶紧歇着。

  回了房间,见小柳儿看书看得认真,便跟他说自己要去一趟大嫂那。在保证一定呆在府里,并且他若想见自己,随时可以让下人带着他来找之后,小柳儿才肯放心。

  去到叶氏屋子里,叶氏正坐在榻上听着帐,面色的确不太好。

  见萧穆妤来,原本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来:“回来了?京兆府没为难你吧?”

  “他们倒是敢,嫂子可还好?不舒服便该歇着才是。”萧穆妤坐到床边,捧着账本的丫头自也就下去了。